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國

習無思,官共和,鬼主義

習無思,官共和,鬼主義
廣告

廣告

人大會議終於通過刪除有關國家主席不得連任超過兩屆的憲法規定。我想起了毛澤東在1966年給江青的信上的一句話:「事物總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準備跌得粉碎的。」習總準備好了嗎?

習總的做官思想

第二條重要修憲,便是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入憲。究竟習總有什麼思想?2015年,當習總開始自己的造神運動的時候,他在中央黨校發表一篇演講《做焦裕祿式的縣委書記》。[1]演講正好反映其人之無思想可言。他全篇教人如何…做官,當然是做好官,做清官,「當官不為民作主,不如回家賣紅薯」呀。全文六千字,有十九個官字。讀著讀著,不知怎的,儼然就是在讀歷代的官箴。現在大家對官箴這類著作很陌生了。從前中國帝國,官僚必貪,但總有一些道學,寫出官箴這類書,一如習總一樣教人怎樣做好官。官箴有很多金句,例如「當官之法,唯有三事,曰清、曰慎、曰勤。」,甚至有更厲害的,所謂「百官無心,以萬民為心也」,這一句就比習總的「心中有民,要有擔當」一句高超得多。習總連炒冷飯也不如。大家還不如去讀歷朝的官箴,至少有些文采,亦無習總那種拖泥帶水的黨八股。

其次,習總教人做好官,不自覺地透露了一件秘密:他雖然反覆叫人不可忘記革命初衷,其實忘記的正是他本人呢。

人民公僕露底了

雖然毛澤東的革命一定程度只是易姓革命,但也多少包裝成「為人民服務」,所以毛主席多次告誡全黨,要做人民的勤務員,不要做官當老爺。中共雖然從延安時代便全面復辟舊官僚制度,但從前大陸報刊,還是忌諱「官」字,所以不是用「幹部」一詞代替,就是在「官」字加上引號,以表明自己還是「人民公僕」。但現在,習總居然出來教導大家如何做好官,而且公然以正面態度引述歷朝歷代如何高度重視基層官員的選拔…,有無搞錯?這豈非承認原來你們不是「革命幹部」、「人民公僕」,而是同專制皇朝一樣是大大小小官僚?平頭百姓早就知道這個事實。所謂人民共和國,早已變成官僚共和國。但做得說不得,怎麼習總會這樣大意呢?

毛澤東畢竟從占山為王的革命打滾出來,多少還懂得「革命初衷」。習總呢,他純粹從半古代半現代的官僚制度中生養出來,早就忘記初衷,除了官威和權術,就只有平庸。中國當代官僚制度,同古代的一樣,它有個機制,叫做汰優留劣,能逐步把有能力有獨立思想的官吏淘汰掉,專門留下yes men,即馬屁精,或者是超級庸人。「多磕頭,少說話」,這就是道光帝的寵臣、大學士曹振鏞的做官訣竅。這才是最好的官箴。總書記整天被這些蠢材庸才包圍,聽到的都是自己的迴聲,豈有自知之明?

憲法變成雜貨店

去年十月黨十九大上,有記者詢問何以中共指導思想要用領導人命名,那時的宣傳部副部長說:「用黨的領袖來命名指導思想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的一個通行做法,比如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比如我們國家有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習近平同志…做出了重大貢獻,…所以用他的名字命名…是當之無愧」。[2]這位大官真該打,因為他連基本常識都講錯。無論是「馬克思主義」還是「列寧主義」,既非兩人自己發明,更不是其所屬的黨派封贈,相反,都是由他們的敵人贈予的,用作諷刺兩人,豈有半點恭維之意?連極度自戀的斯大林也不敢自創「斯大林主義」來指導蘇共,才會翻炒「列寧主義」並將之變成圖騰。用在生領袖之名來命名「黨的指導思想」,不多不少,是毛澤東自己,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之後才有的中國土產。

或許我們不必多怪責宣傳部副部長。有什麼皇帝,就有什麼樣的下官。習總的內閣大臣發明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一詞,16個字中只有「習近平」、「中國特色」沒寫錯。其餘統統胡說八道。首先,習總的思想,毫不新鮮,繼承的都是最陳腐的官僚思想和專制思想。至於所謂社會主義,唉,大家回顧一下之前的各種各樣公式和稱謂吧—什麼「社會主義商品經濟」、「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等等,但偷運的無非都是背叛人民的私貨,都是化公為私的官僚資本主義而已。再把什麼「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也一併和習近平思想塞進憲法,更加把憲法變成雜-貨-店。

從前有人愛吹牛,說見到一條20丈長2丈寬的蛇。受到不斷質疑之後,他就不斷修正長度,「好吧,沒有20丈,都有15丈!」直到最後不得不修正為2丈長了。旁人立時瞪眼:「吹牛!那蛇不就變成方型了!」今天中共的修憲,等於是吹了一個方型蛇的牛皮。

講來講去,對中共來說,什麼主義都是假的,只有一個主義真,就是「鬼主義」。何謂「鬼主義」?所謂「畫鬼容易畫人難」,鬼嘛,隨你怎樣畫都行。但這樣下去,就會出現「正當性危機」(legitimacy crisis)。究竟你是什麼呀?是雜貨店,無冕皇帝,還是方型蛇呀?難怪現在已經出現這個局面:自由派批評中共背離市場經濟;左派批評中共背離社會主義;真儒家批評中共掛羊頭賣狗肉;下崗國企工人批評中共背叛工人階級;民工批評中共把自己當成低端人口而加以掃地出門…,就這樣,中共成了人民公敵!是的,很多人現在只能悄悄批評,但是,從最近無論是自由派還是各種左翼,都出來聲援被捕的八個毛主義者的事件看來,事情的確在變化。放在從前,自由派和毛主義左派都把雙方當成主要敵人,黨國抓了對方的人,都拍手慶祝。然而,這次不一樣了。

中共的應對之道,就是絕對不會像上述故事主人翁那樣退讓,而是死口堅持「蛇長20丈」的謊話。但問題又來了。死撐謊言,邏輯上就只有一個最後防線:是非黑白,一概以我畫線,我說的就是真理。朕即國家。

無冕皇帝的苦惱

但問題又來了。修憲最多只能為習總一直總到死為止提供法律理據,卻遠非能夠幫他做皇帝,最多只是無冕皇帝。而無冕皇帝和有冕皇帝之間,還是有差異的,這個差異,可以成為習總頭上的達摩克里斯之劍。如果連毛澤東自己都無法擺平接班人問題,那麼習總…,算了,我們套用毛上述那封信的一句話作結算了:「不要被勝利沖昏了頭腦,經常想一想自己的弱點、缺點和錯誤。」

帝制的好處是至少制度上已經預設了繼承方式。但無冕皇帝沒有繼承方式。這不只必然不斷催生繼承權的鬥爭,而且,這種制度性高度不穩定,最缺乏處理重大正當性危機的能力。習總以為靠全面復辟專制主義和舊官僚制度來維護自己的統治,不知道這兩個鬼魅,正正是今日中國之亂源啊。另一方面,習總今天所面對的中國人民,已經不是1949年絕大部分人都是不識字農民的局面了。從前的開國皇帝,打天下,坐天下,天經地義。21世紀的今天,相信這個鬼東西的人越來越少了。

各位看官,好戲在後頭。

2018年3月14日

注:[1] [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