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火災暫除 南生圍發展威脅仍在

火災暫除 南生圍發展威脅仍在
廣告

廣告

南生圍鄰近國際重要濕地米埔自然保護區,具有高生態價值,是整個濕地生態系統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該處的魚塘、樹木、泥灘和連片的蘆葦牀為雀鳥提供棲息地,是冬候鳥的補給站,當中包括瀕危物種黑臉琵鷺,而於南生圍棲息的普通鸕鷀更佔整個后海灣族群的三至六成。

大片樹木遭破壞

日前南生圍再次發火警,是次火災導致部分蘆葦牀和樹木被破壞,對雀鳥造成干擾。雖然蘆葦能在數個月內重新生長,但假如在復原期間再次發生火災令生境不能及時恢復,將有機會出現較大的生態影響。由於香港的氣候不足以引發天然的火災,加上今次火災有疑點重重,所以極有可能屬人為。姑勿論是否有人惡意縱火及其背後的動機,任何破壞南生圍的行為都不應容忍。

火災的威脅總算是暫時消除,但一直纏繞着南生圍的發展威脅卻久久未能消除。儘管南生圍一帶屬於城市規劃委員會規劃指引下的「濕地保育區」和「濕地緩衝區」,但是大大小小與環境不相配的發展項目申請幾乎從不間斷,由發展住宅到酒店再到折扣商場,由解決房屋問題到促進經濟,南生圍都幾乎「榜上有名」。近年有發展商把發展項目命名為「雙生共融」,多次以「保育」和「濕地失守」作為發展項目的理據。即使項目經過多次修改,但是發展規模大致相同,項目內的保育元素亦被誇大,仍會為南生圍帶來濕地損失。若發展商有意履行生態保育的責任,應不需要通過發展項目才去啟動保育工作。再者,無論是土地擁有人還是政府均有責任保護土地,以免土地受到違例或未經許可的活動破壞,而非任由火災、傾倒泥頭等破壞環境的情況接二連三地發生。

這邊廂市民和團體合力反對,那邊廂發展項目層出不窮,即使一場小仗中獲到勝利,亦不表示無後顧之憂或是南生圍已受到保障。散落在不同位置的發展項目亦以「斬件式」向城規會闖關,一步一步地蠶食南生圍的生態,這彷彿是一場打不完的仗。在未有完善的保育政策和規劃前,這場堅仗就得繼續下去。政府除了要做好把關工作和作出執法行動,長遠而言,應重新考慮南生圍的規劃,無論是改劃用地、非原址換地、買地等亦應進行研究,主動尋找最適切的方案帶領南生圍走出困境,使南生圍得到永久的保護。

南生圍不止生態價值

這次火災,南生圍再次引起大眾的關注,無論是普通市民、議員、團體、甚至是藝人均表示關注。因為除了生態和景觀價值,南生圍承載的更是集體回憶。拍婚紗相、野餐、散步、遛狗、騎單車、觀鳥、學校旅行、拍電影……一堆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事件,卻因為南生圍串連起來,由雀鳥的事變成眾人的故事,相信這正是南生圍的獨特性,而這獨特性並非能以數字衡量。火災過後,是時候再次思考如何為南生圍提供更長遠的保護。

長春社公共事務主任陳穎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