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從韓國嚴重的職場欺凌問題,看越演越烈的「Metoo」運動

從韓國嚴重的職場欺凌問題,看越演越烈的「Metoo」運動
廣告

廣告

最近韓國最具話題性的社會時事,非舉報性罪行的「Metoo」運動莫屬。繼政界陸續爆出性侵女性的醜聞之後,在演藝界、金融界等都出現不少舉報,使不同社會的知名人士的聲譽完全掃地。而最近一項調查顯示了令人驚訝的職場欺凌問題,原來不止女性受到欺凌,男性受欺凌的情況更為嚴重。我們能夠如何透過這項調查,去看韓國的職場文化問題?而且如何反思在韓國掀起風暴的「Metoo」運動?

韓國勞動研究院於3月1日公布一項調查研究的結果,內容聚焦於有30人以上的企業及機構裡的職場欺凌的情況。研究院於去年8月對2500名上班族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有66.3%受訪者表示於近五年來曾遭受職場欺凌,從性別界定的話,男性受欺凌的情況較女性嚴重,有68.2%;從行業來看,水電煤等公營機構的欺凌情況最為嚴重,有80.5%。而欺凌方法之中,恐嚇、人身攻擊、損害名譽等最為嚴重,有24.7%。其次為要求過度、被同事排斥無視等。更重要的是,除了越低收入,遭欺凌的情況更嚴重之外,有27.4%的受訪者表示曾於在職期間參與欺凌的行為。

若要理解韓國的職場文化,不得從階級意識及日本遺留的文化說起。即使對韓國的文化及意識形態一知半解都好,都會知道他們非常尊崇儒家文化,當中「長幼有序」、「敬老」等階級意識一直根深蒂固,這些都能在最基本的語言中反映出來,他們對長輩要說「敬語」,對平輩則用「半語」等分辨關係。所以在職場文化上,一方面結合了儒家中的「尊師重道」等概念,另一方面亦跟隨了資本主義中確立的資本家與勞工的階級對立。

另一方面,日本的職場傳統文化絕對對韓國的職場文化造成極深遠的影響。公司於上班族的地位重要得多,甚至超越家庭和朋友生活。日本部份大企業與韓國的財閥家族不一樣,最高管理人的委任方式不是世襲,反而是禪讓,只要有能力的人能夠承傳企業的「血脈」就已足夠,所以「終身制」的正式員工亦是從日本演變出來,而他們死後的墳墓,如果身邊沒有家人的話,會與公司的墳頭共同並排,作為表揚該員工的付出。

公司於日本的地位非常重要,所以僱員為了能夠從合約員工轉至終身員工,對上司阿諛奉承是必經階段。所以日本的新入行上班族已經出現一個自嘲的詞語——「社畜」,比喻自己為職場上被欺凌的底層,而這詞語亦於韓國變得流行,韓文則為「사축」。而日本殖民韓國後,隨即把其思想文化滲透了在韓國文化之中,而日後韓國大企業的扶植方式,均參透了日本企業崛起的形式,所以該套職場文化就隨之散播到整個韓國社會當中。所以韓國現今職場欺凌的情況變得嚴重,皆因內裡管理層及資本家的舊思維仍處於日本該時代,而且已變得根深蒂固。

當然,職場欺凌的話,如果存在性方面的欺凌,這絕對能夠牽涉到Metoo運動提倡的反性暴力的問題。女性受訪者中,有64.3%表示曾受職場欺凌。在最近舉報性暴力的案件中,有兩大宗為政界性侵醜聞,當中就是存在被迫與上司發生性關係,或性騷擾,這些均可視為職場欺凌。如果我們用這件事來看發展至今的Metoo運動,究竟存在什麼值得研究的地方呢?

早於數星期前直到現在,已經有多宗為政府部門內發生的性侵舉報,包括檢察廳、議會、法院及知事辦公室之中,甚至於演藝界出現同性性騷擾的問題,剛好為Metoo運動正名為男女均能受到性暴力、性騷擾等侵害。無疑,這場運動已提高大眾對於性犯罪的意識,雖然韓國的Metoo運動仍由女性作主導,舉報者大多是女性,但自從出現男性舉報後,就能夠讓大眾更客觀、更理解Metoo運動與女性主義的連結——不止提倡女性地位,還有保護男性免受父權制度的欺壓。

回到職場欺凌,韓國勞動院亦針對職場欺凌的情況作出回應,認為政府需要製定指引,並就立法進行妥善的準備工作。對於男女性的性侵害,絕對算是職場欺凌的一種,要改變這種職場連繫性犯罪的文化並不輕易,但透過這場運動,我們能夠對準權力階層內如何對於低下階層欺壓,從而作出改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