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工逆耳

陳虹秀,奇怪又有趣的註冊社工,入行十數年,非常熱愛工作,寄工作於娛樂同時亦寄娛樂於工作。年紀不大也不小,深信為追求公義被捕也沒所謂。心中有團不滅的正義之火,見到不公義之事時,會由小社工變身成「社工逆耳」,自由地遊走於抗爭之路。 網誌

國際

汶川大地震十周年的無情感恩日

汶川大地震十周年的無情感恩日
廣告

廣告

十年,重遊故地,感觸良多...

中國政府將今天訂為「感恩日」,原意是希望大家能對當年參與救災的人表示感恩之心,更舉辦不少大型感恩活動以迎接領導。這個政府不明白多少居民不是不願意有感恩之心,但不是在今天,居民希望在今天能安靜地悼念摯親。只能慶幸習帝不是前往北川,這個唯一保留整個老北川縣城作遺趾的地方,讓北川居民能安靜地悼念摯親。十年過去,在一片熱鬧的「感恩」歌聲裡,中國表面上像變得繁榮強大,但內裡的核心價值和道德又變成怎樣?

傷痛不是能被強制消失

重臨北川擂鼓鎮,當年的沙塵滾滾和泥濘土地已不復在,所有板房已拆去,唯一能相認便是環抱小鎮的群山。可是當在路上遇上居民時,總會聽到居民說要招呼我們到家吃飯,甚至想我們留下少住數天。居民的熱情讓我重拾當年在災民的溫暖,也讓過往不少回憶湧現出來。

餘震突襲,泥石流衝擊民居、居民掛念摯親的眼淚、對遇難摯親的悔疚心情、肥而不膩的風乾臘肉、沒法洗澡的日子... 多少個震撼的畫面,多少個傷痛的故事,讓不少人至今也未能忘記。這次特大地震讓我深刻地體會生離死別,讓我們明白作為社工,「陪伴」、「同在」和「同行」的重要。

作為社工,特別對於中國政府竟在悼念日強行要求遇難者家屬感恩而感到氣憤。一位國內社工表示,感恩活動已令人難明,但在綿陽市更有人舉辦美食節更令人費解。 當居民看見到處懸掛「堅強」、「從悲傷走向豪邁」、「銘記災難、不忘歷史、奮發圖強、鑄就輝煌」時,彷彿居民假如仍有傷痛便是錯,大家要很努力往前走。可是,最不能從歷史中吸取教訓的便是這個中共政府。

傷痛依舊,路仍然願繼續走。廉租房在安置房在新社區重建,居民已回復正常生活。不少地震後出生的孩子在廣場遊玩,居民在廣場上跳舞,大家彷彿如常地生活。探訪居民時看見他們分享自己的新生活,介紹他們的新居所,他們正展開新的生活。不過,我知道即使過了多少年,傷痛仍會存在,因為那份對摯親好友的愛不會磨滅,偶然想起也會隱隱作痛,淚水會在眼框裡打滾。一位當年在擂鼓小學搶救學生生命的老師說,至今也無法放下一位親友怪責他為何不趕去老北川縣城搶救他們七位親人。其實大家又怎會不知道當時老師已做了眼前能做的事情呢?只是傷痛依舊...

獨裁政權的自欺欺人

回想這十年,透過接觸不同災民和到訪災區,讓我明白只是單純從社會服務或做義工是不會讓貧困者的生活得到改善。一位在廉租房居住的伯伯說,這裡的街燈壞了很久也沒有人修理,究竟我哋們的捐款到哪裡了?是否只是表面風光讓人拍拍照便可以?終於明白為何習帝不來北川,因為會讓傳媒發現太多東西,獨裁的政權又如何可令人民得不
到基本生活保障呢?

到訪「5.12汶川特大地震紀念館」更見獨裁政府的自欺欺人,政府竟設下一個展館表示希望公開賬目以增加國家處理振災捐獻的透明度,更無恥寫下「給人民一個明白,還幹部一個清白」的字句,令人誤信中國政府是那麼開明和公開數據。現實是較牢固和質料較好的全幢樓房,居民是需要籌數十萬來購買,質料不那麼好得平房則需要數千元,不少居民要到處籌錢借貸才可有安居之所,有能力的才可以獲得較抵抗地震的樓房。政府所謂的公開賬簿還不是一台戲罷了!

但願,有天我們能獲得真正的民主自由,令我們能有為自己基本生活尊嚴發聲的機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