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彈散聘用講師 危害高等教育

彈散聘用講師 危害高等教育
廣告

廣告

理工應用社會科學系裁員事件 四月二十四日公開論壇觀後感

理工大學對待資深社工實習導師,細節被揭露,原來冷酷無情,做法可恥。原來不獲續約的八、九位導師,任教的年資長達18至23年,十三年前經已被同一間大學減薪一半,長期服務金當年又已被強積金對沖了一次。他們當時被降級、減薪、減名義工時後繼續任教,只因為對工作的喜愛和熱情,希望能繼續教出富有特色的理大社工。想不到十三年後,又再成為被開刀的對象。

有與會者指出,事情的遠因,是教資會的撥款政策,誘使資助院校通通「著重排名、輕視教學」,而大學高層在缺乏透明度的決策模式下,進一步把資源側重投放於期望能吸引更多經費的研究中心和名牌「國際級」教授,卻壓縮用在前線教學員工上的開支。財政盈餘達數億元的理工大學,卻連總值區區只有每年百多萬元的實習導師薪酬都要節省,只為把這批資深員工轉成更便宜更零散的人手(甚至會解僱後再聘請同一批人士 ── 薪酬大減之後)。高層人士繼續厚職高薪,前線老師和學生通通成為受害者,難怪有憤怒會眾指這些高層是無良僱主、衣冠禽獸。

筆者也有在台下發言。我指出(下文把講詞略加修飾),除了資助院校多次發生不合理解僱事件外,其實在理論上無須太受教資會壓力的自資院校,都有類似的情況。一個原因是近年自資院校都同樣以削減成本為藉口,引入更多僱傭關係彈散化的措施(Casualization) ,例如除了所謂「兼職」講師(實際上是時薪工、臨時工)和「全職」講師(實際上是合約工)的區分外,把全職講師的合約期愈縮愈短。例如有同事任教了十多年,是同學公認的好老師,更曾取得學院的教學獎,去年改以極短期的一年合約受僱,本學期完結後若不獲更新合約就要黯然離開。這樣的彈散僱用安排,對高層管理人員來說好像毒品一樣會上癮,愈用愈多,解僱員工完全不像以往般需要提供合理理由和補償,掩蓋了背後決策過程的封閉甚至資源分配的不公。

雖然上述種種僱傭關係彈散化是全球現象,外國大學亦不乏例子,但先進地區亦有透過法律等方法嘗試規管企業,講求靈活彈性之餘亦要顧及社會責任。例如歐盟有指令防止固定期限合約(Fixed-term contract)遭濫用,許多國家也有落實立法。又例如筆者畢業的英國雪菲爾大學,也規定學系使用這類僱用合約前,必須證明確有短期需要這樣做,合約員工不應有差別待遇,連續合約的總使用時間一般來說也不得多於四年,然後需轉為長工等。以上目的是防止本應為長期需要的職位,被人連續以短期合約取代,造成對員工的傷害。

反觀香港,對前線大專老師的職業保障闕如(當然對一般打工仔女也同樣如此),結果愈來愈多講師以可恥的僱傭方式受僱,士氣、師生關係甚至教學質素深受影響。大學不著重教育,這是納稅人想見到的嗎?這是學生想見到的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