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順天清潔工遭拖欠遣散費 倒樓女工:辛苦唔緊要,俾返錢我

順天清潔工遭拖欠遣散費 倒樓女工:辛苦唔緊要,俾返錢我
廣告

廣告

清潔工容姐

(獨媒特約報導)觀塘順天邨今年1月更換外判清潔公司,由民順接替英華,但英華涉嫌誘騙工人簽署自願離職通知信,逃避支付遣散費。順天邨清潔工人今早到房委會抗議,要求房署介入。

容姐在順天邨擔任清潔工長達13年,她指屋邨曾先後更換三間清潔公司,分別在工商和英華工作了6年。她指在英華合約期間,負責「倒樓」、即清理大廈內的垃圾的清潔工早上6點半便要打卡,做到中午12點半,晚上6點半再開工,再做到9點半。在倒樓以外,他們還要清潔大堂、信箱和走廊等。

順天邨清潔工的月薪只有8,500多元,勉強達到最低工資,容姐要在下午的休息時間做兼職幫補家計,「做清潔人工低,唔夠維持生計,去酒樓打下散工囉。」

在順天邨,兩名清潔工負責一幢樓,每幢樓高22層、一層34伙,即要負責超過700多戶的垃圾。容姐指每逢星期六、日和公眾假期時較緊湊,「啲人咩都掉晒出街,真係周圍都係垃圾」,「其實最辛苦係熱囉。」

清潔工難聽點叫「垃圾婆」,容姐提到,曾經有住客將整袋垃圾扔到她身上,「其實我只係從事服務行業。」她認為遭到歧視是因為人們對清潔工的不理解,「都係工作,而且係辛苦的工作。」

容姐續提到,兒子亦曾對自己的工作有誤解,甚至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們的母子關係,「後尾個仔漸漸理解,阿媽都係靠清潔工作養大佢」,說罷靜默了片刻。今次勇敢站出來,向英華爭取應得的遣散費,容姐認為清潔工必然是辛苦的工作,但取回遣散費是天公地道,「辛苦唔緊要,俾返錢我。」

IMG_5917
清潔工阿琴

今次受影響的清潔工共有24人,超過一半工人年資長達5至6年,估計涉及金額約20萬元。阿琴今年50歲,和大部份清潔工一樣,都是住在在順天邨。她在邨內做了5年清潔工,負責倒樓,「公眾假期最辛苦嚕,有時啲人喺電梯嘔,又喺樓梯痾屎,但無計,都要頂硬上啦。」

阿琴日常會回家食午飯,「一個鐘34蚊都買唔到一個飯,食埋餸頭餸尾就算」。阿琴對記者說,現時大多「月月清,每個月都儲不到錢」,「有3個仔女,大女先22歲,有排捱呀。平時出糧都唔敢亂用錢,我呢世人都未坐過飛機,唔知有無機會呢。」

阿琴80多歲的母親住在東莞,她每月唯一例假就用來坐火車回鄉探望母親,「彩虹坐去深圳囉,早啲去,夜啲返,可以見耐啲。」

原本是全職家庭主婦,丈夫退休後,阿琴為了養家所以做飲食業,在新蒲崗的茶餐廳工作。但後來餐廳倒閉,為了糊口遂在邨內做清潔工,「做飲食仲辛苦,好多病痛。」阿琴提到,茶餐廳晚上做火鍋,所以要使用機器刨牛肉,厚薄程度要剛剛好,「厚啲都俾人鬧,仲有洗菜呢,要抽咁大桶水,對手好傷。」

然而,做飲食都不及做清潔工辛苦。阿琴嘆道最辛苦都是大熱天時,去年更在工作時遭玻璃鎅傷,「整親手指,縫咗四針,休息咗半個月」。她撫著手指,對記者苦笑:「要生存就要做,真係辛苦錢嚟。」

IMG_5916
民主黨區議員莫建成

民主黨當區區議員莫建成一直跟進事件,他指英華態度強硬,拒絕發還遣散費,在向工人交代「和解方案」時僅指,願意重新聘請全部清潔工,另有交通津貼每月300元,但將不能在原區工作。他發言時提到,父親同樣負責倒樓,所以深明清潔工的辛苦,勉勵工人要堅持下去,討回公道。

記者:麥馬高、麥學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