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借來的球員 4 】南來踢出一片天 湖北青年張君:踢波是一生志業

【借來的球員 4 】南來踢出一片天  湖北青年張君:踢波是一生志業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隨著在亞洲盃外圍賽出局,香港足球代表隊又要等下一個四年,港足應否重用入籍球員再成爭議;但球員外流發展鍛練,倒是無庸置疑。近來先有徐宏傑轉投中甲球隊梅州客家,再有卓耀國加盟瑞士基亞索。同樣效力流浪的張君則是香港球壇五年來最後一名國援,家鄉在湖北武漢,家人喜歡足球,5歲便被送到中國足球學校寄宿。張君今年25歲,一踢便是20年:「足球對我來說,不單是工作,是一生志業。」

年輕的你話過艱辛也不會怕

「大陸球員很喜歡改細年紀,我是92年,身邊那些實際年齡其實是87、88、89年。」在中國足球學校,現效力中超球隊廣州恆大的郜林、黃博文是他的師兄,北京國安的張稀哲更是同窗。小學三年級時去了東北,到中超球隊長春亞泰踢青年軍。一句「去了東北」看似輕描淡寫,湖北和長春距離是2,083公里,兩年間每日就是練習、睡覺和再練習,張君有點不滿地說:「青年軍都是執波,越看越覺得要離開,如果留喺度,過幾年可能都係咁。」後來爸爸來探他,覺得北方天氣寒冷:「唔得喎,呢度唔係好啱。」

IMG_9657

國內潛規則

在長春期間曾入選國足青年軍,有機會到香河國家足球基地集訓,本來是開心事。但教練有一天竟對他說:「如果有錢,咪試下囉(繼續入選),多多少少都要俾。」爸爸知道後問他「想不想」,張君斷然說不,「對呢啲無咩興趣」:「我唔想踢呢啲波。屋企無咩錢,無必要俾呢啲錢。」

在國內,省過省是平常不過的事。離開長春回到武漢,爸爸的朋友推薦張君到另一隊中超球隊武漢光谷。武漢光谷在2008年退出中超,「記得嗰時教練同我講,練多一年,就能夠上一隊了。」張君唏噓地說。

「嗰時未諗過自己會唔得,好正常就咁樣升升升上去,個心態係應該好快就踢到。」現實卻是不斷被承諾,不斷未能兌現,不斷換來失望。武漢光谷退出中超後,張君有一年時間沒有班落,「最失望就是成年嗰時」。他跑了去廣州番禺踢五人足球聯賽,又認識了曾效力大埔的國援陳立明和荊騰。

人生交叉點

「嗰時反而好開心,乜都唔洗諗。」踢了幾個月,9月更到港甲球隊大埔試腳。兩星期後回到上海,中超球隊南昌八一的領隊朱烱喚他來試腳。人生交叉點轉眼就要來了,原來張君當時在廣州恆大跟操,恆大已提供合約予他。值得注意的是,那時的廣州恆大尚未是今天的中超七連冠,恆大集團才剛剛入主。

張君的「師兄」、當時剛剛由上海申花轉投廣州恆大的郜林問道:「是否想來,你自己揀吧。」一時之間,擺在眼前有三個選擇:港甲大埔、中超南昌八一和中甲廣州恆大。時任大埔主教練張寶春都建議張君到中超闖一闖,「香港唔去了」。張君形容那時的自己是「一張白紙」:「真的,那時從未想過要搵錢,我只係想踢波。」

IMG_9617

選擇,必然有所犧牲。張君更對郜林說:「你隊波中甲嚟,唔去嚕,你隊波唔得啦,我去中超。」揀南昌八一,因為只想踢中超。張君倒很坦白,認為南昌八一的質素不太好,所以應會有一定的上陣機會。

沒錯,球隊的平均年齡是中超中最年輕,但一年下來卻只踢了兩場,張君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大陸踢波其實好講關係,細個唔知道,覺得自己得,就會有得踢。」他向教練朱炯「查詢」,對方亦坦白得很:「在大陸踢波是急不來,關係好重要,無可能突然之間俾你踢呀嘛。」

「你知道嗎?嗰時好想上場,可能心態不好,覺得自己練得幾好,但就係無得踢。」後來張君才知道,球隊內的球員都是跟隨朱炯多年的子弟兵。和球隊簽了5年合約,但偏偏沒有上場機會,張君開始有點恨錯難返。「廣州隊升中超,郜林仲係神射手,我有時會諗如果去咗越秀山會係咩光境呢。」

IMG_9631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回頭已是百年身,職業足球沒有如果。

「喺恆大齋坐都搵唔少啦,但揀咗就無得後悔吧。」2012年被外借到中乙球隊江西聯盛,一下子連降兩級,上陣機會多的是:「那時覺得很開心,有波踢就得啦,仲中咩超呀。」季後回歸已易名作上海申鑫,張君對朱炯表示「唔想再踢了」,經朋友介紹下來到港甲球隊晨曦。張君本來打算「嚟香港玩下」,但教練招重文待他幾乎「視如己出」。

