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馬來西亞大選】投票設在工作日 集體請假為「拯救國家」

【馬來西亞大選】投票設在工作日  集體請假為「拯救國家」
廣告

廣告

圖:網上流傳的請假信:請假1天,原因是「拯救我的國家」(來源:網上)

馬來西亞選舉委員會於今天中午公佈投票為5月9日,星期三。消息一出,爭議不斷,把投票日定在日常工作日,並在一周的中間,將導致在外地工作、生活的遊子需要特別請假回鄉投票,這將無可避免地拉低投票率。

消息公佈後的下午,航空公司、國內鐵路網站立刻出現搶購潮,多個訂票網站甚至因無法承受流量負荷而暫停服務。在吉隆坡中環車站的長途火車站,也出現購票人潮。社交媒體也出現自發的「共乘計劃」群組,尋找司機和招募乘客的訊息大量出現:「我是司機,有誰要坐順風車從新山回北海的?」、「尋找從新加坡到芙蓉的車」,北上南下的共乘通告此起彼落,週三投票日反而激發了網民提前安排交通回鄉投票。

17人中只有2人成功請假投票

但是,週三投票,還是無可避免地帶來影響。在新加坡工作的蔡萬霆,在一家電訊公司當客服,公司以馬來西亞員工佔多,共有17人符合投票資格。當確定投票日後,他們便嘗試向公司請假。公司雖然願意配合,但還是沒法承擔突如其來,眾多員工的請假。目前公司只能批准兩人放假投票,蔡萬霆說,「我就是其中一位幸運兒」。

他說到今天公司的請假情況:「因為投票日在周三,剛好卡在中間,要請兩三天的假期機會不高,所以有些人就放棄申請了。」目前,部分員工還在努力和公司協調中,「我認為週三投票絕對會減少投票率,要是在週末投票,至少不用拿那麼多天的假期呀。看到我的朋友無法回去投票,我就很生氣。」

根據馬來西亞選舉法令,僱主應在不扣薪的情況下,允許員工回去投票。如果僱主不批准、恐嚇和阻止員工投票,將有機會被檢控,一經定罪,最高罰則為罰款馬幣5000令吉(約港幣一萬)或監禁一年。但是,在海外的公司則不受此法的限制,像蔡萬霆所屬的新加坡公司,便沒有批准員工回家投票的法律責任。

呼籲設海外投票站

全球凈選盟(Global Bersih)計算,在新加坡、泰南、文萊、加里曼丹地區的馬來西亞公民約100萬人,而單單在新加坡工作的就有50萬。組織建議選委會應仿效印尼做法,在上述的海外地區設立海外投票站,以免外地公民因無法請假或無法負擔交通費,而失去投票權利。

global bersih 2
圖:全球凈選盟 Global Bersih 鼓勵海外大馬人關心選舉改革

除了在海外工作的選民以外,在馬來半島工作的沙巴、砂拉越選民,也會因為投票日在週三而受到影響,假設在東海岸吉蘭丹工作,但投票地點在砂拉越村落,他便要先從吉蘭丹到吉隆坡,再從吉隆坡到砂拉越城市,再轉成陸路交通到達投票站,來回的交通時間便需要花上兩天。

另一受影響群體就是基層工人,清潔工、保安員與工廠工人等因工時長、工作性質和職場議價能力較弱而不容易請假投票,選舉法令在具體操作上不一定能有效保障基層的投票權,法律條文在現實中的勞資關係顯得薄弱無力。

elections_for_parliament_malaya-malaysia-01b
圖:歷屆大選投票日與投票率 (Source: the Malaysian Insight)

回看歷史,馬來西亞曾在1995年和1999年的兩次大選裡,把投票日安排在工作日,這兩次選舉的投票率分別為68.3%和69.3%,是歷屆投票率最低的兩屆,與平均投票率74.7%相差約5%,而與上一屆大選的84.4%投票率更相差達16%。可以預料,這屆大選的投票率也會因為訂在工作日而受到衝擊。

除了投票日以外,另一爭議是競選期太短。上一屆大選的競選期為15天,這次是11天,縮短了4天。凈選盟倡議競選期應不少於21天,充足的選舉期,是為了確保選民能充分了解候選人與政黨的政綱、過去政績和政治立場。過短的競選期,對於交通不便和選區面積大的選區尤為不利,例如在砂勞越內陸的峇南選區,其面積便相當於整個彭亨州的面積,加上當地交通非常不便,原住民的內陸村落相距甚遠,只有11天的競選期遠遠不足以讓選民認識候選人和他的政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