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生活

韓劇《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從30歲都市女性的視覺中找到的社會面貌

韓劇《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從30歲都市女性的視覺中找到的社會面貌
廣告

廣告

最近其中一部頗受歡迎的韓劇,就是《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起初我都不被吸引,因為總有感覺是俗套離地如《太陽的後裔》的愛情小品,看過數集後感覺在預期之內,不過這劇集背後所反映的社會問題卻值得研究及了解。

劇集的構思中,以尹真兒(孫藝珍飾)的視覺去看愛情、看職場、看親情及友情。她作為一個都市女性,所經歷的不少遭遇都在劇中更直接、更真實地投映出來。韓國作為一個男尊女卑的社會,縱使韓國女性主義者追求性別平權多年,但女性在職場的地位還未有顯然的改善。尹真兒生活的社會,仍是由男性主導的社會,職場的聚餐文化上女性如何被男上司要求服侍及性騷擾,職場上歧視及貶低女性的風氣在劇中反變為家常便飯,面對著其他女職員遭上下其手,尹真兒作為一個打工仔,亦只能一味回避,不能直接舉報。

隨著劇情發展,性罪行的戲碼不斷上演,例如真兒遭受職場上司的騷擾、前男友的跟縱及性暴力,劇集以此作為二人感情出現問題的基調。這點在描繪女主角作為都市女性遭受的傷害值得一讚,不過,仍需努力的,是不要把受害者視為應被譴責的(Blame the victim),皆因每次男主角替她出頭後,經常描繪女主角感到內疚,要向男主角道歉,這無疑把受害者塑造為一種應對幫助她的人感到道歉的心理,就像是因為其遭遇而影響他人般,這點無疑存在一些漏弊。

除了職場之外,愛情及家庭中亦能看見韓國社會如何建構女性的身份,甚至限制了她們的生活及權利。真兒的前男友結識新歡時對她愛理不理,甚至說她令人感到不快,然後試圖挽回愛情時卻試圖對她施暴,這些均是韓國女性遭遇約會暴力時的普遍狀況。當真兒能夠真正放棄這段感情的同時,卻遭受家庭的壓力,其母親不斷嘮叨她已到結婚年齡,應找個身世好的丈夫,還有不要比自己年紀小的。這些均是都市女性在面對自己生活遇到的阻滯,皆因在父權當道的意識形態,這些價值觀已於社會持續運行,令真兒受到無重的壓力。

這作品在描述女性面對的煩惱頗為細緻,而且再一次成功讓觀眾代入她作為女性的角度,去思考這些大家習以為常,不視它為問題的問題。而她與相差4年的男主角的愛情,在這裡沒大部份韓劇般羞澀及純真,反倒在秘密地下戀的設定中,能夠迎合女性的現實與幻想——與一名男子開放地戀愛、有著令人心動的肌膚接觸,這些像是兩性之間在地下情中的戀情冒險。雖某些部份的描寫略為俗套,但這方面卻突破了不少愛情劇的製作框架及拍攝手法。

我一直有猶豫過應否用「姐弟戀」形容男女主角的戀情,因為女主角的角色年齡比男主角大4年,而「姐弟戀」好像已成為一個符號去負面標籤女大於男的情侶。人與人的愛情關係,本應無分種族性別年齡界限,我們該回想的,是為何「姐弟戀」會成為大家標籤、取笑及歧視的對象,甚至於父母而言是一種禁忌。

在男性主義主導的社會下,男性被賦予需要強悍的形象去保護女性,如果是兄妹年紀的戀愛就不會被批判,皆因符合雙方的性別定型,所以我們從來不見「兄妹戀」的標籤。不過相反的話,就會被不看好,皆因其不符合男性處於主導地位的兩性關係分配。此劇剛好以這設定,去正面反映「姐弟戀」與大家所認為「正常」的異性戀模式根本毫無分別,不過這劇應做得更好的,是女主角在戀愛關係中不要再塑造為「需男性保護」的軟弱形象,即使這形象真實存在,但再沿用這種老套設定,就會繼續抹殺女性都能存在的自強形象。

我希望這作品能夠真正塑造「毫無差別」、「不被定型框架限制」的愛情關係,在打破父權格局中亦需注意一些細節,留意會否造成雙重歧視及標籤。尹真兒的心理描寫方面合格,劇情設定都不錯,唯欠缺一些更重要的突破使女性視角的主題更突出、更具進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