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賈紀者:上海清道工——只是想討個說法

賈紀者:上海清道工——只是想討個說法
廣告

廣告

上個月底,中國上海市長寧區清道工的權益問題引發關注,本文作者走訪了當地十多位清道工,作了以下田野紀錄:

2018年4月3日,52歲的李建國正在打掃他用腳步丈量出的「單程1475步」的街道,這是上海市長寧區環衛工人復工的第三天。

這一天對40歲的王愛君來說,是她到上海高潔環境衛生服務有限公司(下簡稱「高潔」)工作的第四個月。王愛君也是一個清道工,工作時她並沒有戴手套,雙手脫皮得厲害。清道工是指專門負責道路清掃工作的環衛工人。

高潔也是李建國所屬的公司,或者說理應所屬。

高潔是上海市長寧區綠化和市容管理局(下簡稱「區市容局」)下屬的三大保潔公司之一,其他兩家是東聯公司和西聯公司,這三家公司負責長寧區大部分區域的垃圾清潔工作。其中東聯公司主要服務區域包括華陽、江蘇、新華三個街道;高潔公司主要服務區域包括虹橋、天山、仙霞、周橋四個街道;西聯公司主要服務區域包括程橋、北新涇街道及新涇鎮。

合同上的甲方,原來是一家未聽說過的公司

坐在木板床上,李建國戴上老花鏡,看公司給他的勞動合同。

在高潔工作了十年的李建國,現在能找出來的合同也只有兩份,其中一份最新簽訂的合同,還是4月4日公司「迫於壓力」發下來的,落款時間是2018年1月1日。對比2015年簽訂的合同,2018年1月份的合同上關於福利待遇的說明增加了:「甲方可以根據企業的經濟效益或者乙方崗位變動增、減乙方工資」。

更納悶的是,李建國不知道合同甲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了「上海新展人力資源管理有限公司」——但那份2015年簽訂的合同上,甲方就已經是這家他從未聽說過的公司,而他並沒有注意過這點。其他與李建國一樣,一直以高潔員工身份工作的環衛工,如果不是有了3月的抗議,他們都不會注意到自己換了新雇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十六條,勞動合同文本由用人單位工作和勞動者各執一份。但筆者走訪的東聯、西聯、高潔環衛公司的十幾位環衛工都表示沒有拿到兩個月前簽的合同。

至於合同上的新甲方「上海新展人力資源管理有限公司」,根據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資料,該公司自2004年成立,經營範圍包括服務外包和勞務派遣,持有勞務派遣經營許可證。在公開資料中,也未見該公司與市容局有合作。

悄然在變的還有福利待遇。

「我們以前的老總叫王加彪,給我們的福利待遇都很好,節假日有補貼,每年年終獎有1000塊,旅遊費400塊,年夜飯100塊。」李建國想起從前,不禁感慨道。從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資料看,王加彪過去是高潔公司的法人代表,在2017年5月後不再擔任該公司法人。

同樣在高潔幹了10年的許娟說,這一切的變化都是新老總的「一把火給燒了」。

據瞭解,高潔環衛工的年終獎在2016年時是500塊,到2017年時,年終獎就從500塊變成「三桶泡面和三個茶葉蛋」了,旅遊費、年夜飯錢也一併取消,更別提中秋節的月餅、端午節的粽子了。這一變化得到了高潔環衛工的確認。

比福利「縮水」更令清道工憤怒的,是日常的工作罰款,他們認為這些罰款沒有按照「上面」的指令執行,而且額度很不合理。清道工的工資構成部分包括有基本工資、加班費、各類補貼、績效獎金等,此外,工資條上還有「扣款」一欄。

許娟住在郊區,每天早上三點多鐘起床,開一個半小時的電瓶車,才能趕在5點前到達清道監獄,集合拍照打卡上班。

清掃街道時,許娟最害怕的是「被組長拍照」。

有一次,路人在許娟剛清理完垃圾桶時隨手扔了一個礦泉水瓶,恰巧就被來「監工」的組長拍到了「沒打掃乾淨」的照片,被罰款200元。還有一次,許娟負責清掃街道上的便利店老闆說要送幾瓶醬油給她,就在她停下垃圾車,去便利店拿醬油的功夫,又被拍到「怠工」的照片,被罰款200元。每月薪水約4060元的許娟曾有一個月就被罰款800元的經歷,「工資都不夠他們扣的」。

