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2018年新聞自由指數出爐:亞太民主體制飽受中國媒體控制模式威脅

2018年新聞自由指數出爐:亞太民主體制飽受中國媒體控制模式威脅
廣告

廣告

亞太民主體制飽受中國媒體控制模式威脅

亞洲各國正相繼模仿對新聞與資訊施行政府控制的中國模式,在越南和柬埔寨特別明顯。東北亞的民主政體設法建立自己的模式,而在阿富汗、印度、巴基斯坦和菲律賓,對記者的暴力行為越來越令人擔憂。

亞太區域有全球戕害資訊自由最嚴重的北韓,繼續包辦新聞自由指數最後一名,儘管該國智慧型手機的使用近來日漸普及,卻不幸伴隨政府對通訊及國家內聯網的嚴密控管。北韓的朝鮮中央通訊社(KCNA)是該國唯一核准的新聞來源,僅是閱讀、觀看、或收聽外媒報導,即可能招致送集中營的命運。

中國:審查與監控加劇

中國的新聞自由指數維持在第176名,在習近平的領導下,步步走向當代極權主義。習主席第一任的任期間,由於大量採用新科技,審查和監控達到達前所未見的嚴密程度。外籍記者感到工作環境每況愈下,而一般人亦可能只因為在社群或私人通訊群組中分享的內容 ,被判入獄。

在中國目前有超過50名記者、公民記者和部落客遭到拘留,其中多人受到不當處置或缺乏醫療照顧,生命安危受到威脅。罹患癌症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和異議作者楊同彥 ,在拘留期間缺乏妥適治療,皆於去年離世。劉曉波也曾獲得無國界記者組織的新聞自由 獎。

在國際間,中國政府試圖藉由輸出壓迫媒體的手段、資訊審查制度及網路監控工具,建立 「新的世界媒體秩序」,毫不遮掩地其粉碎所有公民抵抗的企圖,而不幸的是,其他亞洲國家起而效尤。

籠罩在中國模式之下

越南的排名僅高於中國一名,在今年的新聞自由指數中排名第175。該國體制下的媒體完 全受到政府控制,仍有公民記者勇敢捍衛新聞與資訊自由,即招來政府無情回應。以往部 落客談論禁忌議題可能被判兩年徒刑,現在談論貪污或環境災害等議題的部落客,可能被 判15年徒刑。

柬埔寨是另一步入中國後塵的國家,新聞自由指數下降了10名,今年排名第142名,為亞 太地區退步最多的國家之一。2017年,首相洪森的政權猛烈攻擊新聞自由,關閉30多家獨立媒體,並肆意監禁多名記者。

洪森對媒體的控管,例如箝制獨立發聲、對大眾媒體增加管制、以及對社群媒體的嚴密監控,再再反映中國的身影,特別是中國已對柬埔寨的親政府媒體,砸入數百萬歐元的投資。而其他國家如泰國、馬來西亞以及新加坡的新聞媒體也都籠罩在中國模式之下,名次 分別為第140名、第145名、及第151名。

仇恨言論

緬甸是亞太地區另一退步顯著的國家,倒退了六名,現排名第137名。由翁山蘇姬所領導的政府,失信於民,盡不到在民主運作得當的地方,領導人捍衛媒體角色的義務。

侵害資訊自由最嚴重的事件,發生於2017年8月羅興亞難民危機開始之際,國際社會得知 緬甸發生了聯合國稱之為種族「滅絕」與「清洗」的事件,但是在緬甸國內的軍方阻擋之下,適切報導這場悲劇仍是不可能之事,兩名試著調查此事的路透社記者目前仍在獄中。

緬甸報導羅興亞危機反而彰顯於社群媒體,特別是臉書上的仇恨言論,任何不服膺主流的 反穆斯林論述的記者,都很可能遭到佛教極端分子的語言暴力騷擾,大大助長媒體的自我審查。

