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Kay的反疫苗論

Kay的反疫苗論
廣告

廣告

Kay的反疫苗錄音瘋傳,引起很多有意思的討論。我嘗試拿幾個常見的爭議來談談。

(一)有關名人效應

我在一個發帖中說:「名人發揮影響力散播無知的意見。」這一句引起部分人反感,紛紛指Kay只是在私人場合講,佢無意散播,唔應該入佢數。呢個問題,分開兩件事講,第一係名人效應,第二係私人場合的言論是否需要負責,兩件事好像獨立,但某些情況下是有關連的。

名人就是普羅大眾仰慕的人,無論主動還是被動發表,都會發揮影響力。君不見依家好多同兒童有關嘅廣告,都搵個有仔女嘅明星來賣嗎?有些仔女甚至粉墨登場。這之所以,散播呢段錄音嘅人,要加句「謝安琪說的」,因為名人效應的確好有效,只要係明星講的,說服力就好像突然倍增。Kay今次係「伯仁因你而死」。

但名人效應係冇邏輯的。如果一個著名歌手代言的或發表的意見涉及與音樂或演藝有關,還算叫有說服力——他們押下自己的事業去推介與其前途有關的東西喎。但如果那件事根本與他們的專業無關,名人與產品的相互關係就好低。我多年偶像係張學友,但我絕不會因為佢賣奶粉廣告而用佢講嗰隻奶粉,因為一個歌手不一定、不必然更往往不是「好」父母(指管教上),但即使管教上不好,因為他們有龐大資源,很多嘢都可以外判給高人解決。就算最後他們的子女都不過爾爾,你都不會怪罪他們,只有他們唱歌走音、唔認真演出等,你才會嘈。

名人推介的產品,背後是龐大的商業利益,怎可能盲信?你可能立即反駁,藥廠涉及更大利益啊,我們怎能信醫生的話?啱呀,這之所以,專業操守講明醫生唔准賣廣告唔准代言,就係咁解囉。

(二)私人對話使唔使負責?

這是個十分值得深思的問題,很多人覺得唔使負責,我第一時間也有呢個想法。但當我再諗深啲,又好似唔係咁簡單喎。

有某些人的「私人場合」是非常之狹窄的,例如,一個高官在私人場合說:「我覺得香港應該盡快變一國一制,根本唔應該守護咩一國兩制,中共獨裁最好。」如果呢段錄音流咗出嚟,我好肯定,記者立即去採訪,網民群起攻之,而唔會話「佢私人場合講唔關佢事,放出嚟嗰個人先要負責。」

又假設,一個TVB知名藝員在私人場合說:「我覺得政府根本唔應該發咁多電視牌,由得TVB獨大我最肥,我會運用一切手段同TVB合作,叫政府唔畀牌HKTV。」如果有段咁嘅嘢流出嚟,你估大家又會唔會咁寬容呢?

一段錄音,要唔要被責難,無關乎是私人還是公開,而是該段話對公眾利益有幾大影響,以及說話人的身份。一個維園阿伯吹水講上面官員說的,無乜影響,因為佢唔係掌權,但一個官員係掌握大權,說同一番話,影響就好大。由於藝人在社會有很大影響力,所以他的言行如果侵害了公眾利益,很自然會被責難。

返去Kay的錄音,她的說話是「反疫苗」。即使疫苗有爭議,但至今還是較有效斷絕病毒傳播的方法。個情形就好似邱吉爾的名言:「民主是最壞的政府形式,但比其他所有試驗過的形式好。(為方便明白,這裏選用意譯)。」因為民主能制衡引起最大問題的獨裁,所以即使有缺點,我們還是要用。疫苗的道理也一樣,即使有副作用,但站在社區衛生風險來說,仍是最有效。

所以,「反疫苗」錄音既無實據(當中很多錯誤事實已有專家澄清了),也危害社會利益,Kay是極有影響力的名人,故即使是私人對話,無可避免會惹來非議。

這次事件,因為始作俑者標明是「謝安琪說的」,顯然也想借名人效應宣揚。因為大家愛惜Kay,才相當留手。試想,如果呢段錄音嚟自蘇永康、陳小春、梁烈唯、成龍、阿GEM、李克勤等等等等,你估大家反應又點呢?

