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梁耀忠裁減街工勞工組 成員籲收回決定和承認責任

梁耀忠裁減街工勞工組  成員籲收回決定和承認責任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街工勞工組三名職員譚亮英(阿英)、王曉君(阿花)和黎治甫(Billy)遭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解僱,梁稱將在5月31日後對三人停止支薪。勞工組昨晚舉行「撈亂骨頭」系列對談會,主題為甘苦與共,討論這場「勞資糾紛」;王曉君呼籲梁耀忠應該承認責任:「收返個決定,講聲對唔住。」

在今年三月,街工內部傳出消息將要解僱三人。梁耀忠在四月尾時指,議員辦事處的財政赤字每月高達六萬元,若然沒有額外捐款支持,勞工組三人將停止支薪。在勞工組中,王曉君的負責跟進工人復職權及處理不公平解僱,她笑言今次是報應:「勞工團體遇到問題時,應該承認責任,去捍衛勞工權益,工人真係唔係話炒就炒。」她指出,街工日常會到拖欠薪金的公司門口抗議,甚至包圍僱主作追討:「今次無諗過按平時做法去搞,對街工有太深厚感情,自己亦未必想。」

IMG_2194

阿花指今次終於到自己成為主角,她邊說邊苦笑。她同意梁耀忠的確為街工付出不少,很辛苦地搵錢;但事實是所有職員都在撐起街工。甚至低薪地工作,為街工慳錢:「其實大家都有份,所以喺在籌錢及裁員的決定時,大家都應該有份。」

對於有消息指,梁耀忠收回勞工組資源,是要用作聘請人手籌備選舉。王曉君表示從不同渠道都有所聽聞,又重申三人曾約見街工執委和梁耀忠,已用盡會內所有機制,「唔係想搞大問題」:「我哋從來沒有拒絕溝通,梁耀忠一直沒有修正說法。」

街工其後在4月30日召開會員大會,梁耀忠在會上再次強調因為財赤,如果沒有額外捐款,三人便無法出糧。有會員提出質詢,要求說明裁減勞工組的理由和決策過程,又希望能交代財政狀況,更通過保留僱用三人。但梁耀忠未有收回決定,造成勞工組的去留懸疑未決。

五一勞動節當日,三人拉起橫額抗議。阿花指,當日之後便沒有查閱會員群組的訊息:「六百幾個訊息,好多都質問我哋係咪要搞散個會,其實好傷感,傷感個位係三月已傳出消息,Billy 更在群組發過一個千多字睇到喊的訊息,但當時沒有幾百個訊息爭議發生甚麼事,誰欺負Billy,點解要Billy走。」

IMG_2094

勞工組另一成員黎治甫在2009年入職,負責跟進勞工個案、勞工法例和支援行動,尤其關注公屋居住權問題。在對談會中,黎治甫指今次事件對自己有很大影響,慨嘆自己如同成為了人質,「有外來捐款就有得繼續出糧,即係等人交贖金」。他重申,自己一直是梁耀忠立法會議員辦事處的職員:「除非立法會突然唔出糧,如果唔係點會有有虧損情況呢?」

成為職員後,黎治甫更加入街工成為會員。他舉例指,工作範疇上其實可以不用理會近日的土地大辯論,但為了維繫會的傳統,又希望街工能在議題上發聲、更多會員參與和組織街坊參與行動:「工作上,其實真係唔會分自己同阿公嘅事。」

對於有街工會員建議三人應以和為貴,甚至家醜不應外傳,Billy 表示有過不少掙扎,指曾曾多次問過梁耀忠,但都沒有得到正面回應:「如果不了了之,只係由會內的機制處理,呢個係咪真係大家『想』要嘅勞工團體呢?」

Billy 表示,雖然在勞工團體工作,但發現自己過往不了解工人被解僱時的感受,今次終於身同感受:「我會問自己,我到底係咩嚟?突然有人同我個會講無錢,自己變得有條件性被保留,我都好愛個會,點解要用呢種方式處理?」他表明不同意三人有私利、甚至要「隊冧個會」的說法。

IMG_2231

在勞工組三人中,譚亮英的年資最長,他早在2002年便入職,成為梁耀忠議員辦事處的半職勞工幹事。他指當時月薪是6,000元,數月後成為全職,人工加至12,000元。做了十六年,月薪加至19,000元。「好醜,好多人恥笑我地,原來三條友先得嗰5萬蚊,講真,呢個係最大傷害。」

譚亮英表示,在2016年梁耀忠棄主持會議事件後,街工的會內曾作反省,認為推動勞工運動及議會工作應明確分工,三人遂由葵芳搬到旺角。他又透露,勞工組自去年4月遷到旺角後,議辦的其他職員曾加薪5%,但三人則沒有加人工。

被問到是否和梁耀忠存在意見分歧,譚亮英表示,勞工組較重視勞工權益、勞工組織工作和爭取勞工立法等,但葵芳議辦則相對重視個案。阿英在對談會上分享時表示,街工曾發生類似的解僱事件,自己當時便抱住家醜不可外傳的心態,令更重要的原則被犧牲:「我覺得自己做得唔好,淨係諗點樣喺會內解決,唔好分對錯,今日回想,真係好錯。」阿英曾在三日前,即5月4日代表勞工組發訊息給梁耀忠,但對方仍然只讀不回。

IMG_2107

在對談會上,工運研究者區龍宇則表示,從未就勞工團體的勞資糾紛發表意見,今次表態是因為街工很特別,自己在1977年便認識梁耀忠,並一直研究工人運動官僚化的問題,今次事件肯定是「梁耀忠錯哂」。他認為,街工的議員已漸漸不再受會員監督,從而異化。區龍宇續提到,工人運動官僚化是世界性問題,但只要日常地和官僚化、大佬文化作鬥爭便能克服。

前荃灣合一社會服務中心的員工陳國光不同意「家醜不可外傳」的做法,而是有問題應盡快處理,「街工唔係突然有大耳窿追債」。他表示,勞工組織在財政上不應過份單一,並應反思「選得到就有錢繼續做」的模式。

左翼廿一的吳嘉倫則提到,三人年資均接近及超過十年,但總月薪才僅5萬元:「都叫係技術勞工,尤其這樣長年資,但先得5萬,俾人感覺好差。」他提到民間團體不但工時長,而當組織有行動時,職員亦要出動做義工,但卻又不會計入工時。吳嘉倫指,商業機構的服務使用者都期望核心價值能夠在機構內得到彰顯,何況是勞工組織:「受眾感覺唔好,組織如何得到群眾支持呢。」

IMG_2116

在開放予公眾發言時,前街工會員、葵青區議員周偉雄「踩場」稱,三人的工作能力不容置疑,但街工執委一直沒有探討較大(政治)的議題;他認為今次是機會予街工內部認真看待路線及是否還要依賴一個人(梁耀忠)搵錢:「你有錢,就唔洗投鼠忌器跟進甚麼議題。」周偉雄建議,街工勞工組及執委應立即開記者會,喚市民捐錢,「一百幾廿萬一定籌到」:「到時就有議價能力,可以抗衡梁耀忠,勞工組到底係想解決定深化問題呢?」

職工盟組織幹事杜振豪提到,對於有人認為今次事件是街工的內部事情,外界不應過份介入,但他不同意:「內部唔好介入,呢啲係老闆先會咁講。」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