領導者敵視新聞自由

亞洲大陸上另一大國——印度,亦有仇恨言論的問題,該國最新指數排名退步了兩名,到第138名。2014年總理莫迪上任後,記者持續受到印度基本教派份子嚴厲粗暴的對待。 任何觸怒執政黨的調查報導,或是對印度教徒主義的批評,都是引燃網路謾罵或侮蔑的火種,咒罵寫報導的記者或作者死亡,而多數的謾罵來自總理的網軍。

這種肆無忌憚的言語暴力助長自視強人的領導者,不容許記者減弱他甚至已達到極權的威權領導。

去年在印度,此等言語暴力不幸引發了肢體暴力,2017年9月,新聞編輯藍克希(​Gauri Lankesh)​在自家住處外遭槍殺;她因批評印度至上主義、種姓制度及對社會對婦女的歧 視,淪為仇恨言論及死亡威脅的目標。

印度的排名很低主要歸咎於對記者的肢體暴力,至少有三位記者因為從事新聞工作遭到殺害,有更多記者遭謀殺的情況不明,這種情形常發生在偏遠地區,而在這些地區工作的記者待遇低廉。有新聞黑洞之稱的克什米爾山谷,是造成印度排名吊車尾的因素之一;不過,印度長久以來充滿活力的新聞界,日後依舊可能提升該國的新聞自由指數排名。

下滑六名,今年排第133名的菲律賓,因總統杜特蒂意圖展現自身的權威,一向活躍的新 聞界也開始告急,杜特蒂毫不拖延地發出警告,表示將不會放過「婊子養的記者」。

太多曾經發表過任何批評杜特蒂「掃毒戰」的媒體,都遭受菲律賓政府的騷擾,再次彰顯 言語暴力和肢體暴力之間的緊密連結。2017年4名記者因為工作遭到謀殺,讓菲律賓成為 對記者來說,最致命的亞洲國家之一。

肢體暴力

巴基斯坦排名第139名,無法爬升的原因歸咎於記者遭受高度暴力。記者同時受到來自伊 斯蘭基本教義份子和強權情報局的威脅,活在死亡威脅、綁架和虐待的陰影下。

鄰近巴國的阿富汗排名第118名,暴力情形則更令人擔憂。儘管2017年有18名記者與媒體 工作者遇害,今年的名次提高了兩名,主因在於創設了記者和媒體安全協調委員會,法律環境的改善。這些委員去年處理了約一百起案件,部分案件中資深公務員和軍官遭到制裁。

同樣地,斯里蘭卡在對抗媒體記者受到攻擊或者暴行未得到懲處所展現的努力,讓新聞自 由指數爬升了十名,來到第131名。

民主體制發出抵抗

儘管蒙古的媒體環境全面改善,總統選舉期間,媒體遭受的壓力讓該國指數略為下降,退步兩名到第71名。 日本的名次上升了五名,現為第67名,反映了安倍晉三領導的政府, 對媒體的壓力相對緩解,儘管記者仍受傳統和商業利益的限制。

第70名的香港和第42名的臺灣分別都提升三個名次,各自抵抗著中國與日俱增的影響。

今年南韓的新聞自由指數排名成長幅度超越亞太區所有國家,上升了20名,現為第43 名。經過了暗黑十年之後,新任總統文在寅帶來新氣象,化解記者與公共廣播電視公司管理層之間的衝突,儘管仍存在結構性問題待解決,像改善誹謗入罪的情況,以及撤銷持續威脅記者的國家安全法。

靠近指數的頂端,澳大利亞的排名沒有異動,維持在第19名,該國媒體所有權仍然高度集中,如果法律保障的情況有所進展,便有機會讓名次提升。

就像紐西蘭,該國今年排名第八,爬升五個名次。國家當局阻止兩大媒體的合併,從而提出了新的保障,維護媒體多元及獨立性。同時,保護線報提供者的法律將提升該國的調查性報導,是值得學習的榜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