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城大生寫粗口揮春罰停宿6周 宿生抗議懲處制度不公

城大生寫粗口揮春罰停宿6周 宿生抗議懲處制度不公
廣告

廣告

被處罰的城大李兆基堂宿生Ivan。

(獨媒特約報導)城市大學李兆基堂宿生Ivan因書寫及張貼「屌」字揮春,本月初被校方處罰停宿6星期。Ivan賠上了6個星期的宿費,家住港島南區的他,現時每天更要花近個半小時到九龍塘上課。

事件引起宿生不滿,李兆基堂宿生會幹事會於3月6日發起 「兆基堂我最屌書法大賽」,以台灣俚語中的「屌」(厲害)為主題,將宿舍大堂再次染成一片紅色。比賽中張貼的書法作品即晚凌晨已被校方清除,但引起另外6個宿生會幹事會響應,發起「城大你最屌書法大賽」,在各宿舍大堂貼上「有罪假定,無理滅聲」的「揮春」。各宿舍的聲援令Ivan感動,「起碼大家覺得唔公道會企出嚟,同埋原來唔係得我一個覺得件事有唔妥。」他現時已循機制提出上訴,但未知校方處理須時多久。

城大校方及學生宿舍處(SRO)回覆獨媒查詢時指,不評論個別事件,會就既定程序處理,包括上訴機制。校方亦未有回答會否追究所有參與抗議活動、曾書寫「粗口揮春」的宿生。

質疑舍監調查手法 處分指引不明

被停宿的學生Ivan一向關注宿政問題,例如去年城大擬於所有宿舍安裝閉路電視,他以宿生聯會的身份促成校方與宿生代表會面,爭取讓宿生就事件表達意見。最後校方只在其中一個宿舍進行為期一年的閉路電視先導計劃。

笑言自己已經「退落嚟」的Ivan,於農曆新年參與宿舍寫揮春活動(2月6日),當時他寫了「屌」字並署名「Ivan」,亦寫了一張「我要減Hall fee(宿費)」,貼於宿舍地下大堂的告示版。與此同時,有其他不滿舍監的宿生,在11樓的舍監房門貼上帶有冒犯意味的揮春,包括直指舍監「Lim」或「Prof. Lim」要「欠債還錢」。

翌日,被認定為「搞事份子」的Ivan被舍監召見,質疑他與事件有關。「佢問我喺大堂貼完揮春做咗啲咩,去咗邊之類」,舍監又指Ivan曾與「疑犯」同處升降機內,問Ivan對此有無印象,他表示沒有,亦難以肯定對方身份。不過Ivan亦有向舍監表示,如有圖片或CCTV畫面,他願意協助舍監認出「疑犯」。

事隔兩周,Ivan再與宿監會面,學生宿舍處亦有代表出席。會面中,他提出不滿舍監的調查手法。

一周後(3月3日),Ivan收到來自舍監的電郵,通知他被停宿6星期,理由包括「屌」字揮春帶有「性及騷擾意味」(strong sexual and harassing element),又指他調查期間不合作(uncooperativeness and attitude),及未能證明自己與貼於舍監房門外、辱罵舍監的揮春無關(provide clearly insufficient information)。Ivan當晚直接與舍監面談處分一事,但最後未有改變結果,3月7日開始停宿。

29244173_10210285688652634_3204097726539104256_o
Ivan家住南區,須花個多小時前往九龍塘城大上學。

Ivan對處罰感到困惑,他指先前與舍監會面時,調查重點都並非其「屌」字揮春,而是辱罵舍監的揮春,「佢會明示暗示我同嗰幾張揮春有關」,但調查過程與最後的處罰相距甚遠。

Ivan坦言明白寫粗口的觀感不佳,但堅稱原意非辱罵任何人,只是「頂硬上」的意思,而且本來只是宿舍內的學生活動,若有人認為他講粗口就要付上停宿6星期的代價,他形容這些人是「道德塔利班」。他又指,宿舍從來沒有公開的處罰指引,「曾經有宿生以影響宿舍安全為由,被停宿4星期」,他質疑今次自己被罰停宿長達6星期是否恰當。

訪問當天,Ivan已向學校提交上訴所需文件,但他表示不清楚所需時間,「有人試過等兩個禮拜、有人三個,好難講」,他指可能過了6星期都不會得到答覆,上訴機制和處罰並行的,往往令宿生「未審先罰」。

他亦指出上訴會留有紀錄,「就算最後證明唔關你事,始終唔係幾好睇」,有同學會避免「留底」而放棄上訴,機制成效存疑。

IMG-20180312-WA0024
3月6日的 「兆基堂我最屌書法大賽」。(受訪者提供圖片)

不滿濫權 宿生響應抗議活動

事件發生後,李兆基堂宿生會幹事會指要回應舍監濫權,於3月6日發起 「兆基堂我最屌書法大賽」,吸引不少宿生參加。Ivan指當時舍監曾到場,要求幹事會交出參與活動的宿生名單,幹事會拒絕「交人」,舍監即指所有宿生將「按既定程序處理」。比賽中張貼的書法於當晚凌晨已被學生宿舍處清除,但有其他6個宿生會幹事會響應,發起在各宿舍大堂貼上「有罪假定,無理滅聲」的「揮春」。

李兆基堂宿生會幹事會宿生事務幹事Sara稱,不包括其他宿舍,有約60位宿生響應活動。他們指責舍監帶主觀情緒將涉事同學定罪,調查過程有欠公允,透明度低,希望透過活動譴責學生宿舍處及舍監,惟未有得到回應。Sara指宿舍內本來已因舍監向來的處事手法而民怨沸騰,幾星期前由70多名宿生於全民大會上,通過譴責舍監議案,今次事件成為導火線,令宿生更願意發聲,未來亦會繼續促宿舍處交代事件,要求改善處罰制度和上訴機制。

Ivan:失社交圈子

停宿令Ivan賠上宿費,增加交通時間和費用,更重要是彷彿失去了一個社交圈子。他從一年級入宿至今3年,與宿友的關係已像家人一樣,日夜相對,活動範圍亦多在宿舍內,但現時連以訪客身份進入宿舍範圍都不可。問到他會否擔心來年不可再在校住宿,他只輕描淡寫說,「suspend過都return唔到㗎啦。」

對於有同學質疑他為何不去「衝擊SRO」,他直言認為無用,「未必直接關SRO事,都係hall ma(舍監)問題」,亦戲稱自己一直都是「和理非」,不過他有思考如何將關注由宿舍帶進校園。

記者:鄧家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