運輸

每日搭兩小時車等如額外食多一枝煙

廣告
每日搭兩小時車等如額外食多一枝煙

廣告

過去一年路邊空氣質素惡化,可吸入懸浮粒子(PM10)及二氧化氮(NO2)數值比起2016年分別上升3%及5%。截至2018年1月22日,三個路邊監測站銅鑼灣、旺角及中環,一年中NO2的超標限額已經用了一半,總共錄得9次每小時平均讀數超標。

其實,路邊空氣污染所帶來的健康風險,並不僅僅局限於你在街邊行走,或者在馬路邊等車的個多小時。健康空氣行動於2017年11至12月進行「民間NO2空氣質素量度試驗計劃」,就嘗試讓一班街坊隨身帶備可攜式的量度儀器,發現到一些相當震驚的事實。

首先,幾乎每一位參加的街坊,都發現如下的 NO2 個人profile:

街坊由家居出發,不論是乘搭巴士、地鐵還是小巴,NO2的濃度都會在乘車的時候上升兩至三倍不等,然後一下車進入室內的空間,NO2濃度就會錄得顯著下降。

例如,我們曾經追蹤過其中一條由元朗穿越大欖隧道到荃灣的68M巴士,在量度的一個月時間裡面,平均NO2濃度高達每立方米136微克,遠超出相同量度時段的元朗及荃灣監測站水平。

螢幕快照 2018-02-08 下午1.54.37
表一:三條巴士路線NO2平均濃度比較,以平均每小時香港空氣質素指數的上限(200微克/立方米)計算,三條巴士路線都沒有超標,但明顯比起同時期的環保署數值平均高兩至三倍。

這些上升的NO2數值代表什麼健康風險?可能用死亡率的百分比還是太科學化,不夠驚嚇,或者用煙頭的數量來類比,大家會更有感覺。根據歐洲的一份研究,每上升10微克/立方米的NO2,便等如每日吸入兩枝半的香煙。這有助讓大家粗略理解,上升的NO2對健康的影響究竟有多大:

螢幕快照 2018-02-08 下午1.54.42
表二:三條巴士路線每日超出的NO2數值相等於吸入的香煙枝數比較,假設每日有2小時交通時間。由於數值主要來自歐洲,有關比較只用作粗略估算之用。(註)

每日搭兩小時車等如額外食多一枝煙!這個就是大家每日面對的路邊空氣污染健康威脅。

註:van der Zee, S. C., Fischer, P. H., & Hoek, G. (2016). Air pollution in perspective: Health risks of air pollution expressed in equivalent numbers of passively smoked cigarettes. Environmental research, 148, 475-48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