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立法會公聽會陳帆出醜記

立法會公聽會陳帆出醜記
廣告

廣告

今日代表一地兩檢關注組出席立法會公聽會,目睹陳帆果然是其中一個最水皮的問責局長(不敢說是最水皮,這個位太多人爭)。講解發生了什麼事情前,以下是我今天的發言稿:

——

主席,各位議員:

今天有很多團體來發言,當中不少都是支持高鐵同西九一地兩檢的。我想先藉此機會提醒在席各位議員,所謂聽證會的意思是聽證據。講到證據,主觀願望和客觀數據是不同的。我相信在席各位議員都會同意,在立法會做決定,數據十分重要。

很不幸,今時今日,並無任何公開數據支持高鐵和西九一地兩檢。我重複一次,今時今日,並無任何公開數據支持高鐵和西九一地兩檢。何以見得?無錯,政府曾經於2009年和2016年向立法會提交文件講解高鐵的好處,但是陳帆局長已經於上個月公開承認了這兩份文件當中的數據是錯誤的。何以見得?這兩份文件交待的是收支平衡預測同埋經濟回報預測,而這兩件事都是基於客量預測。陳帆局長上個月忽然公開推翻了有關收支平衡的預測,所以我們可以合理推斷後面的客量預測和以此推算出來的經濟回報預測都是錯誤的。

換言之,今日在我之前和之後發言的團體代表,他們所講的支持高鐵同西九一地兩檢的論據,其實上個月已經俾陳帆局長自己推翻,已經沒有說服力的了。

沒有數據是很嚴重的問題,因為沒有數據的話,我們就無法客觀決定,在西九做一地兩檢到底是否最好的選擇,還是在內地做一地兩檢比較有效。政府一直的講法,都是說趕時間的旅客不會想在深圳轉車,所以不應該響深圳做一地兩檢。但是按陳帆局長交待的列車班次,西九的長途班次會遠遠少於深圳的長途班次。例如去汕頭,西九去就數個小時一班,深圳去則十分鐘一班,所以越趕時間就越會選擇深圳轉車,所以在深圳做一地兩檢反而更有效。

主席,我相信你作為一位負責任既主席,面對政府各種自相矛盾的說法,應該會要求政府要交代最新的數據。他們一定有的,不然他們無從佢推翻2009年和2016年的講法。而如果沒有數據,各位議員就不可能做到客觀的決定,這個會也不應該開下去。

梁啟智博士
一地兩檢關注組專家小組成員

——

我被編排在第四節發言。在我之前已有很多很多建制派的友好團體發言,內容都是高鐵很方便,法律問題中央已經一鎚定音等等。陳帆總結回應的時候當然感謝了這些支持的說話,不過他也沒有放過我,說要澄清他之前在媒體提到營運早期收支不平衡的講法,然後又勸大家要看立法會的相關文件,不要信片面之詞云云。

好笑的環節來了。到了張超雄問問題的時候,他說既然局長說要看文件,就一於講文件。立法會文件FC122/15-16(01)列明高鐵營運第一年就可以收支平衡,明顯和局長說早期不能收支平衡有分別。張超雄好直接的問陳帆:呢份文件入面講營運預算的那個表格,入面的數據今天到底是對,還是錯?

然後,陳帆啞咗。

佢唔識答,要拎轉身問坐在他後面的官員(相信是運房局首席助理秘書長林兆康先生),兩個人茲茲尋講了十秒鐘,場面相當尷尬。之後呢,陳帆仍然唔識答,話唔清楚講緊邊份文件(我心諗,咁你又笑人唔睇文件⋯⋯)。張超雄追問話既然陳帆呢兩個月換了講法,即係有新的數據,可不可以拿來立法會。這條問題陳帆倒準備好答案:政府正在和內地方面磋商,有最後的估算會向立法會交代。張超雄當然很不滿,說現在在審議法例,沒有數據如何可以談下去?

之後郭家麒接力,叫陳帆解清楚收支唔平衡,仲點講成本效益。陳帆就話成本效益係要睇整體經濟貢獻,又話高鐵在50年內可以節省3900萬個小時。我當時即刻笑了出來。喂,陳帆,3900萬個小時呢個數字咪就係來自FC122/15-16(01)呢份文件囉。到底呢份文件入面啲數係有效定冇效,你諗清楚未㗎?

再之後的陳淑莊當然冇放過佢,立即指出陳帆已經響五分鐘之內就同一份文件有冇效自相矛盾。陳淑莊再次提出既然陳帆上個月在電台訪問推翻了文件的講法,係咪要交過份新的文件俾立法會?去到呢個時候,陳帆已經變成人肉錄音機:有最後的估算會向立法會交代,有最後的估算會向立法會交代,有最後的估算會向立法會交代⋯⋯

可惜,幾位民主派議員已經用晒每人四分鐘的時間,會議主席也不容許他們再追問。如果可以的話,其實我好想問一條很簡單的問題:收支不平衡這件事,陳帆你選擇響電台講都唔響立法會講,你當立法會係乜?

——

小小後記:坦白講,傳媒已經好唔關心一地兩檢。但上面提到的問題,我仍然好不滿。點解政府可以交一份文件給立法會問攞錢,攞完過兩年又可以當呢份文件冇存在過;到仔細問落去的時候,唔乎合份文件的問題就唔答,要講好處的時候又攞返同一份文件的數據出來講⋯⋯呢個政府仲講唔講道理,仲介唔介意核突?

而這些完全不尊重立法會的行為,建制派的立法會議員又竟然冇所謂。

但係,我介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