不過咁,Kay已很快承認、澄清並表明自己的目的,也呼籲大家可以有自己對疫苗的看法,不是呼籲公眾不要打針,而佢喺疫苗上係無利益轇轕的,即使我們對佢的判斷或有失望之處,但已不用苛責。

(三)Kay的孩子可以唔打疫苗,你得唔得?

站喺Kay的角度,佢真係可以選擇唔使打疫苗,點解呢?我搵返上年的報道,據知佢一家人住喺大埔豪宅比華利山四千尺獨立屋單位。即係呢,佢啲細路嘅生活環境,單單喺屋內已經有四千尺,附近係低密度豪宅,背山面海,人流少,鄰居都係有錢人,保安都一定「高尚」過大廈啲阿伯,仔女停課可以請私人教師上門日日教,可以留喺會所玩,就算出去都係坐車,在會所感染到流感仲可以告管理公司索償,有咩事去最好的醫院。

如果我有咁嘅環境,我都真係考慮唔畀仔女打流感針。但大家的生活環境又點呢?住四百尺?公屋?劏房豪宅?都係人口密集,附近鄰居包括樓下個看更何伯都係打乞嚏同咳唔會掩口掩鼻,社區好多人特別係單程證人隨地吐痰及讓小孩大小便,出入嘅係迫N班車的公共交通工具,停課要去康文署公園玩,感染咗就去排公院瞓走廊……。

你咁嘅環境你諗住同謝安琪比,然後博一博唔打疫苗?

信名人代言最蠢就係呢樣,佢話畀你聽佢係用家(我當佢真係用),個產品得,你就信佢個仔女咁叻就只係得產品一個因素所致,好似所有嘢都係一個因素就決定到,咁我就真係祝福你。

(四)政權謊言連篇唔可信,所以就盲信傳言?

政權謊言連篇,毫無公信力,係事實,但,我唔信政權的說話,唔代表我就會相信跟政權唱反調的說話,不然,我們人人都做咗熱狗了吧!這是很簡單的道理。

(五)盲信權威還是有根有據?

有一派人認為,西醫是一種霸權,因而相信中醫、自然療法等等?如果你明白第四點,自然識拆解這一點。西醫確實有霸權現象,但這個霸權是自然形成的,因為西醫在過去百多年救活很多很多人,抗生素的發明,令二戰死亡的士兵人數大減;疫苗的發明,令天花病毒在地球上消失,即使抗生素和疫苗是有僭在危險的;器官移植的發明,救活不少命已該絕的病人…..這些都是其權威形成的背景。在什麼都講錢的今天,西醫也有腐化現象,藥廠勢力太大,為了業界利益,確會造成霸權現象,但西醫的效果仍然不是其他文化的醫術可比。所以,即使我對西醫小部分論說有懷疑,不代表我就全盤否定,而去盲信其他文化的醫術,包括自然療法和中醫。

我從沒有否定中醫,我也會看中醫,但中醫有很多限制,很多事無法處理,是事實(西醫其實也一樣)。幾年前有一個良性瘤,初時以為只是拉傷,去看中醫,睇睇吓,個中醫叫我不如去照X光和睇西醫。中醫是無法處理這些病症,自然療法想「餓死」個瘤更加係妙想天開。後來,我定時要做磁力共振,要打顯影劑,每次佢都要我簽同意書,話呢隻顯影劑會致命,機率係低於四十萬分之一。咁我打唔打?打,四十萬分之一遠低過出街畀個不負責任嘅司機撞死的機會率啊!

質疑是科學的根本原則,但由質疑一跳跳到盲信,就變成硬膠,慢慢你連性交治癌都會相信。

利申:最後,其實我想講,我係好鍾意Kay的,跑步經常聽她的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