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解釋問題而不是解決問題

解釋問題而不是解決問題
廣告

廣告

有立法會議員向林鄭提到單程證150個名額的問題,無需要重複問題就知道,一定是談到對香港的影響。林鄭的答案,依然故我,不會受影響,更加一兩句他慣常用的「不設實際,混淆視聽」來回應。但種解釋多過解決的問題的回應,似乎不是從他開始,是九七後,有了問責高官之後,政府官員高至特首,下至一個副局長都是這樣。

從很多時官員的回應,你會知道他們是有備而來,更是有解釋的方法或者讀稿,從來都不會介入去認真回應,如何解決提問,最後一招就是,再回去研究後,作書面回應。本來這些程序是一定的,但好明顯就知道,所講的議題政府是不會解決,所以,好多時大家看立法會辯論就會很悶,就算找來翻生的黃某議員都只是看網台節目,也迫不到官員進一步。

從港英年代開始,確實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這就是看政府的決心和意志,若果根本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對事件改善,想些解決方案,因此,我們就會看到,官員在「耍」立法會,九七前和九七初期就會婉轉一點,或者進行一些內部的研究再出台。若果政府真的未能即時解決,也會做些研究報告去拖時間。因此,並不一定是可以每事都得到解決。

大約十年前開始,特區政府可能受制於中央政府高度監控下,總覺得有些問題是不能踫,又不能解決,例如,全民退保,醫療問題,房屋問題,或者今天的單程證問題等,永遠都是解釋,而不是著手解決。當然,也不能全部是官員的責任,立法會議員更是把關不力。因為,從香港政治,根本沒有執政黨,但偏偏就有一班親政府,其實背後是受到疑似中央控制的所謂建制派議員,他們是幫政府抬轎,所以,更形成政府有恃無恐,根本完全不用理會反對派。最搞笑就是,明明係反對派,明明反政府,又好像說成是一家人。

就單程證的問題,全香港大多數的時事評論員,網上博客,甚至到一些前政府官員都認為,要將單程證的問題去正視,例如可不可以減少,可不可以和大陸共同批核,又或者作些長期的規劃等,從來政府都只是解釋,不會提到如何解決。今天特區政府的管治明顯失效,沒有作為,看來,真的將2047提前二十年,這樣可能還可以解決問題,又不需要聽太多令人發笑的解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