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第58屆學聯八九樓溝通平台成員就任內工作之澄清

廣告
第58屆學聯八九樓溝通平台成員就任內工作之澄清

廣告

近日,學聯八、九樓之間再有紛爭,引起各界關注。第58、59屆曾參與八九樓溝通平台事務的同學遂決定回顧兩屆處理八九樓關係的資料,以供社會大眾和學界友好參考。

1. 八樓「自治」及八九樓溝通平台的源起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亦即金輪「八樓」)於1994年成立,當時學聯希望藉此加強學運和社運的連結,並幫助學聯傳承社運經驗給每屆同學。

-到了第48屆學聯周年大會,亦即2006年時,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的憲章地位由向代表會負責,改為由秘書處管理,與此同時,學聯亦有報告文件曾建議把資源中心會址變作福利品售賣處,因此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正式宣佈「自治」。

-隨著社會運動發展,往後學聯的同學逐漸與八樓再次有接觸及聯繫,並且在反高鐵、反國教、反東北發展、14年7月2日的提早佔中以至雨傘運動中,都有交流甚至合作。

-在56屆的周年大會中,大會通過建議成立八九樓溝通平台,而57屆的第一次代表會中,平台正式成立,並開放予各學聯常委、中央幹事及學生會幹事參與,平台的宗旨是以溝通及互相尊重為前提處理八九樓關係。平台的會議會就大家的工作和關注議題作出了解、交流以至合作,並就八九樓的關係及憲章問題作討論。平台定期向代表會及常務委員會交代工作進度及會議情況,並於周年大會中提交報告,平台的報告均於周年大會中獲得通過。

2. 八、九樓溝通平台之工作

-參與平台者均認同有需要解決八九樓問題,但前提是雙方有更多的交流及討論,逐希望透過平台就解決八九樓分歧建立基礎。

-八九樓溝通平台於第57屆代表會第一次常務會議中正式成立,並開放予各代表團成員和常委參與。惟當時反東北、政改爭議、雨傘運動接踵而至,雙方並未就處理八九樓事宜有太多共識。

-第58屆學聯一直希望處理八九樓問題,雙方曾召開多次會議,最後雙方針對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理念上達成八點共識:
一:能發揮傳承(知識、理念及技術等)的作用
二:為過去學生會的成員在學聯架構內設一個合適的位置,以作為繼續支援學聯和學運的資源,但必須有權責限制
三:作為學生會組織以外參與社運/學運的途徑
四:認識及連結海外及本地社運團體/個人
五:對社運/學運的紀錄及批判
六:對社運/學運中的團體/個人的支援
七:組織工作(對應院校未必能投放足夠人力的於組織工作上的問題)
八:非主流運動及參與方式的試驗及實踐

而雙方對日後社會運動資源中心的架構上有以下共識:
一:過去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運作的「管理委員會」模式(註)雖有不足,但作為新模式的基礎及改變構想的起始點,是與會者都能夠接受的;
二:「管理委員會」模式的不足,主要在於互相溝通的機制問題,能通過加強權責改善(如列席會議、了解及討論彼此工作、更多的合作及支援工作以強化彼此連結等)

以上在理念和架構上的共識在周年大會中獲得通過,平台當時期望第59屆能以此為基礎再作討論。

- 第59屆學聯因各種原因只能維持基本運作,八九樓溝通平台無法召開。不過,在第59屆周年大會修改會章的討論時,通過將八樓由原本歸秘書處管理,「提升」至由常委會處理。而討論八九樓問題時,亦有常委提出八九樓合作方案,惟最終因為討論時間不足而未能處理,並以大會備案形式留待下屆溝通平台處理。

3. 我們的立場

大家對八九樓意見不同是平常事。然而,上述回顧反映57、58屆學聯在處理八九樓關係上一直有不少進展及共識。我們期望上述整理有助八九樓之交流及協商,亦希望九樓能以公眾諮詢、公開論壇等途徑廣開言路,向更多同學推廣,以溝通和互相尊重為前提,尋求共識解決八九樓之間的爭議及分歧。

第58屆學聯常委會主席石姵妍
第58屆學聯中央代表丁嘉祺
第58屆學聯常委,第59屆學聯中央代表郭翠瑩
第58學聯常委,第59屆學聯常委會主席陳瑞玲
第58屆學聯代表會理大代表鄭國明
第58屆學聯代表會嶺南代表李德雄
第59屆學聯代表會主席黃健朗

註:「管理委員會」模式,指的是06年前八樓在學聯的架構中與常務委員會並排,同樣向代表會負責,而且設總幹事一職處理社運資源中心事務。成員組成方面,委員會主席由學聯的中央幹事出任,並由成員院校學生會的基本會員擔任委員會委員(因為學生會幹事已參與九樓的工作,希望有另一途徑讓非學生會同學參與學生運動/社會運動,若沒有其他基本會員參與才會由學生會幹事出任委員),而委員會設兩個社會人士席位,期望透過社會人士與學生的共同參與,讓學生了解各種社會議題及承傳社會運動經驗。委員會每年向代表會申請撥款及提交工作計劃,並向周年大會提交工作報告。不過,據當時的參與者稱,在管委年代八樓相當重視不同的人參與,即使是非委員(八樓的使用者)也可以在會議中表達意見。

參考文件:
學聯第57屆周年大會大八九樓溝通平台工作報告
學聯第58屆周年大會文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