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工黨

工黨的主張:民主、公義、永續、團結 工黨的理念:自由和平等 網誌

政經

何偉航:為何不能在粉嶺高球場上興建骨灰安置所?

何偉航:為何不能在粉嶺高球場上興建骨灰安置所?
廣告

廣告

文︰工黨常委何偉航

《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已於2017年6月30日正式刊憲及生效,訂明所有私營骨灰安置所,需要向私營骨灰安置所發牌委員會申請牌照,「過五關斬六將」才可獲准經營,算是一個進步。但現存根據地政總署公布資料下,至少有125間非法霸佔政府土地而經營的骨灰安置所的處置問題,成為爭議所在。

香港人死後仍要面對官商勾結

起初立法會通過條例時,內容並沒有闡明「截算前骨灰安置所」(即2014年6月18日上午8時前經營的場所)可獲寬免補地價及不用作出交通影響評估,豈料在去年11月行政會議「打矛波」,未經公眾諮詢及聽取持份者之意見下,通過以上兩項所謂「政策措施」,與政策背道而馳,眾目睽睽下「放生」非法經營骨灰場的商人大財團,以公帑為截算前骨灰所「鬆綁」,此舉開了一個極壞的先例,讓政府日後可藉行政措施放寬特定規管要求。

厚顏的政府,口口聲聲要處理歷史問題,保障消費者權益;但竟然挾持市民先人、漠視住在骨灰安置所附近的居民(主要是新界)的交通權利,公然與非法霸佔政府土地的貪心商人狼狽為奸,令他們永續經營,一點刑罰都沒有,就能繼續賺大錢。現時一般一個私營骨灰龕位價錢最少是十萬元以上,仍未計算管理費或其他開支,在可見的未來價格仍然持續上升。基層市民眼見樓價愈來愈貴,「生無立堆之地,死亦無安身之所」,香港人,你受夠未?

歸根結底,政府根本沒有決心及勇氣解決問題,左閃右避。政府多次表明不希望市民因為新政策要移動「先人」骨灰,而令社會產生不安。但到現時為止,政府亦不能提供全港非法私營骨灰安置所的龕位總數目,到底有幾多「先人」受影響?社會無從判斷。到底現時有否「地盡其用」?霸佔得來的土地是否全部用作安放骨灰?骨灰龕位是否已滿額?全港有多少骨灰龕位,是很長時間沒有後人打理?這些問題至今仍是疑問。

解決辦法多的是 只是政府心作祟

如果有一個整全數據,顯示全港非法經營骨灰安置所數目、龕位數目、地理分佈的官方統計,問題自然容易解決。地價安排可考慮以霸佔地段之面積、市價及現時實際的龕位數目按比例考慮,但數字必須公開透明,起碼所有資料能讓當區區議會審閱及監察。同時該等非法骨灰安置所必須向政府及當區區議會提交詳細的交通影響評估報告,確保與社區各持份者保持良好溝通,將附近居民所受的滋擾及影響減至最少。長遠目標,這些非法經營骨灰安置所當然需要被取締。

將心彼己,如果自己住的地方附近有骨灰安置所,一般市民所知的權益有幾多?能以怎樣的社區角度監察該骨灰安置所是否有違規問題?政府明顯在此方面缺乏宣傳及教育。核心問題是政府如何面對市民的無助感,尤其在新界偏遠地區,長年被騷擾而沒有還擊能力的弱小村民,眼見貪心商人覓地投資而不能作任何反抗。這方面政府不能視若無睹。

政府亦需要加大力度興建公營骨灰安置所而滿足廣大市民需要,其實骨灰安置所需的空間,遠遠不及住屋需求,所以政府只要收回一小撮政府土地,就能解決燃眉之急。例如位於粉嶺佔地170公頃的哥爾夫球場(約一個荃灣的面積),政府只需收回1公頃土地興建骨灰安置所,足以令輪候骨灰龕位的市民人數大減!另外坊間亦開始流行綠色殯葬,未來亦會有更多市民採用此方法紀念先人,然而在華人社會中,仍存有保留先人遺物的信念。政府可考慮引進「鑽石葬」的服務,外國已相當流行,以先人骨灰用科技製成鑽石,讓後人能容易收藏及紀念。現時此服務在坊間收費中,最廉宜只是數千元,政府可用公帑資助每名香港市民,鼓勵更多市民使用。甚至可考慮為現時仍安放在非法經營的骨灰安置所的骨灰進行「鑽石葬」,這樣既可徹底解決非法霸佔政府土地問題,又能保障消費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