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專訪】指Plan B 言之尚早 劉小麗:先重建信心打破無力感

【專訪】指Plan B 言之尚早  劉小麗:先重建信心打破無力感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代表民主派參選九龍西的姚松炎在上月立法會的補選落敗,近日有傳劉小麗擬放棄上訴,並積極考慮參加第二輪補選。劉小麗近日亦頻頻落區擺街站,她接受獨媒專訪時提到,目前還未決定何時放棄上訴,因為有不同的因素,包括要先跟社民連梁國雄和法律團隊等商討;而Plan B和初選更是言之尚早。她表示會繼續積極推動社區工作,為基層爭取最大權益:「當務之急係重建信心,要令市民喺紛亂中有意志,打破無力感。」

民建聯鄭泳舜以二千多票擊敗姚松炎,並在多個公屋區獲得高票支持。劉小麗認為姚松炎的落敗,對民主派響起了很大警號。她指民主派在討論的過程中有內耗情況,分析稱「民主派其實有盡力」,但整合程度不足以知道「對方做緊乜」,只能各自在擅長的範籌及工作上努力。劉小麗承認民主派任何候選人都未能取得整個光譜的支持,指姚松炎對中產選民較有信心,自己會認為「基層不能失」:「始終講退保,市民先會有感覺。」

「唔止中聯辦,直頭黨校精英落嚟指揮,我哋無唔團結嘅本錢。」劉小麗認為,替鄭泳舜拉票的包括多名前高官黎棟國、高永文、陳家強和鄧竟成,還有藝人鄺美雲、謝霆鋒和陳錦鴻等均替其宣傳:「呢啲能夠攞到中間選民的支持。」

「市民係多元化,但主軸都係DQ,唔可能當沒有發生。」劉小麗認為DQ議題絕對打得響,提到在替姚松炎助選時有不少市民都問「可以點幫你哋」:「見政府咁蝦你們,真係睇唔過眼。」然而,她補充指九龍西的選民多達四十萬,認為需要依靠地區議題作補遺。「九西由中產到劏房戶都有,街站接觸市民嘅時間較短,只有透過地區議題同佢哋交流得更深入,所以要有多手準備,DQ同地區工作雙管齊下。」

IMG_0353

姚松炎早前接受獨媒訪問,明言將組班及積極考慮明年區議會選舉,又不排除在2020年再戰九龍西。劉小麗表示較擔心當前的危機,指支持民主派的選民難免有點心灰;認為透過明年區選以重振士氣是好事,因為風雲計劃令能市民知道要團結。

稱一直強調民生中建立自主生活 斥政府亂扣帽子

紅線越劃越前,自決都講成港獨,羅冠聰遭取消議員資格,周庭連閘都不能入,朱凱廸則表明會堅持自決路線。劉小麗稱自參選以來都強調「自決自強,對抗高牆」,是指在民生中建立自主生活:「爭取標準工時、最低工資同全民退保。我已經講咗兩年幾,只係政府亂扣帽子。」

劉小麗昨日舉行傳媒茶聚,有記者更不請自來和追問 Plan B。對於有報章點名指民協深水埗區議員楊彧「符合」劉小麗的要求,她表示的確未見過楊彧,指只是記者善意的猜測:「一切關於 Plan A及Plan B都係言之尚早,圈內(民主派)都仲溝通緊。」建制派一直有傳由經民聯深水埗區議員梁文廣上陣,劉小麗只簡單回應道:「呢個人?哦,上次企梁美芬後面嗰個人嘛。」

籲公眾關注《院舍條例》修訂 力推8+8方案

自關注小販議題、由參選、當選甚至遭取消議員資格後,一直都在傳媒鎂光燈下。劉小麗表示,「有無媒體關注都係做嗰啲嘢」,提到被DQ前在議會內積極跟進東涌東填海項目:「政府原本看打算擴建北大嶼山醫院,東涌東其實連居民都未有,又唔係我選區,但可以為未來有15萬人居住嘅地方解決咗醫療災難(發生之前),算係咁吧。」說罷,她又沉思了一會。

IMG_0423

「在頹桓中創造希望」是劉小麗在2016年參選立法會時的口號,因為同事不捨得這句口號,所以印到年宵產品上,她用作做筆袋

「無論結果如何,我哋呢半年瞓身推廣《院舍條例》修訂由退保打到居家安老,再打到院舍;就係要集齊多面向咁協助長者。」說的是在遭取消議員資格後,劉小麗仍希望積極跟進5月的《院舍條例》修訂:「再唔替七老八十呢輩去爭取退保同《院舍條例》修訂方案,覺得係對佢哋唔住。」她念念不忘安老議題,《院舍條例》是多年來首次訂定,她認為必須把握機會為長者爭取8+8,即法例訂明安老院舍及殘疾院舍寢室及非寢室的人均面積各有8平方米:「依加好多院舍嘅寢室空間,狹小到得3平方米,呢啲係人嘅尊嚴?」

她又逐一感謝身邊的戰友,指教室的街坊一直義無反顧地參與每個行動,「搞年宵無經驗,仲由早企到晚,搞到很辛苦」。一班年輕的前助理亦大幅減人工,繼續參與社區工作:「呢班年輕人好難得,關心議題、付出青春和甚至可能會沒有希望的前程。」

重申一直都有「捐人工」

對於有本土派仍質疑「捐人工」的承諾,劉小麗重申一直都有捐,已曾交代過捐給女工會和社區發展陣線等組織,自去年二月起則儲錢籌辦家務義工隊。「希望聘請兩個社工,以長期模式嚟營運,為老人家送飯同傾計,所以需要好有熱誠同紀律嘅社工。」她透露目前已儲了廿多萬元,假若未來有機會重返議會將會繼續推動,不然會捐給相關組織進行工作。

「結束一黨專政」不能退

劉小麗早前到高雄和移居到當地的同行者見面,順道考察當地的墟市,但她在4月4日晚上提早返港,參加支聯會清明節獻花活動:「因為結束一黨專政嘅風波,六四對我有不可挑戰的地位,係我嘅政治啟蒙。」今年是「八九六四」二十九週年,二十九年前的劉小麗才中學一年級,當時已不停看電視直播和新聞:「每當《血染的風采》前奏響起,可能首歌好老土啦,但個心的確在流淚。」

IMG_0405

談到六四時,劉小麗一度眼泛淚光

「唔係大中華情意結,我係相信人應該得到尊重同做好事應該有好回報。」劉小麗邊說邊眼泛淚光,「記得5月問爸爸邊個胡耀邦」,一家人在食飯時看到電視的畫面都默不作聲甚至流淚:「諗返就覺得係『相對無言惟有淚千行』,仲有呀,嗰時仲用錄影帶錄低,以防共產黨在一日消滅呢啲片段。」

此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後,民主派遊行到中聯辦,劉小麗赫然發現身旁的是中學時的美術、英文和生物老師,更喚她要加油:「其實好感動,一嚟十多年無見,佢哋又認得自己。而且一直有個心結,老師會唔會覺得自己影響校譽呢,甚至樹大有枯樹枝呢。」

而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近日遭政府及建制派瘋狂攻擊,並歪曲其言論。同樣作為學者,劉小麗認為事件很可悲,指在雨傘運動後已知道中共會全力炮製學術圈。「大專老師面對好大掣肘,唔同你續約又得,又可以令你工作繁忙,好容易就炒你;唯有大專工會可以加強對老師嘅支援。」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