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保育粉嶺哥爾夫球場?郊野公園又如何

保育粉嶺哥爾夫球場?郊野公園又如何
廣告

廣告

文:綠色和平資深項目主任楊凱珊

近日社會再有強烈聲音,要求政府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發展房屋。面對洶湧群情,球會負責人忽然「保育上身」,大力宣揚球場的自然生態價值,亦有支持保留球場的立法會議員,指市民不想香港淪為「亞洲石屎森林」。有趣的是,上述理據同樣適用於郊野公園,但從來不見相關人士為郊野公園發聲。說穿了,他們捍衛的只是少數權貴的利益嗎?

有團體估算,粉嶺高爾夫球場的年度市值租金近八千四百萬元,但球會每年只需向政府繳交二百五十多萬元地租,變相大幅度免租,球會則繼續依賴出售會藉,賺個盤滿砵滿。據報道,該球會的個人入會費起碼三十五萬元,公司會籍更被炒高至過千萬元。或許如球會負責人所言,場內縱有一些百年古樹和國家一級保護物種,亦恐怕只有其二千多名非富則貴的會員有幸欣賞得到。

相比之下,郊野公園是市民緊張忙碌生活中的綠洲,不論貧富,人人都可免費享用,每年到訪人次超過一千三百萬。還記得2003年沙士襲港,市民想外出又怕感染,紛紛捨棄商場而走進郊外呼吸新鮮空氣。此外,郊野公園對旅遊業貢獻良多,旅遊發展局在每年11月至3月期間,均會向海外旅客推廣10條郊遊路線,麥理浩徑更獲《國家地理雜誌》選為全球20大夢想行山徑之一。

政府侃言要覓地建公屋,不惜考慮染指郊野公園邊陲地帶。然而,與其犧牲全港市民共同擁有的郊野公園,政府何不終止少數人的特權,利用粉嶺高爾夫場土地增加房屋供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