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波事春秋

足球,應該係一場又一場嘅戰爭。 波事春秋,理性分析,感性討論,刀光劍影,盡覽無遺。 網誌

體育

普巴與摩連奴:鳥與籠的掙扎

普巴與摩連奴:鳥與籠的掙扎
廣告

廣告

普巴與摩帥的風波愈演愈烈,先回顧事件發展:

1. 與熱刺比賽期間,二人在場邊激烈討論,然後摩帥罕有在63分鐘便換走普巴;
2. 對哈特斯菲,摩連奴將普巴罕有放在後備席;
3. 對紐卡素,普巴66分鐘被換走,普巴「年初四咁樣」;
4. 足總盃對哈特斯菲,摩連奴賽前一日指普巴可以上陣,但比賽當日普巴臨時因病缺陣,摩連奴賽後指普巴是自行判定自己不適宜上陣;
5. 對西維爾,摩連奴寧願用剛剛傷癒的靴里拉,也將普巴列席後備,結果靴里拉僅17分鐘便傷出,普巴後備接替。

隨著這個風波以及普巴近期的低迷,正正延續了已經討論了兩季的老話題:普巴的最佳位置是甚麼?雙中場?三中場?中場偏左?偏右?還是十號位?假翼中場?

在加入這場泥漿摔角前,其實先要問的是:為何要孜孜不倦尋找普巴的最佳位置?米希達恩踢得不好,沒人會探討把他從右邊鋒移到左邊鋒會不會好點;巴卡約高踢得不好,沒人會叫他與法比換位試試;事實上無數發揮不好的球員,向來也只有坐後備直至你自己想通了、訓練練好了、找到最佳位置了,才會放你在正選,為何普巴有這「特權」,教練、隊友、球迷都不停研究他的最佳位置呢?

有說是普巴有頂級才華,曼聯應盡量善用其能力。那麼,球迷想像中,如果成功發揮到普巴100%的能力,那是甚麼類型的能力?沙維?迪布尼?丹比利?簡迪?林柏特?球迷必先有個理想的目標,否則只會無止境地要求一個五者合一、烏托邦的幻想。

這個目標言人人殊,為了方便計算,這裡會用普巴在祖雲達斯的表現數據對比在曼聯的同樣數字,畢竟普巴在祖記的亮麗表現是曼聯以天價回購的原因,那麼他在曼聯發揮達到了祖記水平了嗎?以下數據是祖記最後三季,以及曼聯這兩季的平均90分鐘(Per 90)數值比較,也就是場均數據。

先看進攻:(祖記數字>曼聯數字)
傳球:40>61
威脅傳球:1.53>1.97
射門:2.78>3.14
入球:0.25>0.18
成功盤扭:2.77>2.62

從進攻看,普巴的數據甚至比祖記更亮麗:盤扭雖輕微減少,但傳球、威脅傳球、射門都比祖記時期錄得大幅上升,入球輕微減少但實際數字本身並不高(祖記3季只入23球),所以進攻組織角度而言,普巴可說已值回、甚至超越祖記時代的身價。

再看防守:
成功攔截:1.80>1.29
失敗攔截:2.48>2.33
堵截傳球:1.11>1.04
封阻射門:0.16>0.09
解圍:1.02>1.40

防守角度而言,普巴比祖記時期遜色不少,尤其計算中場防守的頭三個數據的總和是5.39>4.65,加上祖記那些年在意甲的壟斷,與曼聯間中打防反的分別,可見普巴明顯更少參與防守,也就是摩連奴近期經常批評普巴的「沒有皮球時的表現」,問題的核心就是:普巴協防不盡心盡力。

這也許與普巴戰術上的「麻煩要求」有關:他可以打二中場,也可以打三中場,但就是不可以打攻中位置,因為他需要時間上腳思考再放出皮球,這空間在電光火石的攻中位置是不存在的,那麼普巴就只能打中場。但摩連奴的防守哲學下,連攻中也要參與相當防守,中場就更需要全力防守了,但普巴對防守卻沒甚興趣,這就是摩連奴與普巴的爭抝核心。

但這爭端其實亦是摩連奴心魔的另一反映。前文《領隊分析:摩連奴‧站在執教生涯中年危機的十字路口》也說過,摩帥要更進一步,首要便是放開對全民皆守的束縛,而普巴正是其中一個契機。

在三中場下,很多時普巴的拍檔已是純負責防守的馬迪/麥湯文尼/卡域克,相當於兩個純防中,而雙防中在英超豪門的防守標準其實已相當足夠,曼城(1)、利記/車仔/阿仙奴/熱刺(2)也不超過兩個防中,摩帥也要求普巴全力防守,其實有點太過,因為全力防守必然減低普巴轉守為攻的威力,而普巴的長傳能力是英超少見的,如果限制普巴,只會令曼聯防守時更難找到轉守為攻的機會。

所以,摩連奴其實更應保持普巴現在的防守參與度(也就是半力參與,但也在半力尋找前場傳球點),以讓最近一潭死水的進攻不致更加死寂,至於那防守的「問題」,要麼便放棄吧(其實摩式防守加上迪基亞,真的沒太大問題),要麼便在防守時讓普巴與連加特換位,讓連加特回來中場協防,普巴輕微壓前,以發揮普巴的進攻才華。

總之,摩連奴要普巴全力防守的要求,其實正是摩帥對防守執迷的反映,其實以普巴的進攻天份,真的不能想像如果是哥帥,會把普巴打造成甚麼怪物,但摩帥卻只執著於半力防守還是全力防守,實在是太浪費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