李建國晚上睡覺常從被拍照罰款的夢裏驚醒。他說上面規定如果發現員工「偷懶」,第一次口頭警告,第二次書面警告,第三次才罰款,現實是前兩次的流程都省略了。

這種情況,在其他環衛公司裏也同樣存在,陳勇在西聯公司工作了四年,對罰款制度可謂深惡痛絕。「如果我犯法了或者做錯事了,罰我的錢,我就認了!如果每個月罰個50、100的,你少量的罰,也沒事。一個月罰我500,我一個月才掙多少錢!」陳勇憤憤道。

陳勇說,如果被罰不服,去跟領導理論的話,還會有被停工3-7天的風險,若被迫停工的話,每天還要扣除170塊。但這裏面也有「潛規則」,例如不時地給領導送點香煙或酒,能降低被罰款的概率,還能有「加班的機會」,而陳勇把自己常被罰款的原因歸結為沒有送禮。

「加班的機會」被清道工看成是增加收入的一項途徑,有了加班就有了加班費。有的清道工會通過兼職來增加收入,例如周雲在下午5點會去送外賣,算上他在白天清掃街道的時間,兩份工作時長13個小時,每天睡4、5個小時。「有時困得不行,騎著電瓶車都能睡著」,上周他因為太困,不小心栽倒在綠化帶裏了,他說自己是在「拿命換錢」。

每天開出的「罰單」會貼在清道監獄的小黑板上,以此通知被罰者。清道工告訴筆者,約有一半以上的清道工不識字,特別是一些上了年紀的老工人,對他們來說,要看明白這些「罰單」都要靠工友告知。

據筆者瞭解,並沒有公開的關於罰款原則的明文規定。

停工六天:只為討個說法

3月7日的這一天,監獄的小黑板上除了「罰單」,還多了一張「調整清道作業時間的通知」。通知上寫著調整後的工作安排:「早班作業時間為05:30至12:30,其中含早飯時間半小時;中班作業時間為12:30至21:00,其中含晚飯一小時,含加班一小時」,「按照早、晚班津貼發放相關規定,清道所有人員晚于05:00上班,早於22:00下班,因此不享受早、晚班津貼」。這一調整會在2018年3月26日生效。

調整清道作業時間的通知,圖片由清道工提供

刺激到清道工的是新安排下,將不再有早晚班津貼。筆者瞭解到,在調整之前,早班工作時間是早上5點到中午12点30分。調整之後,早班時間短了,中班沒有變化,但不止是早晚津貼少了,由於早班工時縮短,工時工資也少了。清道工自己計算,這樣下來一個月工資就少了560元——早晚班津貼260元,工時工資300元。

剛到高潔沒多久的周雲,一聽這消息,氣得跳腳。18歲就開始打工的他,在他23年的打工生涯裏第一次碰到公司降工資的情況,他很是不解,「工資不漲就算了,何來降工資的道理」。

高潔的清道工猜測,公司領導是在效仿已「降工資」三個月的西聯。但「降工資」在高潔沒那麼容易推行,在高潔工作的清道工,要麼是親友關係,要麼是夫妻檔,消息流通很快,李建國笑著形容他們像丐幫一樣,是個緊密的網路。他們計畫要停工,到區政府討個說法。

3月26日,也就是清道作業時間調整實施的當天,兩個班組的清道工一早集合到了區政府門前,希望能得到一個「說法」。一開始,清道工和保安有發生肢體碰撞,在清道工拍攝的視頻中,有清道工因此受傷。

當天直到11點多,高潔公司派來了一位女領導,但並沒有清道工達成談判,這一天下來並沒有成果,清道工也沒有等到他們想見的政府領導。
有清道工回憶,在第二天,公司經理來勸清道工復工,並表示津貼沒了,但其實他們的工資並不低。這話反而起了反效果,清道工聽了心裏更不舒服了。

到了第三天,另外兩家公司西聯、東聯的清道工也有加入到停工中。在區市容局領導下班的時候,清道工圍住局裏駛出的汽車問道:「為什麼要扣工資?」,但除了喇叭聲和保安的制止,他們沒有得到其他回應。

三天下來,清道工並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對話和說法。與此同時,街道上積累的垃圾已經引起了市民的反感。筆者後來瞭解到,公司的領導們為了解決此問題,只得讓開清潔車的人兼清道工作,給他們漲了800塊工資。