南來香港

窮則變,變則通。南來香港,反而找到一片天。「嗰時唔開心就諗起香港,大陸唔可以自己外出住,香港自由一點嘛。」

揹著背包,由江西來到香港。那一季的香港甲組聯賽是「註七出五」,每支球隊能註冊七名外援,「中國人」張君被當作外援。入境署的工作證明花上兩個月才簽發,張君又一次感到心灰,「覺得點都輪不到自己」。這時候,招重文對他說:「邊個話你無得踢,你瞧著看。」

「一個下午茶,要凍檸茶。」自小習慣了四海為家,張君今天已講得一口純正的廣東話。他相約記者在九龍仔運動場,練習後到茶餐廳做訪問。但剛來香港的那些日子,張君則沒有那麼輕鬆,廣東話都不會,食飯點餐時還要看圖指引:「攞住個電話,開住Google Map看點去球場,真要命。」

IMG_9635

「那大半年只想踢波,無諗其他。」這名中場效力晨曦的表現總算見得人,月薪則只有八千元,球隊在季後亦沒有申請港超聯的牌照。張君二話不說,追隨招重文一起過檔黃大仙。就是招重文的一句「俾心機」,張君便跟了他四年。「兩年後轉本地,唔通仲唔出名咩。」那時候滿是雄心壯志,張君更想過要代表香港隊。

傑志曾多次招手 為向招重文報恩拒絕

果然,機會總是悄悄的來,傑志便曾向張君招手,但張君一心一意要追隨招重文:「唔通轉咗本地就走咩?唔係咁做人嫁嘛。」招重文跟他商討合約事宜時,張君只拋下一句:「得得得,你搞。」

在黃大仙的第二個球季,張君不諱言有點灰,收入曾一度少得離譜,屋企人都不禁問他,「點解今年咁樣嘅」。「你出年點呀?過嚟呀。」原來,傑志高層又找上門來:「得幾千蚊,你夠咩,唔通唔搵錢咩?」在本地華將當中,會拒絕傑志的球員就只有張君。「我唔係唔想嚟,我唔覺得嚟到成日有得踢囉。」

IMG_9126

曾經年輕氣盛,鋒芒亦太露,張君今天倒看得更遠:「香港一樣要講關係,不同的是不用俾錢。」傑志高層都對他說:「你想踢港隊嘛,你嚟到,機會都大啲啦。」他邊引述,邊對記者苦笑。

黃大仙最後降班收場,張君繼續跟隨招重文,加盟標準灝天。那邊廂,傑志足足搵了張君三年,但就是因為報恩,他都拒人於千里之外。「原本想跟招重文去夢想嫁,但又想自己試下,哈哈,但傑志今年無搵。」

五年來,國援幾乎絕跡香港球壇,張君是最後一人。「我知道,我係絕無僅有。」他認為,因為港超聯更改外援球員條例,內地球員要來港有一定困難:「四名外援出場,要亞援都搵日本、韓國及澳洲吧,邊會搵大陸。」梅州客家的守門員侯宇曾向他探路,希望能再次來港效力,張君開門見山向對方說出事實,港超的收入較中甲低:「中甲年薪是過百萬元人民幣,來香港幹麼?」

去年更有中甲及中乙球隊找上門來,條件更好過所有港超球隊,張君又怕適應不來,所以拒絕「回歸」:「我其實唔知自己點諗,始終無好想搵錢的心態,拖下拖下仲無班落。」

IMG_9636

流浪今季成績欠佳,目前瀕臨降班邊緣

「我麻雀都唔識打,點打假波?」

「香港的生活氣氛不俗,但步伐急促,壓力很大。」登錄香港即將五年,張君目前住在深圳,他表示認識的國援不多,跟陳立明、荊騰和元洋較熟稔。來港第一季,立即遇上屯門國援李明神奇擺烏龍,港人刻板印象,國援一定打假波,說到這裡,張君停頓了一會。「好諷刺,曾經有人同我講『你咁少錢仲踢嘅,係咪你(打假波)呀』。」「我麻雀都唔識打,點打假波?」張君表示改變不了別人的看法,但會用表現說服球迷:「有古怪的話,外援和本地球員都有古怪,真的不能只聚焦國援球員有問題。」

家人一直都很支持張君踢波,多年來只有一個要求——取得香港身分證。談到身分認同,張君表示認識了不少「香港人朋友」,但從來沒有遭到歧視,自己亦較少理政治:「香港咁多人,的確有影響(水貨客和自由行),但從政府角度來看,香港係需要這些人購物賺錢。」

今季轉投流浪,球隊曾試過早上九點練習,張君六點半便要到深圳灣口岸等開閘。記者問他會踢到何時,張君倒灑脫得很:「搵錢幾時都有得搵,但如果踢得好自然賺到錢。如果有家鄉球隊搵,會立刻返去,身份證都唔要了。」「真的,足球對我來說,是從細到大,有無錢都要踢。」

訪問: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