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庭輝

不知不覺間認為,在探討歷史和公共倫理的議題時,理據、邏輯和事實遠較父母、師長和朋友的話重要(除非兩者沒有衝突)。 網誌

體育

不要叫人小看你年輕:深入訪問「競馬知舍」90後評馬人

不要叫人小看你年輕:深入訪問「競馬知舍」90後評馬人
廣告

廣告

(左起)Ramos、Homan、Charene

「而家年輕一代愈來愈唔似樣!」不少人對這句說話已是耳熟能詳,但到底它有多大的真確性呢?以香港馬圈為例,過往固然曾孕育出數名深入民心的評馬人,但這不表示「一蟹」必定不如「一蟹」。尤其現今資訊發達,新一代有多個學習有關賽馬知識的渠道,只要他們略有閱讀,難保不會比資深評馬人在同期懂得更多。當然,接下來訪問的數位嘉賓,其實都是很敬重前輩的幾位「競馬知舍」90後評馬人。但他們最難能可貴的地方,是在尊重前輩的同時堅持自己要對賽馬有獨立的判斷。或許有些讀者會表示:「我係現場睇同德比賽嗰年佢地都未出世喇!」無論如何,筆者懇請那些人暫且收起自己的偏見,了解過幾位90後評馬人對賽馬的看法後才作判斷。

C: Charene H: Homan R: Ramos 競:C, H & R

問:你何時開始接觸賽馬活動?

C:其實小時候已經開始接觸,但待中學畢業後才開始認真研究。
H:其實也是小時候開始接觸,但我首先接觸的是日本賽馬,因為迷上了日本電玩遊戲「Winning Post」和「G1 Winning Sire」。兩款遊戲的仿真度也很高,我有很多賽馬知識也是從那裏學習得來的。反而看香港賽馬是比較後期的事。
R:我看賽馬已超過廿年,當時有江碧蕙和鍾麗芳兩位女騎師。

問:你何時愛上賽馬?為甚麼?

R:可以說是一見鍾情,主要是因為喜歡賽事具速度感和被騎師綵衣的圖案所吸引。我亦很喜歡看練馬師愛倫訓練出來的賽駒參加大賽,我對「原居民」和「奔騰」的印象很深刻。
H:打機時已愛上日本賽馬。當然了解更多後,喜歡賽馬的原因並不止於此。
C:認真留意賽馬愈來愈喜歡這項運動。賽事具速度感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覺得騎師很厲害、很有型,體重很輕卻能夠駕馭近一千磅甚至更重的賽駒。

問:香港的教育制度不鼓勵學生看賽馬,法例上亦禁止18歲或以下的人士入馬場,請問你如何克服學習看賽馬的各種障礙?

競:這正正是港人對賽馬有太刻板的印象,認為賽馬就是賭博。莫雷拉以運動員身份到中學與學生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和對職業的看法,卻被一部人認為此舉是鼓吹賭博。我們希望可以改變別人對賽馬的負面印象,稍後可補充多些。但正如我們所說,現今有多個接觸賽馬的途徑,例如遊戲和網絡已具備很多專業的資訊,只要學懂分辨真偽,其實是可以自學的。當然,我們當初也看了很多馬評文章,這對我們更深入了解賽馬有很大的幫助。

問:請問你們由構思直至開始首次網上直播用了多少時間籌備?當中有沒有遇到甚麼困難?如有,請問你們是如何解決那些困難?

競:其實斷斷續續也用了約兩年。當初最困難的是如何聚集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以及如何安排直播評述。但現今網絡真的很發達,高登討論區為我們提供了找人的平台。現時我們沒有固定做節目的地點,但只要在有網絡的地方,做直播節目並不算困難。現時做直播節目已有固定班底,我們會盡量預留那個時段出來。我們認為做直播最困難的環節無疑是現場評述,這方面賢仔(廖浩賢,下同)做得很成功。

