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韓半島未來局勢:應否信任北韓?該走向統一?還是保持兩國體制?

韓半島未來局勢:應否信任北韓?該走向統一?還是保持兩國體制?
廣告

廣告

有時身邊人都會與我討論韓國的政治局勢,近數星期除了討論朴槿惠被判24年監禁之外,還有南北韓突變友好的外交關係。除了平昌冬奧之外,突破性的雙邊首腦會談亦是最近很受關注的話題。因為由這些話題,已延伸到南北韓會否有統一的討論。究竟我們該如何看未來整個韓半島的局勢,以致了解更多他們重新建交背後的政治及歷史因素。還有相不相信北韓亦是一個具爭議性的話題,我們又該如何看待呢?

北韓,或朝鮮,其實在新聞媒體中的形象,是經常發射核彈、經常發動挑釁性行為的極權國家。但其實很多人沒有想過背後他們經常核試的原因,除了為自己進行武裝裝備之外,還有當時南韓保守派執政的原因。雖然前總統金大中實行的「陽光政策」未夠完善,令雙方均未有真正正視半島關係。李明博上台後隨即廢止陽光政策,外交問題完全停滯不前,就這樣把韓朝關係惡化足十年。所以現任總統文在寅稱得上是在為過去十年保守派執政留下的爛攤子進行修補。這不是為北韓進行辯護,但除了他們的行為本身之外,背後的因素亦不容忽視。

而在信任問題之上,文在寅顯然這次處理得謹慎得多。除了展開多番有誠意嘗試讓北韓願意與他對話之外,還同時於對話中確保不少民眾的訴求能夠透過他向金正恩反映。自平昌冬奧起,文在寅一直被批評在與北韓洽商以「統一旗」進場及組成「南北統一女子冰球隊」上沒有諮詢國民,而且有貶低自身的跡象。不過,在首腦會談過後的宣言中,無疑讓民眾看得出文在寅成功於透過與北韓對話,聽取了民眾的訴求,並盡力保持外交平等關係,例如無核化、停止軍事擴張等。

而金正恩一直對美國的態度強硬,皆因美國一直命令北韓放棄核武,並施以制裁。而這次他能夠聲稱將放棄核武,可見他亦有誠意與南韓重新建交,背後動機也許是經濟問題,但總括而言,以北韓暫時的態度是值得信任的,而且文在寅在修補南北關係上亦值得一讚的。

除了北韓態度成為討論點外,還有日後韓半島的局勢都成為了焦點。有不少人擔心的,是日後南北韓會否有統一的一天,從而雙邊政制會出現融合甚至取替的情況。就這情況作出判斷時,我們需要理解為何我們有這些看法,其背後有什麼霸權操控我們擁有這些政治觀。

我們常讀的大歷史,說了韓戰是南北政治體制分裂下,所作出的意識形態鬥爭。事實上,在整個韓國得到光復之際,是列強蘇聯與美國把韓國切割,並營造一種意識形態嚴重對立的局面。南北韓自分治後的問題,不只是意識形態上的分歧,還有後殖民、終戰、克服分裂、維繫東北亞等議題,若單單只看南北韓在政治體制及意識形態的分歧,並以之成為解決韓半島問題的唯一方向的話,將只會墮入意圖控制整個韓半島的美國的陷阱之中。皆因美國等列強一直以韓國及日本作為棋子操控亞洲,這些保守勢力的壞處,在過去十年間顯而易見。在多從問題促成複雜的南北韓關係之中,最值得研究的,是後殖民主義(post-colonialism)所造成的現象。

早於20世紀,韓國已逐漸被日本殖民,隨了透過戰爭及不平等條約之外,還有在國內興建鐵路以展示其勢力範圍。當多年來都未能擺脫日本殖民地體制之後,在重回獨立之後又被列強分裂南北,百年來從未有過真正的獨立自主體制。遭到列強干預民族狀態後,南北韓經歷70多年的分裂,但其實在首腦會談前一直處於「準備戰爭」或「停火不停戰」的狀態。這次確定終戰後,亦能夠令歷史遺留的分裂問題得到解決,從而得到政治中立的國家管治體(Governmentality)。

而文在寅這次比昔日總統更能做到的,是擺脫部分後殖民思維——依靠美國與北韓談判,由平昌冬奧到首腦會談為止均是文在寅政府的主意,雖然仍需美國政府的共同參與,但無疑,這次文在寅採取了更多自主權。在韓半島問題之上,這次會談促成了解決分裂遺留的問題。在韓國中立論的層面上,其實一直是韓戰後的左翼人士思想,例如參與4.19革命、光州民主運動等知識分子、前總統金大中都提出過,希望南韓能夠有真正的自主權,不再成為美國的「殖民地」。然而,至今這些還是「只聞樓梯響」,假若文在寅能夠維持這種外交方針,也許會令「中立論」成為真實,令韓國成為真正自主的國家。

不過,談到統一或兩國體制的問題。站在民族主義的角度看的話,會出現兩極化的意見,一方面希望民族統一;另一方面又想與北韓維持距離。但回望到實際情況,要走到統一,暫時仍是不可能的。因為現今兩個政權已經發展到一定的地步,如果操之過急,在主權問題上必定會引起不少爭拗,甚至內戰危機會再次燃起。現時韓半島的走向,除了重建關係之外,還應保持「和而不同」的態度,透過保持兩國的體制,建構永久和平的韓半島環境。雖說建立統一的話,就要把北韓政權體制變為整個民族的共同敵人,但現時來說,是百害而無一利的做法。

南北韓的問題並非政權差異這麼簡單,還存在不少歷史因素,令整個韓半島在國際秩序上一直處於列強虎視眈眈的階段。究竟韓半島未來的走向會否如文在寅所構思的這麼理想,這很視乎繼任總統能夠維持這個管治體,而且我亦希望文總統與金正恩能夠積極維繫和平關係,從而令韓半島得到真正的政治自主,在國家伙伴上、在民族問題上、在地緣政治上、在政治體制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