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反釋法遊行案】最年輕被告 盧德昌:已有入獄的心理準備

【反釋法遊行案】最年輕被告  盧德昌:已有入獄的心理準備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反釋法遊行,九名抗爭者事發兩個月後遭警察上門拘捕,當中最年輕的是第四被告、23歲的大專政改關注組成員盧德昌。2017年的香港多了一批政治犯,13+3曾先後入獄,旺角騒亂案多名被告包括梁天琦等人仍在審訊中,那張名單將很大機會新增反釋法遊行案中各被告的名字。盧德昌接受獨媒訪問時表示,對未來的抗爭絕不樂觀,自己已有入獄的心理準備。

2013年,盧德昌在港專學院唸公共與社會服務文憑,遇上葵青貨櫃碼頭工人罷工。他指,碼頭罷工令他深入了解勞工政策:「中學時係學民思潮義工,未算好投入,但嗰次罷工影響咗我好多。」

盧德昌當時很好奇,為何會有那麼多院校學生組成不同行動聲援。不斷看、不斷了解、不斷參與其中,他漸漸明白到工人是總被忽略的一群,又深感工人被資本主義制度剝削:「他們付出了很多,但收入和待遇永遠不成正比。」

IMG_6519

後來到明愛專上學院修讀高級文憑,他透過上莊接觸更多不同議題。在2014年雨傘運動前夕,加入了罷課委員會。928當日,警察暴力鎮壓學生及市民,盧德昌吃了催淚彈:「嗰時會質疑,會問係咪仲要認同呢個政府呢?香港人應該有更多自己的想法。」雨傘運動期間,他和各院校的同學自發到旺角、佐敦、油麻地和深水埗等地區洗樓,希望了解佔領區外市民的意見,這亦是大專政改關注組的雛型。

代表民主派參選立法會補選九龍西的姚松炎日前落敗,李怡日前便揶揄民主派跟梁天琦、梁頌恆及游蕙禎割席,指現在才反DQ,並不是為了捍衛選舉權,只為爭取選票。然而,事實是香港眾志、社民連、工黨和大專政改關注組均有參與該場反釋法遊行,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更是案中的首被告。

在反釋法遊行案中,盧德昌被控參與非法集結罪,但原來他在小學時有想過投考警察,「電視廣告講到警察很有正義感同儆惡懲奸,守護社會公義又盛」,但長大後發現不是那回事。因為有官司在身,盧德昌在畢業後連工都唔敢搵。他本來打算繼續進修,往學術之路發展,但又覺得院校自由遭到打壓:「依加只會諗,不如做個議員助理就算。」

DSC04831

近年多場運動都會發現盧德昌的身影,他代表大專政改關注組發言(資料圖片)

去年六月底,社民連、人民力量、香港眾志及大專政改關注組發起留守黑紫荊行動,佔領灣仔金紫荊廣場,抗議習近平訪港及要求釋放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及其他民運人士。盧德昌在行動中又一次被捕,他表示是要感化更多人相信直接行動,因為只有群眾才會令政府懼怕:「香港呢個時勢,只有直接行動,才能對整個社會運動及前路有幫助。」

年輕人上街是搞事,唔讀書去抗議是廢青,盧德昌表示不同意:「我們搞運動嘅動機其實唔係差,只係想守護公義,守護單純的理想價值。但做錯的係咪真係我地?會唔會係社會嘅錯?我有時諗,如果制度無錯,唔會有我哋呢班人的出現。」

大專政改關注組的「特色」是成員很有默契,分工清晰,「留得在現場的都會留到底」,而且會一起商討代表組織發言的內容。「嗰個肥仔係講得幾好」,民陣召集人、大專政關成員葉志衍在旁邊笑著說。在過去一年的民主派的集會及記者會上,盧德昌都代表大專政關發言,他表示:「無諗過行到咁前,但慢慢覺得缺少組織嘅組織者。」

15

去年6月28日留守黑紫荊黑紫荊行動,盧德昌被捕(資料圖片)

盧德昌在2014年預演佔中首次被拘捕,反釋法遊行案則是第一次遭到起訴。警察在事發兩個月後上門拘捕一眾被告,「差佬朝早六點上嚟,嘈醒哂屋企人,落手釦押返警署」。他當時被控行為不檢,坦言沒有任何壓力,但由上門拘捕、改控非法集結、預審到遲遲未開始的正審,已長達一年多,壓力接踵而來。

「屋企人明白唔係為非作歹,但會覺得,你可以參加,但唔好做被人拉嗰個啦。」家人甚至喚他認罪、唔好再搞和退出社運。盧德昌反過來說服家人「點解要公民抗命」:「都尚算成功,會繼續努力。」

「有段時間會諗,係咪仲要繼續行呢條路呢?係有諗過去做地區工作甚至區議員。但Sammy (葉志衍)話,街坊對你嘅信心未必大,社會對你(坐過監)嘅認受會唔同;更加會諗,呢條路係咪去到坐監就完結呢。」然而,盧德昌表示每當看到前人包括社民連梁國雄在出獄後仍然堅持抗爭:「繼續行落去係警惕,亦都係堅持,我覺得坐監甚至死亡都要行這條路。」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