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仙道彬

《蘋果》體育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 網誌

體育

從不知天高與地厚

從不知天高與地厚
廣告

廣告

作為體育迷,有時最怕是睇波睇到悶,決賽永遠是同一個組合,例如皇馬對巴塞、曼聯對阿仙奴、或者是NBA的勇士對騎士;當今季季初預測,總決賽再由這兩隊會師,朋友問,會悶嗎?我笑了笑,預測是基於數據、觀察和往績,是否有趣,從不在考慮之列;但內心深處,也真的想看看塞爾特人成為搞局者,至少讓東岸換一換風景。

「從不知天高與地厚,漸學會很多困憂……」兩句歌詞,正合形容今季的塞爾特人;回看季初報導,用的相片,正正是兩位交易而來的主力:Kyrie Irving和Gordon Hayward高舉球衣,當時兩位主角笑容滿面,20+11的組合令人無限遐想,誰也想不到,老天開了這麼大的玩笑,在揭幕戰就讓綠軍狠狠墜地,「美國隊長」重創收咧,漸學會很多困憂,綠軍結果一路走來,仍能克服傷兵問題,戰力不減,然後來到四月初,Kyrie也因半月板手術而宣佈今季玩完,這時候,一度被認為可撼動騎士的綠軍再難樂觀,在面前的LBJ高牆簡直與天比高,要跨越而過幾乎成了天方夜譚。

幸好,綠軍有Brad Stevens。

若果勇士是NBA的霸者,那杜克大學(Duke)肯定是NCAA的不滅強者,提到身兼美國隊教練的Coach K,更加令人肅然起敬;然而在2010年的NCAA冠軍賽,Brad Stevens帶領的Butler就只以兩分飲恨,在比賽最後一刻,當時還未變成「美國隊長」的Gordon Hayward,搶下籃板後運球推進,然後在中場起手,全場屏息以待,結果就差了那一點點,籃球中板後再彈落籃框,再彈出,結果Butler就以59:61飲恨。在此之前,GH開不到波,叫了球隊最後的暫停,這當然不是理想情況;GH在下一個攻勢,接到傳球,中路強行切入,然後在對手夾擊下,推到右路,射失高難度一擊。這是Brad Stevens和愛徒Gordon Hayward最接近全國冠軍的一次,其後兩師徒先後離開大學,然後轉了一圈,在波士頓再次聚頭。

那次冠軍賽令我印象深刻,要Coach K賽後興奮若狂,絕非易事,如用四個字來形容這位傳奇教頭,「死裏逃生」應不過份。Coach K在1980年開始成為藍魔鬼的教練,那時BS才只得4歲,兩人閱歷和經驗差天共地,但在那場冠軍賽,帶住不見經傳的Butler,迫使該屆排名第一的藍魔鬼來到這個地步,實在贏得了所有籃球迷的目光。 Steve Pagliuca來自杜克大學,這場冠軍戰,他與總經理Danny Ainge同為座上客,在比賽開打前,安治望住場中說:「望望球場,最好的大學教練就在入面。」Steve Pagliuca的回應是:「當然,就是Coach K。」然後安治冷靜回應:「錯了,是Brad Stevens。」那時,只是2010年。難怪當Doc Rivers求去,綠軍高層開會決定新教練人選,Ainge提供的名單上面,第一個名字是Brad Stevens,第二個名字是Brad Stevens,第三個名字,也是Brad Stevens。

塞爾特人是聯盟兩大傳統勁旅的其中一支,與洛杉磯湖人相比,綠軍沒有比華利山、荷里活和溫暖明媚的加州陽光,「豆城」有的是堅韌的傳統,上佳的團隊戰,以及那種東岸特色般的防守,由Larry Bird、Kevin McHale和Robert Parish,到之後的Paul Pierce、Kevin Garnett和Ray Allen,不變是從來是團隊大於個人,今日這支綠軍,沒有兩樣,在兩員大將受傷後,越打越好,誰敢說Terry Rozier、Jaylen Brown、Jayson Tatum、Al Horford,就比不上一眾前輩?

當綠軍經歷了心碎的開局,開季連輸兩場後,Brad Stevens很快就召開內部會議,要所有年輕隊員加快成長,而不是用年青作為輸波的藉口。

“Expedite your learning curve," Stevens remembered saying. “If there’s film to watch, or something you need to work on with a coach, go do it."

Steve Pagliuca曾在訪問中表示:「Brad不喜歡輸,當初加盟的條件之一,是綠軍不可以故意輸波換取選秀籤(Tank),就算是The Process也不喜歡;我的回應是我們永遠都想贏,發展才能和Tanking是兩回事,我們的目標是邊贏邊留住最好的球員。」

結果一拍即合,在2013年開展旅程。在周日東岸決賽第三戰開打之前,我又重看了幾個關於綠軍的訪問,就算在NBA任何一隊,眾多出色教練中,也很難找到一個如Brad Stevens般既能激勵人心、培養新秀、並令他們明白年輕不是輸波藉口,一邊成長一邊贏得比賽的教練。目前綠軍能走到這裏,甚至領先騎士2:0,就是靠以防守為根本,整支球隊無分你我的團隊籃球。根據往績,綠軍只要贏得頭兩場,之前是37個系列賽全勝(7場4勝制);不過騎士在2016年也試過創造不可能,在落後1:3下連贏3場,最後在奧克蘭捧盃。

“He is very even-keeled, never blames things on the players, and never takes credit for the wins,” he said. “Players feel that he has his back, but at the same time, he’s tough on them as far as what they need to do to get ready for the games. He’s incredibly transparent and honest, and that has paid huge dividends for him.”

無論從那個角度來看,在今季季後賽錄得33.4分、9.2個籃板及助攻的LeBron James,都穩居聯盟第一人寶座,說他是所有東岸球隊的高牆,絕不為過;在其職業生涯入面,三次試過在東岸落後0:2,而這三次都能勝出第三及第四戰,追成2:2平手,對手包括2006及2007年的活塞,以及2008年的塞爾特人。最經典當然是2007年的一屆,落後0:2下,LBJ打出「大帝」表現,直落四場贏波,踢走活塞並打入總決賽(不敵馬刺)。若果相信歷史,那今個系列賽很可能打到第七場;對綠軍來說,最不利是他們在季後賽至今作客只贏一場,還要是加時險勝(101:98贏76人),若果之後的兩場大敗,那肯定嚴重打擊士氣,之後能否保住主場全勝的金漆招牌,也說不定。

“Every game is its own entity,” says Brad Stevens. “It’s all about what happens in that 48-minute segment.”

由J.Tatum到J.Brown,從不知天高與地厚成了綠軍的本錢,也成了他們最大的能量。雖然在早前的分析,我還是相信騎士出線,但來到這裏,我也很想看看,歷史改變的一刻。無論如何,明早我會幫綠軍打氣,看看這班大無畏的年青人,如何凝聚一起,挑戰高高在上的帝王;正如我們年輕時的歲月,肆意妄為,不畏強權,「從相簿中跟我又再會面,輕翻起每一片,十八歲再度浮面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