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特區教育變成什麼?改成怎樣?

特區教育變成什麼?改成怎樣?
廣告

廣告

大家如果不善忘,當還記得當年政府推動教育改,要加入通識科的時候說過些什麼。當年致力推動教改的特首董建華說,要減少學科,要「減低學生的壓力」。那一位被稱為「教育沙皇」,也作為特首教育政策顧問的梁錦松,又說要「拆牆鬆綁」,要「打破科目間的屏障」,要學生「融會貫通」,要令到學生「樂善勇敢」。

當時,包括我自己在內的不少人,對政府要新增的所謂「通識教育科」要點搞,真的感到摸不着頭腦。在中文大學讀書的時候,中大也是高舉「通識教育」這一面旗幟。作為過來人,我們都明白,中文大學那個時候搞的通識教育,不是一個學科,而是一套課程安排的意念。當時根本就沒有一門叫做「通識教育」的學科。

所以對於政府建議新搞一個有形的「通識教育科」,而且還是必修,還要是核心科目,感到很有保留。而且,增加這個學科的代價,就是要取消部份課程,包括「中國歷史科」。很多人都感到十分不以為然,我自己也確信,初中學生應該修讀歷史,高中學生也應該有選修中國歷史的機會。

有一位前輩這樣說:

「記得老董和攞飯推通識之時,學生不必修歷史,有人舉腳贊成,話從此不用死記歷料。誰不知是暗藏奸計,中共自知出身奪政不光彩,自篇自製竄改始終不隱妥,不如你地唔好睇過去,睇現在喇。」

我沒有辦法確定這個是不是要以通識科取代歷史科的最主要原因。但無可否認,當時有很多人確是有這種懷疑。

當年,他們那一些特區新貴是如何看待「歷史」這一科呢?

我還記得當年那一位教育沙皇阿松公開講過:依家差唔多家家都有電腦,又有互聯網,咁方便,還有需要讀歷史嗎?那些歷史,一㩒機就出晒嚟啦(大意就是如此)。

那一班人,口中經常掛着一句話,叫大家多些認識中國的歷史,但就是以這種態度來看待歷史!真是極盡諷刺也十分可笑,只證明他們根本不知甚麼是歷史,更不會明白讀歷史的意義何在。

當年要取消歷史科的時候,政府又怎樣說?到了今天,政府又會怎樣說?今天不是又要走回頭路,要初中重設中國歷史作必修課嗎?今天不是說要再一次檢討通識科,甚至說要把它從核心科目中的剔走嗎?

當年大力推動通識科,取消中史科的那些人,包括董建華、羅范焦芬、李國章、梁錦松等人又 會怎樣說,是不是需要拿他們問責。

上面提到那位前輩如此理解:

「呢班狗黨對於回歸錯寄信心,以為推通識,講現在,學生便會對回歸後的狗黨施政感恩載德,誰知搬了石頭㧜自己腳!其實天下公義真理,任憑你狗黨如何擺弄也是常存的!」

事實確實如此,早就有些建制派的嘍囉及議員露出了狐狸的尾巴,致力要求取消通識科。如果新聞報道的資料準確,北京真的判定通識科為青年人漸趨激進的元兇,政府推翻自己幾個月前的說法,在通識教育科課程檢討之後,怱怱又再來一個新的課程檢討,意圖推倒或降低通識科的重要性,也一點都不令人意外。

無論我如何看待把「通識教育」變成一個具體學科有什麼概念上矛盾之處,必須承認這門學科從無到有,前後經歷了十多年。由當初沒有老師,沒有教材,到今天已經成為一個有其獨特的課程。這個課程當然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改善和提升,但教育改革不能如此草率,因為每一個改變,都可能影響一代人。香港確實有需要加強STEM 的教育;新高中課程令更多學生不重視理科這個問題,也必須作出改善;我也十分贊成重推中國歷史科;課時問題也必須作出處理。

但特區政府近期這一連串動作究竟反映了什麼問題?重設中國歷史科之外,又要增加「國民教育」科,又說要增加十多個小時的「基本法」教育,遲一點又要說什麼「國歌教育」。但又說要取消或降低通識科的比重。當年不是說要「減低學生壓力、要拆牆鬆綁、要打破科目間的屏障、要融滙貫通、要樂善勇敢嗎」?這些今天都不再重要了?這樣的把不同的所謂「重要性」及考慮顛倒從來,洗牌再玩,究竟要幾多年來一次?教育是不是可以如此草率地經常洗牌再玩?

有另一位朋友這樣說:

「今天通識科太多政治,不利倒行逆施的京港當權派,改!明天世界歷史科太多政治、太以洋人角度看事物,改!後天中國歷史太多政治、太不以馬列毛鄧習思想看事物,改!」

他的結論是:

「當權者只想要政治正確及盲從者,何來開啟民智的教育!」

如果這真的是政府這一連串行為的原因,那就真可說是香港社會的不幸,是香港學子的不行,是香港教育的不幸,也是香港未來一代的不幸。

搞了這麼多動作,引起爭議,真的只是有人無風起浪嗎?究竟是誰在無風起浪?是不是大家對政府的意圖都不作反應,就會無風無浪?

今日,政府可以打倒昨天之我,要「撥亂反正」,改變通識科,甚至可以取消通識科。但同樣問題,十年之後肯定一樣會出現於「中國歷史科」,「國民教育科」,及其他相關科目!除非政府可以全面採用國內那一套教材。這個容易,偷龍轉鳳,狸貓換太子有可難!

但就算用了國內教材都不會足夠,還可能要令所有老師都用上國內那個歷史角度。要這樣做難道大得多,但也不是沒有可能。逐步用來自國內的小粉紅老師來取代香港的老師,也許政府還是有辦法的。

就算讓政府做到,就算連香港的老師也為了搵食保飯碗埋沒良心,在課堂上高度讚揚共產黨偉大,政治永遠正確,唔怕核凸向學生宣揚「中國共產黨是無私的政治集團」,但是不是可以統一傳媒,禁絕Facebook?家長又會如何反應?

其實這最後那個問題都不用多講,看看那一些今天要靠黐埋共產黨及當權政府處搵着數的那一羣人便可知一二。大家以為他們真係會跟足共產黨的政治正確標準來教仔嗎?曾經說過香港的教育制度算得上是全世界最佳的羅太,她的公子們還不是飄洋過海升學!我們那位近期差不多天天要向共產黨表忠的教育局長,還不是把子女全送往國際學校!

教育真的很重要,也不能排除教育有著「意識形態工具」這個作用。但如果政府真的只如上面提到那位朋友所說,只想「要政治正確及盲從者」,而「不是要開啟民智的教育」,在香港究竟有沒有可能?我真的不夠肯定,但可能索性廢除教育會省功夫得多。反正這樣的教育,已經不能當作是教育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