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起來歌」之改造高知

「起來歌」之改造高知
廣告

廣告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電影「風雲兒女」配樂「義勇軍進行曲」慷慨激昂,本來不錯,1949年十月,雖定為「代國歌」,中共自己卻一直非常猶疑、「糾結」、反覆,甚至連作詞者田漢在文革中也死於非命,直到千禧年才不再名為「代國歌」,代了半世紀,其中長達十年作廢。

「起來歌」奪得政權前夕,梁啟超長子思成向毛澤東提出保育整個北京,另建新都,不過,紫禁城中南海的千年皇氣,「共和國」領導豈甘心放棄!

目前,中國大陸的「民國熱」,熱了十幾年,諸如小學教科書、男女衣着、「先生」「大師」、諾貝爾獎項等等,在在顯示即使「北洋時期」、北伐、抗日,乃至「國共內戰」,都有很多精彩的人和事,是甚麼造就了非凡的「民國故事」?尤其重要的是一一這些人後來怎樣了?

很簡單,殺鷄儆猴,擒賊先擒王!北京天津地區的兩三千高級知識分子當然不是「賊」,他們有些已貴為中國的頂級甚至世界尖端的大人物,但是,在三年多「自覺」的「思想改造」「批評和自我批評」過程中,患得患失地,戰戰兢兢地,痛哭流涕地喪失做為人的起碼尊嚴。

「中華民族的脊樑」,是大陸常見的幾個字,前後兩者對照,到底是精神分裂呢,還是切膚之痛?

有没有人例外?基本上無一倖免!

大家津津樂道的西南聯大,由北大、清華、南開三所大學的流亡師生在昆明組成,前兩校的蔣夢麟、梅貽琦去了臺灣,留在大陸的張伯苓校長得舊生周恩來保護,少受了折磨。此外,四十年代以小說「北極風情畫」「塔裏的女人」聞名的作家「無名氏」(原名卜幼夫),據說因照顧老母而隱藏身份,避過無數「運動」的劫難。

1989年4月15 胡耀邦鬱逝紀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