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農業園迫走農民 迫遷搶地火燒加租收田逼簽乜都齊

農業園迫走農民 迫遷搶地火燒加租收田逼簽乜都齊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在古洞南蕉徑推出農業園計劃,道路工程在去年刊憲,今年一月則獲立法會批出徵地撥款。日前舉行反對工程的調解會議,有村民批評農業園計劃提出以來,地主「迫遷、搶地、火燒、加租、收田、逼簽」等情況不斷出現,現有租戶及農民毫無保障。

蕉徑長瀝關注組十多人,日前聯同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與政府官員會面約兩小時,會上多名居民表示遭不同手段迫遷。蕉徑居民譚小姐表示,家族三代人住在蕉徑老圍超過半世紀,一直以務農為生。不過農業園的道路工程橫跨她的寮屋和農田,田主亦在道路工程刊憲後,隨即透過律師通知要收回其農地。譚小姐斥「(田主)拎我塊地完全是暴力,完全不會和我們溝通。」她指自己作為受農業園第二期影響的居民,政府至今仍未提供具體安置和賠償方案。

IMG-6603

土木工程拓展署總工程師阮達勇在會上反問:「你們的遭遇是否真的和農業園有直接關係呢?」又指田主對農業園的反應和商業決定,政府無法控制。在場居民一片嘩然,居民之一廖小姐指自政府公佈在蕉徑推行農業園後,單是今年一至四月份蕉徑已發生逼遷、加租、種火、收地、逼簽一年租約等不同事件。

廖小姐詳述事件,指有住在農業園第二期內的婆婆被地主逼遷,農夫蘭姐放置農具的儲物屋被拆毀,農田被拒續租。今年四月,蕉徑又有農田無端起火,翌日竟有人霸佔該農田。廖小姐稱「你公佈了大概農業園位置,令人覺得賠償金很吸引,那我們日日提心吊膽,擔心被搶農田土地。」

漁農自然護理署代表稱,署方有就第一期農業園計劃探訪受影響民居,並記錄有關農場的營運情況和農地面積。他表示受影響農民可以優先進入農業園,亦有宿舍安置受影響農民。

不過居民譚小姐表示,蕉徑的居住形態是耕住合一,她和家人離不開蕉徑。她又指她母親已年逾八十,無法務農,是否不能入住宿舍。署方回應指「務農作業先會有(入住宿舍資格),其他人幫手務農會有。」地政總署代表則表示,安置的個案會轉介予房委會,但農業園第二期的安置安排則「未有進一步消息」。

7138e126-36a9-456e-b686-9272362ffbc2

土木工程拓展署代表指,農業園計劃期望將斜線的部份是休耕地復耕,受影響的農民可遷進該處(上圖綠色範圍則屬常耕地)。署方又指計劃利用地區小型工程計劃,重修長瀝路(下圖藍色部份)連接農業園。不過有居民指該路部份屬私人土地,修建道路或有困難。

IMG-6597

蕉徑農民文哥則反駁指,早於30前政府已表明第一期農業園的休耕地沒有充足水源,不適合耕種。他斥:「你要確保農業園發展的復耕地適合耕種,水源足夠,我才安心去耕作,否則你叫我去即是死路一條!」他又指政府雖曾稱計劃由古洞水塘引水,但至今未有詳細資料,「農業園對農民無保障,我看不到希望。」

土木工程拓展署代表回應稱知道水源問題,會探討不同水資源的供應方法。不過在場的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反駁:「你不能說有信心就夠,署方或顧問公司要講到水資源從何處而來。」

IMG-6610
朱凱廸

文哥及後向獨媒表示不滿署方回應,「蕉徑的水源去了哪裏,他們都不知,那如何解決問題?之前沒有水是因為(休耕地)的水被政府引走了,令地下水的儲存量減少。」他認為政府還未能確保農業園範圍內有足夠水源。

IMG-6607
文哥

aldf1012

IMG-6600

記者:林肇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