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曾焯文

Chapman Chen, Ph.D.(曾焯文博士)香港綠色行者、政論人、翻譯家,語言學者 網誌

社運

魚蛋六四

魚蛋六四
廣告

廣告

二零一六年年初一晚魚蛋革命經已係香港人的六四。當晚義人抗暴,國家機器開槍鎮壓,自此六位民選議員遭DQ,百幾人淪為政治犯(梁天琦下周判刑)。本年六月四日,香港人首先紀念的應是為香港拋頭顱灑熱血的義士,他們許多此刻仍處身冤獄,然後方悼念中共反人類罪行的犧牲者,包括文革、六四死難者。紀念或悼念義人,任何地點都得,不一定要去大中華社團壟斷的集會。八九六四係中國變文明國家的最後機會,當時中共將中國碩果僅存的最後一批良心讀書人及國民徹底剷除,從此剩下一堆堆擇人而噬的喪屍。八九六四對香港的意義係一百五十萬人上街支援北京學運,雖然爭取的是契丹自由民主,但亦係香港人首次為自己共同命運團結出聲(參徐承恩,二零一七);同時,香港人認清中共真面目,只可惜受到大中華x影響,當年好多香港人的對策並非爭取自治自立,亦非要求英國拒絕交還香港,而係移民外國。香港結合百越嶺南文化、中原傳統優點、西洋自由理性,成為東方之珠,八九六四托庇於英國統治,方免於難。百年基業,今岌岌可危,身為港人,能不反思如何救港乎?

一六年年初一晚,二月九日凌晨,食環署城管及港共公安又趕又拉旺角年宵小販,正義市民,尤其是後生仔女,睇不過眼,加上九七後,官商鄉黑勾結,中方殘酷殖民,妨害香港民主自由,令到貧富懸殊,本地民不聊生,市民累積怨憤多時,當夜怒髮衝冠,為保護小販而與警察發生衝突。其時,交通警向天連開兩槍鎮壓,再將手指扣在板機,對進示威者。(其實,一四年九二八晚,雨傘革命之始,警察身為國家鎮壓機器,港共狼蠅爪牙,經已差不多要殺人「平亂」。)自此,六位民選議員因港共控告,人大釋法,而遭DQ;而且香港共有百幾人淪為政治犯,判刑動輙三、四、五年監禁,連七十二歲長者陳和祥先生都要坐三年零五個月;梁天琦六月十一日更可能入獄十年。

六四係中國變文明國家的最後機會。蒙古鐵蹄侵宋,大部份勇武漢人皆殉國,「義盡君臣俱死節」(陳白沙詩),餘者多懦夫苟且貪生。滿清入關,楊州十日,嘉定三屠,易服剃頭,有節氣的漢人又大多犧牲了,餘下者多叩頭奴才。文革再鋪天蓋地,殺盡所有正直中國人,更無孔不入,完全荼毒其他殘存者身心靈。文革結束,中華人民共和國稍微回復正常,但八九六四將碩果僅存的最後一批良心讀書人及國民徹底剷除,從此剩下一堆堆喪屍,毫無道德底線,擇人而噬。絕無僅有的例外如劉曉波,亦難免慘死收場。香港,托庇於英國殖民統治,結合百越嶺南文化,中原傳統優點,西洋自由法治,成為東方之珠,文明之邦,係異數中的異數,九七後,百七年基業,岌岌可危,身為香港人,能不以身報港乎?

唐•陳元光:
英英烈烈他慮無,捨生取義終不渝。
柏舟之詩王蠋語,千古芳名耀青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