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與盧荻教授商榷中國國家性

與盧荻教授商榷中國國家性
廣告

廣告

盧荻教授3月2日《明報》觀點版的文章(註1),提到去年9月的「一帶一路與金磚五國民間研討會」(註2),恰好我也是會議籌備人之一,所以回應一下他的意見。

請先問「中國是否資本主義」

盧教授認為中國不是新帝國主義國家。但是,在未討論中國是否帝國主義之前,應該先討論中國是否資本主義。帝國主義是一種特殊的資本主義。一個國家得首先是資本主義,才能成為帝國主義。尤其因為中共自稱中國不是資本主義,而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如此論成立,那麼「中國是否帝國主義」這個問題根本不存在,不用討論。相反,只有確定中國是資本主義,才能展開「資本主義中國是否帝國主義」的討論。

「中國是否資本主義」這個問題,恰恰是盧教授的Achilles' heel(致命弱點)。他懷疑中國是資本主義,認為中國雖已融入世界資本主義,但質問融入難道「必然只能是資本主義性質」?由於「中國面對全球資本主義的系統性積累邏輯,是同時兼具順從和抵抗」,所以中國並非資本主義(註3)。他更責備那些認為中國是資本主義的人,只知援引David Harvey和Alex Callinicos,是「西方中心主義左翼」。

首先,持「中國乃資本主義」論者,不限於「西方中心主義左翼」,他們還有非常土產的同道呢。其中一個,就是毛澤東主席。按毛主席的標準,中國現在當然是資本主義了。1962年8月,毛在北戴河會議上就批評劉少奇在農村搞「包產到戶」(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是「單幹」,而「單幹勢必引起兩極分化,兩年也不要,一年就要分化」,然後他就直接談到修正主義和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了(註4)。如果「包產到戶」已經是資本主義的開始,那麼今日當國民經濟的主要成分都是為利潤而生產的時候,中國怎麼可能還是非資本主義性質?

資本主義是什麼?

以「包產到戶」定為資本主義復辟開始,毛澤東錯得很。但他不是什麼「西方中心主義左翼」吧?當然,他早死了,誰知道他現在會怎樣看。幸好,他有接班人,就是土產毛左分子。2008年左右網上流傳的《中國毛澤東主義共產黨告全國人民書》是一個例子,文件認為「三十年來的大復辟事實已經證明,把持中國共產黨領導權的修正主義統治集團推行的所謂『改革開放』路線,是一條徹頭徹尾的復辟資本主義路線」(註5)。

盧教授反駁「中國是資本主義」論,根據無非是「中國面對全球資本主義,是同時兼具順從和抵抗」。但何謂抵抗?抵抗什麼?是拿反資本主義來抵抗資本主義(如毛時代),還是以魔鬼對付魔鬼,以中國資本主義抵抗外國資本主義?如果是前者,那麼抵抗是失敗了,還是成功了?如果成功,何以會出現毛左及其他左翼指出的種種資本主義現象——極嚴重的兩極分化、私有化、官員變成資本家等?盧教授不止沒有解釋,竟然連「兩極分化」這隻「房中大象」都看不到。

如果嫌毛左的理論粗疏,我們不妨摘要由Tom Bottomore編輯的A Dictionary of Marxist Thought有關何謂資本主義的詞條:(1)生產是為了銷售而不是由生產者本人使用;(2)出現了勞動力的市場;(3)貨幣作為交換媒介成為主導,貨幣資本促進銀行和金融中介發揮全面作用;(4)資本家或其代理支配生產過程;(5)貨幣和信貸之普及,使利用他人資金進行積累成為可能;(6)資本之間存在競爭。

我們拿這6條來比對中國,很難說她成功抵抗了資本主義邏輯。抵抗是有,不過不是「以反資本主義抵抗資本主義」,而是後起的資本主義強國即中國,和歐美日之間的全球市場份額之爭。

盧教授問錯問題

接下來再討論中國是否帝國主義。盧教授講了很多「不是」的證據,例如中國的對外投資沒有剝削落後國家或導致其去工業化、中國的廉價勞動力沒有剝削世界勞動者的議價能力。

問題是經典的帝國主義理論,無論是自由派的John Hobson還是左翼的Hilferding、Lenin、Bukharin,都沒有把上述兩個條件看成是帝國主義的標準。他們看重的元素是:一、國內主要經濟部門的壟斷程度;二、工業資本與金融資本融合;三、大量的資本輸出;四、殖民主義。

這些條件促成老牌帝國主義和後起國家如德國和日本之間的爭霸,引爆了兩次世界大戰。戰後絕大部分殖民地雖然形式上獨立,但新一代左翼學者例如Ernest Mandel,認為這些不發達國家仍受歐美日的政經支配,只是直接的殖民變成間接控制而已。儘管仍有經濟上的殖民主義,但不少落後國家仍能有多少工業化。帝國主義理論並不必然意味落後國無法工業化,盧教授問錯了問題。

再拿上述第一至三條來對比今天中國,不難發覺有相當適用性。至於第四條,由於今天帝國主義對落後國已經由直接控制變為間接控制,所以已經不是帝國主義的必要因素了。

不是帝國主義也可以恃強凌弱

但中國是否帝國主義不是關鍵;一個資本主義國家只要夠大,即使不是帝國主義,仍然可以是「次帝國主義」、「霸權主義」,恃強凌弱,如拉美的巴西、非洲的南非、南亞的印度等。中國是一個超級大國,歷史上又長期做過超級帝國,今天又變成資本主義,且是掠奪性很強的國家資本主義。如再不加抑制,則即使她不是帝國主義,也是走向霸權主義。

中國崛起以及「一帶一路」是個大題目,需要百家爭鳴。可惜北京太愛一言堂,不肯虛心聆聽來自國內外的民間聲音。盧教授非但沒有向北京進諫,反而對於上述「一帶一路研討會」這類稀有聲音,一句與會者Patrick Bond是「以『黑』中國聞名」便權當否定的理據,未免兒戲。何况那次會議不止一種聲音,例如斯里蘭卡代表對於中國投資,批評和肯定都有。請盧教授明鑑,筆下留情。

註1:〈「新帝國主義中國」論,請慢用

註2:China's Overseas Expansion: An Introduction to its One Belt, One Road and BRICS Strategies

註3:〈中國面對「新帝國主義」

註4:《毛澤東思想萬歲》(1969年),頁423

註5:bit.ly/2ISNtdw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