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仙道彬

《蘋果》體育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 網誌

體育

由Trash-talk到21次助攻 拜見Playoff Rondo

由Trash-talk到21次助攻 拜見Playoff Rondo
廣告

廣告

曾經和一位評述員談起籃球改革,當時他打趣地說,籃球可以像體操一樣加入技巧分,因為同是將球放入籃框,有是簡單大力入樽,有的卻是在空中二段騰空,避過三個人才能取分,理應有高下之分。

這當然是說笑。因為籃球一場比分過百,數十入球,那有時間逐一點評,但這也帶出道理,就是有時單看比分和數據,難以睇清球賽和球員。若果射籃有高低,那助攻也應該要有。今日塘鵝對勇士的比賽,塘鵝出乎意料地大勝119:100,功臣肯定是Rajon Rondo,繼2011還是效力塞爾特人後,再次交出20+的助攻,全場是雙雙的21助攻和10籃板,雖然只得4分,但失誤同樣只得4次,他的+23效率讓勇士難以匹敵,雖然分差不算是今季最大,但就比賽而言,塘鵝是徹底地KO了衛冕之師。

作為聯盟如恐龍般罕有的純控衛,Rondo的威力是不用取分也可以領軍贏波,而看他的傳球,就會明白我為何說助攻也有高低之分。在助攻的定義比以前更廣泛下,接波球員做完一輪假動作再射入,也會計數,所以有時助攻的數目,的確有「溝水」之嫌;可是Rondo今場的傳球,絕大部份都是真「助攻」,意即隊友走空,籃球第一時間送到,然後就是輕鬆的起手機會。教年輕球員打球時,我們常說傳球的線路要小心,因為對方要是懂得防守,一定會站在你和隊友之間,阻斷傳球路線,那作為控衛,要如何突破?每個不同的PG會有不同的方法,例如Chris Paul,他喜歡用出色的運球技術深入敵陣,吸引對手後再傳給走空了的隊友;至於Stephen Curry,出色的射術令對手不得不緊貼,結果拉開了防守,自然有機可乘,當然其左右手都能交波也是一絕。老一點的控衛,Jason Kidd的方法是比你更快,在後場已經快傳,趁防守者未對位前已交上去,於是隊友在進攻時間未夠10秒已起手或上籃入樽。John Stockton,集各家之大成,加上與Karl Malone爐火純清的Pick & Roll,對手怎企位也好,只要經單擋後有一絲空隙,就見到他一記地板傳球,然後馬龍左手放在耳邊,大力入樽,這時史托頓早已回到後場,準備防守了。

很多人對傳球掉而輕心,我有時在球場發火,不是隊友打得好與不好,而是「求其」!對方入完波,開波的高佬求其地交球無力的地波,浪費了early offense的機會,為何不可以傳到手?交彈地波,很少會再留意那三分之二的距離,沒有控制力度,結果接波的不是要彎腰像做瑜伽,就是籃球彈得像汽球般高,結果接波後手忙腳亂,還怎能順勢轉身或起手。傳球本就是門藝術,例如彈地波加入回旋,球會更易彈高停在適當位置;胸前傳球如何雙手發力,成一直線;棒球式長傳不是一味亂交,帶點曲墜才能恰到好處。上面提過,當防守者阻擋了你的傳球路徑,那單手傳球就大派用場。向側踏出一步,然後左或右手來記彈地傳球,自然就能劏開防線,至於如何苦練非慣用手,除了手夠大,持球穩,練習和多睇片,判斷與對手的空間,也很重要。

今場勇士用盡方法,主要有Draymond Green、 Iggy和Klay Thompson來防守,全部都比Rondo高上半截,但多得Rondo不擅射,令勇士的防守球員下意識退後了半步,結果反而讓Rondo從容組織攻勢,更犀利是在勇士不包夾下,慢慢插到罰球線位置,然後待兩位高佬Anthony Davis或Nikola Mirotic走後門出來,即時一記彈地傳到,接應的就可輕鬆入波。朗度這21記助攻中,簡直是一次人肉youtube highlight,將上面提過的各種傳球逐一表演給球迷看,左右單手彈地傳球、與AD P & R後的傳球,甚至乘勇士發夢,底線直接交給切入的AD入波,能夠在KD首節就入11分、KT第二節發神經入20分下,塘鵝仍能穩穩領先62:56,就是因為Rondo的威力。下半場倒戈的Ian Clark交出14分,AD近8成命中率有22分,甚至越發拋離勇士,都是因為Rondo繼續成為火車頭,令勇士毫無辦法。今場塘鵝的命中率達五成,三分也有45.2%,AD誇張的33分+18籃板,實在要多謝「軟豆」發威。

