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給馬時亨的建議

給馬時亨的建議
廣告

廣告

「我哋話畀你聽OK就得啦,你唔駛擔心嘅!」港鐵主席馬時亨耍官威,備受批評。其後他這樣解釋自己為何失言:「可能因為果日唔知係咪天口熱或者朝早無祈禱」。一向能言善道、與傳媒關係良好的這位前高官,居然反常態,早前口出惡言,斥責盡力把關的議員阻住地球轉,現在又近乎發爛渣,甚至拿自己信仰來做擋箭牌,敗壞一個虔誠基督徒的榜樣,似乎為了及早平息政治風波,令高鐵順利通車,好好先生形象也不顧了。

十年前,馬時亨腦生瘤,辭任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據説是因為承受不了沈重的工作壓力。後來他當上多家公司董事,又做了中大的榮譽教授,到了2016年再出任港鐵主席,在接受傳媒訪問時,他自問勝任有餘。所以,縱使高鐵關乎中共的戰略部署,不容拖延,馬時亨所受的壓力,理應還在他控制範圍之內。如非壓力爆煲,那麼,他突然變臉做醜人,便有點耐人尋味了。

馬時亨露出笑臉背後的惡意,和近日阿叻以無知而自大的姿態力保高球場,同樣符合不少人心目中那個作威作福的老海鮮形象。筆者翻看馬時亨舊日的一些專訪,提及他的威水史——例如短短四年,由不諳股票的新丁分析員晉升做管理層,還在業內排名第一。訪問中,他的能力備受肯定。這便帶出一個相當有趣的問題:究竟馬時亨是有睿智和洞見的社會精英/政治家,抑或時來運到而上位的香港典型醒目仔(另一例子是有橋王之稱的許仕仁)?

眼下便有一個好機會,讓馬時亨及他那一代精英階層(當然包括阿叻)證明自己的實力,洗脫老海鮮的污名,令年輕人寫一個服字。既然中共發展大灣區事在必行,馬時亨四月底時接受《南華早報》專訪時亦提到,港鐵正與中國䥫路公司籌劃在廣東南沙或佛山覓地興建香港城,配合高鐵香港段發展,那麼,最應該身先士卒,北上做開荒牛的,不應該是馬時亨口中的本港青年和長者——這些階層適應新環境的能力會較弱,而應該是馬時亨和阿叻這些富經驗、有本錢和具實力的社會精英。搬遷粉嶺高球場作為報國行動第一炮,便正合符天時、地利、人和。

把高球場全個遷移至大灣區,把土地騰出來興建公營房屋及長幼共融的社區,一方面即時紓減不少香港人的生活難題,為特區政府減少管治麻煩,功勞不少;另一方面,高球會的會員非富則貴,即使不乘高鐵,要乘私人座駕回大灣區打球也非常方便,加上他們都是心懷祖國之人,除了投資,還以實際行動向愛國意識較薄弱的新一代示範如何做一個中國人,意義更加重大。愛國,不應得把口,不應該只為搵著數,高球場若能犧牲小我(長遠來說效益更大),成全大我,有助減輕社會的深層次矛盾,習近平主席一定非常欣賞。

至於馬時亨,作為虔誠的基督徒,深明耶穌基督愛護弱小之心,更應全力推動高球場遷移,達至香港市民、特區和中國政府三贏局面,這才不辜負耶穌賜給你的愛心、道德和智慧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