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從解密「六四」到解碼「改革開放」

從解密「六四」到解碼「改革開放」
廣告

廣告

文:青(支聯會義工)

香港民主派在立法會補選受到歷史性的挫敗,同一天,全國人大通過修憲大開歷史倒車。帝制回魂,民主退潮,中國將往何處去?不但港人憂心,也令全世界疑慮。

四十年前的一九七八年,中共第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批判「兩個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維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確定解放思想的指導方針,將工作重點由思想階級鬥爭轉移到經濟建設,標誌着改革開放的開始。改革開放一項最重要成果是一九八二年修憲,鄧小平看到毛澤東終身在位的危害,刪除了《憲法》條文內有關「中共執政」的論述,重設國家主席一職並規定其「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然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卻通過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並將「中共領導」重新寫入《憲法》條文。

在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之際,中共以推翻改革開放的重要成果來作「紀念」,歷史彷彿跟人民開了個大玩笑。檢視這四十年來的歷史,不能不提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殺。《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一九七八年以來的改革其實不是連續過程,而是以「六四」為分界線,前後是兩回事。

「六四」前(一九七八至一九八九年)是改革開放頭十年,也是思想解放的十年。中共鑑於「文革」的慘痛敎訓,在推動經濟、政治現代化方面作出多項嘗試,胡耀邦、趙紫陽等改革派上台,政治氣氛趨鬆動,中共「十三大」報告更提出「黨政分開」改革方案。

當然,這時期的政治改革只是一小步,權力架構並沒有根本改變,鄧小平繼續垂簾聽政。事實上,政治改革滯後於經濟改革也開始引發矛盾,特權階層利用關係倒賣物資(即「官倒」),貪污嚴峻,物價飛漲。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胡耀邦猝逝,學生由悼念胡耀邦進而提出反貪腐、反官倒,再進一步要求政治改革。評論員劉曉竹認為,「六四」提出的政治議題符合改革開放的內在邏輯,「改革開放不是吃飽肚子就完事了,吃飽肚子只是開始。『六四』是改革開放的政治意識的覺醒。」

面對民間強大改革呼聲,中共當權者沒有順應歷史潮流,反而選擇了武力鎮壓,政治改革的勢頭戛然而止。「六四」後西方國家制裁,中國經濟發展遭受重挫,鄧小平被逼於一九九二年發表南巡講話,提出「發展才是硬道理」,放言「誰不改革誰下台」。然而這已是變了質的改革開放,以經濟掛帥,政治發展嚴重滯後,導致社會矛盾激化,貧富懸殊加劇。

憲政學者張博樹指出,八九民運一個很重要的口號是反腐敗,而要遏制腐敗就必須推動政治改革。習近平的反貪腐似乎是順應社會要求,也做出一些成績,但仍舊是運動式、選擇性的,不是制度性反腐。習在打壓民主改革的意義上,和當年鄧小平鎮壓民運一脈相承;兩者都是為了壟斷公權力、維持黨的領導,這種對權力的壟斷是造成今天中國所有問題的最根本原因。

時至今日,中國政治再走「文革」回頭路。如果說,在「六四」屠殺後,改革開放即使未「死」也已變了質,那麼中共這次修憲會否進一步促使改革開放的「死亡」?要了解改革開放的歷程和走向,「六四」無疑是個重要切入點。支聯會今年繼續與社區文化發展中心合辦「六四紀念館」專題展,以數據、圖表形式解說改革開放,也會介紹各國的「六四」解密檔案,令參觀者對「六四」屠殺有進一步認識,由解密「六四」進而解碼國情。

「六四紀念館」專題展
主題:「六四」解碼──改革開放四十年與「六四」
展期:2018年4月20日(星期五)至6 月10日(星期日)
地點:社區文化發展中心 L208 D室(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L208 D室)
查詢:25496489

詳情
恒生捐款戶口:368-286498-001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