回想7年前同樣在季後賽交出20次助攻的Rondo,走到今日,似是行了一條曲折迂迴的長路,從來沒有人懷疑他的天賦,無論頭腦或技術都是頂級,可惜孤僻又高傲,注定極難合作,而與其說他的射術不行,不如說他覺得助攻給隊友取分更有效率,從而選擇簡單的方法。歷經包括右膝十字韌帶斷裂的多次傷患,歷經小馬、帝王及公牛的未竟全功,老練的Rondo不再是綠軍時那個速度奇快的小子,太多人已忘記了他曾贏過總冠軍、三做助攻王、試過明星賽正選,連綠軍三位名人堂球員也聽他指揮。

“I still love the game,” the 32-year-old Rondo said. “I don’t get fueled by people counting me out. I’ve been counted out my whole life, since the day I was drafted. I laugh at the critics. You can’t measure a person’s heart or the determination and work I put into this game.”

32歲的朗度,轉打「老鬼波」後更恐怖,不止以通透傳球幫助隊友,用經驗控制球賽節奏,或者是預判對手進攻路線的陷阱式防守,而是球場上的mind game,由一開波的爭拗,到勝負已分,還要故意出腳挑釁Draymond Green,肯定不是巧合。師承KG,心理戰和Trash-talk一定有番咁上下,尤其是季後賽,有時分野不止是實力,而是心理上的強悍和不服輸。早前Paul Pierce等在《Kick Start》已討論過這點。

“I try to do a lot of the talking for myself on the court and for those guys. I played with a lot of people. I went to KG University and Paul Pierce University, so trash-talking is kind of my DNA. Rajon Rondo.

我不喜歡在場上慶祝,除非比賽已完,那又是另一回事,否則過早擊掌大叫歡呼,只會激起對手鬥志,也難免鬆懈;當我馬後炮也好,今仗一開波就見到勇士屢射不入,之後打了近四分鐘,Curry才為勇士射入第二球──被Jrue Holiday拉住也上籃得手,之後罰球也中,and 1全取三分,可是博得犯規後,那演肌肉式shake shake舞,又令我想起那支輕敵的勇士。以實力計,勇士肯定是聯盟第一,其他29隊連接近也做不到,但在心態或意志上,就未必有如此大的差距;Rondo早段在Draymond Green防守下,「故意」出口撩㷫對手,相信不會是報Game 2之仇,反而是計謀之一。D.Green今場差一個助攻就「三雙」(11分、9助攻和12籃板),可是更搶眼是7次失誤和-25的數據。Mind game,朗度不止是助攻大師,心理戰也同樣出色。

勇士和火箭目前同樣領先2:1,而我相信,最後兩隊也能在西岸決賽碰頭,原因是與對手的火力有高下,例如塘鵝今仗贏波,五位正選的平均上陣時間達36.8分鐘,當任何一位坐低(E’Twaun Moore算是較易頂替),頂上的替補會差很遠,在季後賽的系列戰中,變招機會太少,去到第四、五場就會見底。除非AD、Rondo和Mirotic三人也一直打到40分鐘以上並維持高水準,否則對住兵多將廣的勇士肯定蝕底。正如上仗賽後所說,Curry手感未盡復,Quinn Cook和Jordan Bell也未用,Steve Kerr的牌還有很多。至於火箭,也是同樣道理,爵士主場輸92:113,與其說主隊打得差,不如說火箭點射都入,明明守好了James Harden和CP3,卻硬是被Eric Gordon救回來。

賽後,Draymond Green還是對Rondo的挑釁念念不忘,一直抗議,這也是塘鵝上下最希望發生的事,當勇士的兩大司令塔:不是KD,而是Curry和Green,一個未復最佳狀態,一個心浮氣躁,那本來緊閉的晉級之門,自會開啟一絲空隙。勇士上下或者要重溫一下2016年球季的總決賽,尤其是D.Green,想想沉不住氣的後果,否則再輸一場,勝負就難以預料。用實力來說話吧,那比嘴巴上任何一句都要厲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