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給陳智思的電郵:談浸大事件之我見

廣告
給陳智思的電郵:談浸大事件之我見

廣告

我經常拜讀陳智思議員(行政會議召集人)的文章,欽佩他的為國為民。2月2日他在《南華早報》談到浸大事件,批評到這個時代的年青人對人不敬(disrespectful),但同時亦指出家長有其責任,這是他們溺愛(spoil)下一代的結果。

我讀後深有感觸,給作者寫了一封電郵,談談我的看法。

「敬愛的陳議員:

很抱歉,我恐怕對這件事另有角度。

從菜園村拆村、831決定、到浸會大學連大陸人也說難度極大、沒有信心的普通話試,長輩在年青人的眼中,是一個「加害者」的角色。如果他們尊重加害者,那就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了。

當然他們的語氣不善確是不對,也已再三致歉。但其實他們表面粗野,我看卻是外強中乾,焦慮萬分。他們已被壓迫得走投無路,就像大陸的上訪或尋釁滋事事件。我亦不排除有浸大學生已因此試而患上抑鬱。尤其中大已有不少學生自殺,而中大尚且沒有一個必須通過的畢業試,我更擔心的是這事兒,現在只能說是萬幸。

您說他們是備受溺愛才會這樣抗爭,我不同意。像大陸備受溺愛的新一代,大概都會拿著手機玩《王者榮耀》。誰會想以身犯險,佔領語文中心?我也沒有這個膽量。

至於當中的不善,我們看到一個粗口字眼(還要立即糾正)、看到有人趨前一步,以及語氣差劣。然而,以備受加害、情緒激動來說,那算不上最惡劣的例子。如您所言不少長輩的言行都更粗野,而聽說以前還曾有暴動發生。他們需要批評,但不至於罪大惡極,要被親共媒體窮追猛打。

我一直深切感受到,一個人是否得到別人尊重,看的是他的言行,而不是職銜。就算特朗普貴為美國總統,也不一定受人尊重。教學工作者,也有分良師或敗類。現下語文中心的人開設試題時濫權到極點,全校職員則大都對學生嚴重焦慮不聞不問,校長濫用私刑停學,以至學生面臨「分屍」恐嚇亦無出面保護等等。觀乎這四件事,這些教學者到底屬於哪一類別,您我自有判別。

當然就算對他們沒有絲毫尊重乃至極度鄙視,也無須惡言相向。但事實上也只是保持表面平和,許多人在內心已咒罵千百回了。他們做的假如都是可歌可泣,自然就能贏得大眾的敬意。也許這才是社會越來越失去尊重的主因。

現在社會都太缺乏令人尊敬的人了。您是人大票王自屬例外,已證明獲得不少人的敬意。我也要努力成為讓人尊敬的人,希望能給社會和下一代帶來一點曙光。

東」

很榮幸收到陳議員的回覆,蒙他應允,轉載於此:

「東:

明白您的觀點。希望大家一起努力改變現在那種互不信任的情況……

Bernard」

以上想法與大家共享。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