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浩銘

社會民主連線內務副主席。 網誌

社運

獄中雜感

獄中雜感
廣告

廣告

當此信得見天日時,相信「戴耀廷風波」,由中共指揮發起的鬧劇可以告一段落。我亦想動起筆來慰問我的弟兄,為他打氣。今次港府以及中共鋪天蓋地攻擊戴耀廷的確令人意外,我相信戴教授亦有同感。為甚麼呢?是因為早於去年七月,我與戴教授亦曾在日本三浦市參與一個同樣被中共機關視為與「獨立勢力」有關的論壇。當時我主要講香港社會抗爭和中共打壓(那時尚未有東北案13個月的刑期呢!),而戴耀廷大概是分析中國的民主路向,他借外國學者的理論推測中國未來的幾個轉向,當中包括共產黨自行開放民主選舉,中共倒台後可能出現軍閥割據,各有獨立的局面(像清未民初),繼而他才提出香港未來可能會走的路徑,包括香港民主力量如何跟大陸扣連、香港在中共政權下台,各地區脫離中共統治之際,考慮「獨立」成邦,與其他地區結連成聯邦或邦聯(我理解當然是以華人地區為框架),故勿請同意戴教授的分析與否,首先看不出他是鼓吹某個方向的變動,否則就不會例舉幾個不同方向,而是集中提議一個方向,更重要的是,當戴教授在上年此分析後,忘了是《大公報》或是《文匯報》在其後一日僅全版抹黑戴耀廷「播毒」,港府、港澳辦和中聯辦並無發聲明譴責。如果戴耀廷的言論是這麼重要,為何中共或港府在半年後的另一場論壇才大肆抨擊?究竟是中共後知後覺,還是另有圖謀?

擅長以謊言治國的中共對待異見一直都採用誣諂扣帽子方式,煽動群眾批鬥異見者。文革中彭德懷、劉少奇被指走資反動命喪魂斷;鄧小平、甚至連習近平之父習仲勛並身受其害,中共創始人陳獨秀亦在抗日時期被誣為「漢奸」,因為別說是黨外人士,即連黨內同志也不能倖免,乃至流放,甚至於死,所以今天中共對戴耀廷的手段已算是「好客有禮」。這樣的手段,容我以更貼切的用語來說,叫做「潑屎運動」,只有經過中共及其鷹犬如譚耀宗大力一潑,無容置疑戴教授定必其臭無比,由此,在戴身邊的人自然爭相走避,當我們都嚇怕了,下次中共就再找其他痛恨的人潑屎,直到所有人都叫他一聲「大哥!饒命!」為止。

我慶幸的是,民主派同道迅速團結起來聲援戴耀廷,縱然中共往戴耀廷身上一潑,但經由我們用勇氣和愛擁抱戴耀廷,高舉言論和學術自由的權利,中共可以恫嚇的空間就會縮細。只要我們不怕中共「潑屎戰術」,不怕骯髒不怕臭,緊緊地靠在一起,厲聲指出誣諂之惡毒,邪惡就有所收斂。當然,這種潑屎技倆嚇不到民主派核心支持者,但卻可欺騙那些不知就裏的普通市民,正如拉布一皮樣,他們無須證明民主派正在拉布,他們只需利用他們掌握的大眾媒體天天唸咒般說「泛民拉布,戴耀廷撐港獨」,就能迷惑一般對政治無感,遠離政治的人,將他們納入反對我們的陣營,用以完成獨裁管治和經濟壟斷。為此,我們首先要有勇氣團結在一起公開用誠實對抗謊言,這點我們明顯做到了;我們又可主動邀請謊言散佈者辯論,在辯論中斥責斷章取義,揭示所謂愛國者的虛偽和對「主權在民」的無知,讓他們所謂愛國者自暴其短。林鄭代表特區政府,譚耀宗代表全國人大常委,王志民代表中聯辦,為維護「國家和民族尊嚴」理應應戰!若不敢應戰公開辯論,只是在丟國家民族的臉,傷害全國人民和各民族的感情!如果應戰,望能為我這獄中人留下一席,探討我國我民的發展方向。

自中共十九大後,「紅線」愈收愈緊,為《廿三條》立法的企圖呼之欲出。縱然林鄭曾說目前沒有這樣的社會環境立法,但不要忘記「潑屎戰術」的要點,就是當潑屎的一剎那,要營造一個社會氛圍去實行威權政府的圖謀,當民情接受了謊言引導,為要對付戴耀廷或其他「港獨」(實質並非支持)份子,引入惡法就順理成章,「眾望所歸」。除了拆穿威權政府的圖謀,更要多角度否定代表不公義制度的小圈子政府,不要政策民生上輕言讓步,以令公眾對政府有「做到嘢」的假象。在《預算案》「補飛解圍」派四千或在建屋、大白象工程問題上繼續聲討重富輕貧的失敗政策,半點認同或同情都不給予這個中共威權下的傀儡政府,我們且看這個連最基本民生議題都未處理好的政府是否要挑戰港人的底線,繼續計劃推行毫不受歡迎的惡法,要是如此,我們就要準備好今年七一遊行和六四晚會以人數以聲音還以顏色!

2018年4月8日
赤柱監獄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