在此,我們須感謝馬圈中一些外籍人士的幫忙。另外,我們要感謝莫雷拉和潘頓答應接受我們的訪問。我們當初聯絡莫雷拉時,只是在他的私人Facebook a/c隨意留一句言,沒想到他類似在港的經理人私下再回覆我們相約詳情。莫雷拉真的很謙卑,不論鏡頭前後也沒有架子。一個冠軍級騎師能夠做到這點實在難能可貴。有些媒體對潘頓頗有微言,但我們覺得當中有渲染的成分。我們接觸他後,發現他是個有問必答和在鏡頭後能「與民同樂」的人。例如我們在女皇盃前的訪問節目中問他究竟希望選擇騎「馬克羅斯」抑或「巴基之星」,他也很坦然回答不是他不想騎「巴基之星」,而是搶不到牠的主轡權。(筆者按:「馬克羅斯」也是很頂級的中距離賽駒,季內勝出香港盃和香港金盃兩項二千米國際一級賽,在女皇盃前是問鼎香港馬王的熱門之一)

問:你每天/每個星期用多少時間研究賽馬?當中有甚麼樂趣和挑戰?

H:不如以平均每一場用多少時間來計算。我會上網看晨操片段,保守估計每場需用15分鐘。我有時候會記錯幾匹同主馬的名字,尤牠們的名字有時只相差一個字。
C:我會用約半至一小時去研究一場賽事。其實我由馬會公佈報名表名單後已開始着手研究,到確定了排位表後會留意其他細節。每個賽季開始也是一項新挑戰,因為去季表現良好的賽駒可以在新賽季完全交不出水準,反之亦然。所以需要花功夫去重新評估每匹賽駒。現在已來到季末,如今出賽的馬匹已見慣見熟,那相對會好些。研究賽馬永遠有學習不完的地方,例如說看晨操,正如賢仔所指,如果只是偶然到現場看一兩天是沒用的,因為看晨操是留意每匹馬的動作是否有細微不同的處,有些馬不用在晨操期間鋒芒畢露才可勝出賽事,有些馬看起來狀態大勇,卻屢屢無法在賽事中交出表現。其實不論晨操、血統分析以至其他數據也只可參考而不可盡信。
R:我亦同樣是用約半小時去研究一場賽事,我會每天也留意一些,到出了排位表再研究騎師配搭、檔位、賽道形勢等。臨場亦要執生。

問:你認為馬匹要具備甚麼條件才能適應香港的競賽環境?

競:近年香港賽事模式已明顯不過,短途馬和一哩馬佔的比例較多。這關乎到土地的問題。不像外國,香港的訓練地點較狹窄。外國訓練長途馬的方式包括行山、斜坡訓練和在叢林中快跑,加上外國有較多長途大賽,所以長途馬有較大的生存空間。香港每年只有三場二千四百米的級際賽,引入高質長途馬也只會令英雄無用武之地。另外,香港競賽馬匹主要是閹馬,當中也涉及馬房大小的問題。雄馬需居住在較大空間才能舒適地生活,否則很可能產生情緒問題,小則影響競賽表現,大則危及牠們的健康。我們曾與馬會高層就此事溝通,他們的回應是待從化練馬場落成後,相關情況會有所改善。

問:在近十屆的香港打吡大賽中,你認為哪一屆的水準最高?

H & R:如以整體水準來說,必定是「佳龍駒」那一屆。牠的蹄下敗將「巴基之星」、「美麗傳承」和「四季旺」均能在今季的國際一級賽中證明實力。其實「巴基之星」也很厲害,只是眾所周知牠是很聰明的性格巨星,沒有人知道牠下一場想不想跑。以牠的血統來看,二千四百米或許也是可應付的途程,但香港目前跑這個路程實力最強的應該是同屆的打吡參賽馬「大雄圖」。

不過,如果計個別賽駒實力的話,「威爾頓」大戰「步步友」那一屆也不分軒輊,牠們甚至可能比「佳龍駒」和「巴基之星」略勝一籌。然而,這種想法可能很主觀,正如評論到底是比利、馬勒當拿抑或美斯才是史上最佳一樣。無論如何,「威爾頓」最強之處在於能夠在短兵相接中回氣反勝同為馬王級的「步步友」和「軍事出撃」,鬥心之強不容置疑。牠、「爪皇凌雨」、「雄心威龍」和「明月千里」均能接連勝出香港香港打吡大賽和女皇盃,可謂是名符其實的香港馬王。

