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麥德正:東區區議會最黑暗的日子——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廣告
麥德正:東區區議會最黑暗的日子——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廣告

撰文︰工黨副主席(政策)、東區區議員麥德正

聽說上世紀初,中國軍閥割據的時代,有軍閥政權控制著不完整「國會」,以增強其認受性。「國會」開會時,「議員」受到在場士兵的監督,都不敢作出「叛逆」的言論。

我今日作為東區區議員,竟覺得自己儼如置身軍閥時代!

上周二(1月30日),民主派東區區議員打算在區議會大會提出緊急動議,要求東區民政專員暨港區選舉主任鄧如欣,解釋何以DQ香港眾志周庭參選立法會的資格。豈料,在會議前十多分鐘,區議會會議場內有四名身份不明的「黑衣人」頂著大門,阻撓區議員入場開會,令法定時間內出席人數不足,會議流會。結果民主派區議員不能提出緊急動議。當時除了會議場地門外,場內亦有多名「黑衣人」,有的在攝錄,有的在監視。

「黑衣人」阻撓區議員入場開會,又阻撓有意入場旁聽會議的人士,把場面搞得混亂。不知為何,一些我認得的警員,突然冒出來「勸導」,所謂要控制場面。為何一個民選議會的場地,忽然有身份不明人士和警察在活動,在「控制秩序」?然而,他們行動前,並無告之身份或出示任何委任證。

此後,東區區議會天天有幾名「黑衣人」駐守。幾天前,東區區議會舉行委員會會議,樓下的三個「反恐閘」門被了封兩個,閘外更加設圍欄,又有五、六名工作人員設置旁聽席的檢查崗。場內的幾名「黑衣人」,則「企足全場」,陪伴區議員開會。

我於本周三(2月7日)在區議會會場找民政官員,談到此時此刻外面仍有「黑衣人」駐守的做法極有問題,官員說:「大家都知嗰啲係保安啦!」我說,我真的不知那些人士的真正身份,為何不光明正大、白紙黑字向區議員交代有關安排?官員則只說「黑衣人」都有「證件」。

官員既然要遊花園,我再問下去,官員也不會徹底交代「黑衣人」的安排。任憑民主派區議員向媒體作出控訴,又到警署報警落口供,要求調查「黑衣人」事件,假如民政官員願意交代的話,早已交代了,還須我三番四次提問?

有民政署官員向媒體承認,是他們作出相關安排,加強東區區議會的「保安」。那麼,這旨意來自誰?是區議會主席,還是東區民政專員暨DQ周庭參選的選舉主任?警方有否參與其中?這一切仍然沒有答案。想到「黑衣人」可能會成為區議會的標準配置,實在心寒,這不正是小說《1984》裡的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WhatsApp Image 2018-01-31 at 16.14.41

我想起,猶太人並不是一開始就給納粹黨送去集中營,這是有一個過程,先要猶太人戴上標籤,之後活動空間被限制,再被逼遷,被沒收家產,最後像畜牲似的被送到集中營或毒氣室。

廿一世紀大概沒有集中營,但專制政權逐步踐踏人民基本權利,進行高壓統治的手段何其相似——DQ民選立法會議員、強行通過一(割)地兩檢、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DQ參選立法會資格,到我親歷的東區區議會事件,無一不是政府聯同建制派政治力量,蠻不講理地推行高壓權威專政。

東區區議會民主陣營與建制派的比例是10:25,可說是建制派「玩晒」。建制派在區議會如取如攜,掠奪資源大搞社區統戰,更偽造民意,以區議會名義支持人大八三一決定和高鐵一地兩檢。民主派想提出動議追問DQ的理由,也一定因票數不足不獲通過,卻居然被超出常理的手段阻撓,這是反映當權者在恐懼甚麼嗎?

我不想成為軍閥時代被操控的「國會議員」,也要以猶太人的歷史為鑒,一定要追究「黑衣人」事件的責任,誓要「黑衣人」從民選議會的場地內消失。請各位與我們一起守住議會,打好選戰,增加民主陣營的議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