第四天的下午,清道工臨時選出的五個代表終於得以進入區政府的信訪辦。而在代表進入區政府之前,還出現了幾番波折。西聯的清道工在長寧路到中山公園的路上被穿黑色制服的人攔住,期間也有人被推倒,西聯的清道工在距離中山公園三百米的道路兩側僵持了三個小時。

直到第五天,區市容局表示安排十個清道工代表與高潔公司老總君總、公司財務、工會主席會面。

根據參與會面的一位元代表回憶,公司方面在強調公司效益不好。另一個代表則覺得,這樣的會談根本沒成效,聽到一半就索性走掉了,並評價道:「都是領導在那講大道理,哪里有我們說話的份。」

會面的次日,有清道工依然在停工,而網路上開始流出相關資訊,並引起不少討論。這六天裏,還發生了一段插曲,清道工曾去到虹橋路上的廣播大廈附近,想找媒體幫忙。因為進不了大廈,王愛君開始打電視臺電話、報社熱線,但都無人接聽。而截至目前,上海媒體中只有「好奇心日報」發了一篇與此相關的報導。

復工之後:以後工資怎麼算,還未有定數

4月1日愚人節這天,清道工已經陸續復工。

李建國沒有上班,他住在長寧區西郊,虹橋機場的北部,這裏屬於上海的外環,是外來務工人員的聚集地。曾經有接近200名清道工住在這裏,但因為拆遷,已經搬得零零落落。

李建國的房子還能勉強再住上一年,房子前面已被推土機夷為平地。十平米不到的出租屋裏擺著一張小床,以及寬不過20釐米的桌子,過道裏勉強能坐下兩個人。鍋碗瓢盆、油鹽醬醋混雜著剪刀、檯曆、燈泡、水壺雜亂地擺放。牆頂的小隔板上堆放著實在放不下的棉被和衣物。

自2015年至今,這地方的房租從每個月204元漲到了905元。三年前,李建國妻子辭去了清道工作,回河南老家帶孫子,他則開始了在上海獨居打工的日子。

復工後的長寧區各街道看似一切如常。而靠近區市容局的仙霞路清道監獄對面,停靠著一輛警車。路口不時有騎著電動車,身穿藍色制服的人巡迴監視,他們告訴筆者,自己是高潔公司的人。這時候如果有路人和清道工說話比較多,這些穿制服的人就會走過來。

4月2日,區市容局首次公開回應此事,在其發出的公告中表示,區政府高度重視此事,並表示「要求區綠化市容局切實維護環衛職工的合法權益。區綠化市容局已督促高潔公司等企業,加強與環衛工人的溝通和協商,切實保障工人收入的合理增長機制」。

資料顯示,本次受影響的清道工「早晚津貼」,其實是2013年上海市綠化市容行業工會和上海市市容環境衛生行業協會就相關環衛工勞動保障內容的集體協商成果,並簽訂了《上海市環衛行業第三次工資集體協商協議》。該協議中明確規定了「從2013年起,實施上海市環衛行業早晚班津貼制度,環衛職工早晨5点前(含5點)上班或22点(含22點)後下班的,依據勞動者的實際工作天數,按每人每天6元標準發放」。(注:高潔公司的清道工的早晚班津貼後有調整,故高於此標準)

4月3日傍晚,高潔、東聯、西聯三家清潔環衛公司的員工都接到開會通知。根據參會的清道工回憶,會上班長宣讀了「上級通知」,称4月15日,三個公司環衛工人的工資、津貼、補貼、加班費按原核定標準發放,關於4月15日之後的工資,將由專門成立的工作組進行評估。

通知那天,李建國湊到班長邊上,拿起相機準備拍照,就被班長制止了。他說自己清楚地看到,這份列印在白紙上的「公示」上面沒有任何公章。

也有人對此結果表現出樂觀。一個東聯的清道工笑著出:「我們3號晚上開會,組長說了,工資不扣了。」西聯的陳勇也笑著表示,他和工友們在4月4號中午收到了之前三個月扣除的1200塊。

事情似乎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但合同上甲方轉換的問題並沒有被提出來,也得不到答案,也有人仍在為「降工資」擔憂。

一個中年清道工蹲在路邊,看了看周圍,神色緊張,湊過來說:「我看,這工資還得降,你們以後再來看看」。

2018年4月12日
文中的人名均為化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