問:試選一匹你最喜愛的香港賽駒並解釋箇中原因。

H:紀仁安主轡的「雄心威龍」。當初馬主購入此駒的價錢不算高,在呂健威馬房服役期間表現亦不算討好,但該駒轉至苗禮德馬房後表現大為不同,2010/11年度馬季合共贏了七場賽事,其中三場是一級賽。此駒的特點是翻步較密和後勁強橫,其實我在牠出戰四歲系列賽香港經典盃時已很喜歡牠。個人認為,牠跑二千米的威力比跑一哩更強。在2011年女皇盃一役,紀仁安未能來港效力,該駒易配韋達後仍能勝出那場大賽,那便可證明牠跑二千米的威力有多強。
C:不知你有沒有留意到一匹名叫「白鷺飛翔」的賽駒。此駒同樣不被人看好,牠與「巴基之星」一樣,在港首戰時與主馬群脫節,但我當時已有留意牠。經過幾個月的成長後,牠可以在賽事中交出橫強的後勁,甚具霸氣,終不用被人看扁。遺憾的是,此駒在血統上不及「巴基之星」般優秀,估計牠的競賽成就及不上後者。
R:我最喜愛的賽駒一定是「加州萬里」。眾所周知,此駒的身型較瘦削,來港初期遇上不少阻擠,例如需要二度閹割等。牠趕不及參加香港打吡大賽,但後來成為了首匹能夠衛冕香港盃的賽駒。猶記得牠第一次勝出香港盃時的情景,本來我以為牠在陣上跟得太前末段會無以為繼,怎料牠在最後直路階段可力拒其他頂級賽駒首先衝過終點。當然,在那場賽事中,韋達策騎的「雄心威龍」在出閘時有點笨拙,導致失去了些先機。但後來「加州萬里」的表現足以證明牠不遜於任何一匹香港中長途馬王,可惜牠屢受傷患困擾。不過換個角度來看,極少賽駒能像「加州萬里」般數次在重大傷患中重新站起來奮戰,牠真是一匹很有鬥心的賽駒!

問:試選一匹你最喜愛的海外賽駒並解釋箇中原因。

C:能夠廿五連勝的「雲絲仙子」。一來牠和我一樣是女性,二來牠的連勝記錄令很多批評牠的人再無話可說。其實我不明白批評牠的人到底是以甚麼心態來看牠,但我絕對認為牠的努力值得很多人學習。
H:上世紀90年代的日本馬王級賽駒「無聲鈴鹿」。其實牠也是匹性格巨星,早年競賽曾嘗試在閘廂內「起擒」和「衝閘」,但認真競賽後交出的水準令人折服。其實此駒在三歲期間表現令人失望,別人以為牠是早熟早殘,牠卻以連續勝出多項級際賽,包括寶塚紀念賽(2200米)來回應批評,實在很有性格。
R:1973年美國三冠馬王「秘書處」。同樣地,此駒起初不太被看好,但戰績說明一切,泥草皆宜。當今世上恐怕再難以有一匹賽駒能在大賽中拋離亞軍31個馬位勝出。牠的事蹟後來在美國被拍成一齣電影。

問:誰是你最欣賞的騎師(不限於香港)?為甚麼?

H:個人情意結,一定會從日本騎師中作出選擇。武豐毫無疑問是日本國寶級騎師,他的走位靈活,判斷賽事步速一流,而且會從以往的錯誤中汲取教訓。聽過「黃金旅程」、「榮進之光」和「北部玄駒」的香港馬迷應對他的名字不陌生。
C:我個人比較少偏好某一個騎師,以免對賽事形勢判斷太先入為主。但如要勉強選一個的話,我會選莫雷拉,他在高低班賽事也全力以赴,很敬業樂業。
R:戴圖理。他在賽馬水準不算高的意大利出身,卻可成為世界最頂級的騎師之一。他保持高水準競技已近三十年。難得的是,幾乎贏盡歐洲大賽的他仍會為每贏出多一場賽事展露出興奮的心情。此子流露的都是真性情。

問:誰是你最欣賞的練馬師(不限於香港)?為甚麼?

