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健康空氣行動

一個獨立的非牟利組織,旨在鼓勵公眾就空氣污染及其對健康的影響表達意見。 網誌

運輸

巴士司機有話難「忍」

巴士司機有話難「忍」
廣告

廣告

志豪數月前成為全職巴士司機,義務參與健康空氣行動的NO2巴士量度計劃,無論食飯休息,或駕駛巴士時,無時無刻都要「機不離身」,量度NO2濃度。參與計劃原因有二,一來從小熱愛巴士,二來希望令更多人關注路邊污染及城市設計等問題。

當了幾個月巴士司機,他體會最深的一個字,就是「忍」。

忍痛

志豪覺得最難適應是工作環境及休息時間不足。他公司的食飯時間為一個半小時,但往往因為塞車,令食飯時間被壓縮,「一程車塞多10分鐘,你又要追返下一班時間,最後(食飯時間)少過一個鐘。」他不時要狼吞苦嚥吃個飯,再趕頭趕命出車,即使胃痛也要頂硬上。

忍怨氣

剛駕巴士時,他每逢塞車都會特別忟憎,「公司又要我地追時間,乘客又要我地準時,遲咗實俾人嘈,點會冇壓力。」後來有其他前輩提醒,寧願安全為上,勿追時間,更要將乘客的「問候」當唱歌。志豪語帶無奈地說﹕「宜家塞車,行到盡量行,行唔到就算,繁忙時間我都冇辦法。」根據他的觀察,路面上最多私家車,他形容擠塞問題是惡性循環,「十幾年前私家車少啲,巴士服務相對好啲,較準時,宜家就成日俾人投訴愈等愈耐。根本就係惡性循環,一來愈塞,二來啲人愈黎愈唔等得,就算住市區都買私家車,咁自然更加塞。」

忍廢氣

志豪以前的工作地方都在辦公室,有冷氣嘆,有電腦椅住,空氣都好一點。但志豪當了司機第一個月已經請病假,「真係多咗好多病痛,做咗一個月就請病假。唔止感冒,咳都多咗,又好易攰,好易恰眼瞓,做市區線特別辛苦,有時要逼自己集中精神。」當他得知巴士車廂幾乎在任何時間,都錄得遠超世衛標準2倍以上的NO2濃度後,即無奈苦笑,「吓,原來咁鬼勁架…唔單止我慘,其實乘客都好慘。」

志豪工時平均9個鐘,期間有約一小時食飯及休息,但休息環境亦不見得舒適。巴士總站的車長休息室,就被巴士司機戲稱「毒氣室」,「總站有間房,但通風做得好差,好多司機都係行出站長室,食支煙或者企喺到吹下水就算。」志豪舉例,東涌總站的休息室一方面細,二來附近有工程,因此通風甚差。原來休息室只是「毒氣花瓶」,擺得唔坐得。

不願上鏡的志豪自細喜歡砌巴士模型,去年終一圓兒時夢想當上巴士司機。

重新審視路面交通

做巴士司機難捱,又要有「三忍」,但志豪自言沒入錯行,因為揸巴士終一圓他兒時的夢想,「以前住葵涌,好多時爸爸都帶我搭巴士,嗰時一上車,我一定坐最近司機個位,好似自己揸咁。」雖然參與NO2量度計劃,反映了工作環境受空氣污染所害,但他卻認為很有意義,「如果污染愈來愈差,甚至對我們的健康有威脅時,就好應該反思我們做的事,是不是加劇污染? 健康空氣質素差,真係影響好多人,對交通從業員影響亦好大。」他最希望政府重新審視路面交通政策,改善路邊污染,設計以人為本的城市。

空氣污染影響每個人的健康,巴士司機被逼長時間忍受路邊廢氣。路邊污染是一個必須正視的問題,了解更多巴士司機NO2量度計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