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廿九年,廿九公里的六四長跑

廿九年,廿九公里的六四長跑
廣告

廣告

維園幾乎年年去,但六四長跑倒是第一次。近大半年自己開始了跑步,所以多左興趣去了解他們的紀念六四和跑步會是如何串聯起來的。去到發現原來這個idea該是出自一些支聯會的義工成員,話說10多年前,一些平日也有跑步的成員義工,在06年提出這一六四長跑的紀念活動。跟著這些叔叔嬸嬸步伐去跑,感覺很特別,走到個別的地點如馬場,領跑的叔叔就腼腆地略為說說89年或這些年來他們做過的事情和行動。話說,昨天他們由早上6點多開始跑,今年是29週年紀念,所以決定跑29公里。

我這些由時代廣場半途加入的新手,跟著他們在港島大街上走下走,途人以為一班不知是甚麽但看來很有勁的白衫跑隊,而當聽見口號、望清旗幟就發現「原來係64」。也是時代廣場加入的蔡耀昌全程舉著旗幟也尾隨領跑叔叔,李卓人則跑得有些辛苦。昨天下大雨,從時代廣場出發也12多公里,中間停頓下講下補給下,全程要2小時多。在我城以跑的方式傳遞政治的信念,之前好像很少聽說過。記得在舊報紙就見過89年(抑或90年?)的學界也有以類似跑的方式來紀念,之後就不知道。

昨天跑的時候有份莫名的感動,在想正在跑的那些平凡的叔叔嬸嬸,他們當年想必受到北京學生感動,然後帶著這份記憶走過漫長的29年。我猜想他們並不是激進的人,也不大感興趣深究怎樣創做新奇好玩的紀念方法,但月曆每年翻到4月的這個時份,他們就是以自己的方式走出客廳、跑入城市、提醒公眾,縱使我們暫且做不了甚麼大事,但有些事不可忘卻。

包括我在內相信不少人覺得29公里很嚇人,明年他們說要跑30公里。我自己則在掙扎如果下年仍要跑,是否不好在時代廣場才加入。30公里很長嗎?何不試試跟著這些㩗帶著這段記憶行將30載的叔叔嬸嬸跑一轉30公里?大家都知道,長跑的魅力和困難總是在中後段,而每一雙不住前後交換的腿總是潛伏著放棄的誘惑。眼看著我們原來所相信的事情及價值,那失去的公義,在彼地此城皆没有辦法短期内實現與挽回,還有甚麼比起長跑更能說明那些容或樸素但卻堅定的身影和情志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