H:蔡約翰。他練馬真的有獨特的心得,能夠因材施教和把賽駒展期維持在很高的競賽水準。
C:我會揀愛爾蘭冠軍練馬師岳伯仁。有留意世界大賽的馬迷均知道,每次岳伯仁訓練的賽駒勝出大賽,他首要做的事情是拿起電話傾談,原來他多年來均選擇首先與自己的母親報喜。一個事業有成的人竟有如此重的家庭觀念,他真的很有型。最難得的是,他並非高調宣揚此事的人,而是有傳媒工作者忍不住問他到底為何每次也是同樣如此,他才簡單解釋了幾句。
R:我一定會選擇已故身的練馬師愛倫。他訓練賽駒出戰大賽真的有一手,很多賽駒經他訓練後能把潛能完全發揮出來。他可以把一馬訓練成同時在短途賽和長途賽具競爭力,「奔騰」便是最佳的例子。此外,他對香港賽馬與世界接軌方面貢獻良多。香港賽駒能夠首次在海外賽事上名和勝出,均是愛倫練馬有方的功勞。

問:現時香港有多個入口賽駒的途徑,但若現時要你為馬主挑選一匹自購新馬,目標是進軍香港的大賽,途程不限,你會建議那個馬主把目標鎖定在哪個拍賣會入手?

C:首先我建議最好不要從馬會拍賣會中作挑選。好像多年來只有「好爸爸」和「巴基之星」具備勝出國際一級賽的實力。澳洲出生的賽駒在香港的短途和一哩大賽表現出色,各位宜多在當地物色佳駟。
H & R:對,澳洲的「Magic Millions」和「殷利殊拍賣會」很多時也有質素上乘的賽駒出售,另外可留意蔡約翰和大摩到底在哪裏購入自購新馬,不過兩人在澳洲的人脈甚廣,不是每個馬主也學習得來。建議最好不要從日本購入賽駒,一來價格較貴,二來目前來看日本出口的賽駒不甚適應香港的環境。

問:你認為賽馬對香港有甚麼意義?

H:其實除了對喜歡看賽馬的人外,一般市民可能只當它是其中一種娛樂。亦正如我們剛才所說,很多人認為賽馬是賭博性質為主的活動。我希望能夠有朝一日香港賽馬不再給予別人這樣的印象。
C:以我所知,賽馬活動為香港帶來龐大的稅收和慈善效益。不可忽視的是它的凝聚力。「精英大師」和「巴基之星」到底有多深入民心,相信不用多說。希望香港日後能再有一些具代表性的賽駒誕生。

問:你認為香港賽馬活動仍有甚麼地方有待改進?

H:賽程編排和配套方面有改善的空間。此外,馬會辦事的透明度可增加,例如在處理退役馬匹方面,馬會不妨讓市民更清楚退役馬匹的去向。
C:其實馬會可以做的地方已經盡做,始終受土地問題所限制,要待從化練馬場正式使用後才可有進一步的改善。

問:在馬圈中,誰是你最希望能夠訪問到的對象?

C:我們已找到郭能作下一個訪問嘉賓(筆者按:各位讀者敬請期待)。另外我也想看看日後有沒有機會訪問到布文和蔡約翰,可惜前者不常在港,後者迄今很少接受深入訪問。
H:希望能夠訪問華將,尤其是楊明綸。我頗欣賞他穩打穩紮、實而不華。有些人認為他跟從的師傅較常處於下風,但這正正反映他得來的成績不易,值得更多人的賞識。
R:巴度。他來港後的進步人所共見。他是一個很有上進心的年輕騎師,很想了解他更多,但據聞他主要說法文,這對我來說有點難度。

總結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深入傾談後,筆者可百分百保證,這班年輕人對賽馬的認識絕對不遜於很多所謂的資深評馬人,問題只是香港到底有多少空間讓他們一展所長而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