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曾焯文

Chapman Chen, Ph.D.(曾焯文博士)香港綠色行者、政論人、翻譯家,語言學者 網誌

教育

香港淪亡始於小學普教中

香港淪亡始於小學普教中
廣告

廣告

《開罐Opener》近日訪問了約三十名小學生,發覺其學校不單普教中,甚至用普通話教其他科目,例如數學。這些兒童於是覺得香港粵語並非學習知識的語言(「普通話用來教學,廣東話用來鬧人」),日常即使講粵語,都會用普通話的詞彙(如「冷氣」變「空調」;「扮晒嘢」變「裝B」,按:B/逼乃北方粗口屄的諧音);情況漸似今日的廣州。今日的廣州人,覺得粵語難登大雅之堂,大部份不諳講粵語,即使識講些少粵語,都多用普通話詞彙(如冰箱變雪櫃),而且用普通話句式(如食煞佢講成把它吃光),有普通話口音(如瑞士讀銳士,轟轟烈烈讀兇兇烈烈)。一種語言,一套世界觀(Lera Boroditsky 2010)。香港學校繼續以普通話為教學語言,代表香港靈魂的香港粵語好快淪亡。應對方法係大家日日夜夜講香港粵語,用香港粵語創作,大力杯葛普教中,並且質問教育局,所謂兩文三語教育政策,究竟為香港粵語教育做了何事?

普教中係殖民洗腦教育,上述小學生的「老師話課文用普通話讀會好聽啲」、「班主任話識多啲普通話同其他人講嘢方便啲」。這些未來的香港成年人,日常即使講粵語,都會用普通話的詞彙(例如:「電單車」變「摩托車」;行雷講打雷,按:打雷係北方俗語,行雷係古文雅言:《藝文類聚·雨》重雲吐飛電,高棟響行雷;電單車變摩托車;魚生刺身變了生魚片,按;廣東文化中,生魚係鱸魚的別名);普通話的句式(如我行路快過你,講成我行路比你快);情況漸似今日的廣州。今日的廣州人,覺得粵語難登大雅之堂,大部份不識講粵語,即使識講粵語,都係在家中同不識字的長者講,而且用粵語講普通話的詞彙、普通話的句式(如食煞佢講成把它吃光)、甚至有普通話口音(如瑞士讀銳士)。

專門研究香港粵語的語言學敎授包睿舜(Robert Bauer)(二零零二)預測:普通話成為教學語言後一兩代間,香港學生用粵語正式學讀書面漢語之傳統將喪失,粵文書刊出版會萎縮,後生仔女將以粵語為恥,只在家中同老人家講,正如今下的廣州,而九七後大陸人不斷湧入香港,更會化廣東話做本港少數派語言,到本世紀下旬,粵語甚至會絶種。

余以為應對方法係大家日日夜夜講香港粵語,寫文白粵交融的香港雅言,創作高水準的香港粵語文學,大戲,港產片,電視電臺節目,翻譯劇,原創劇,香港粵語流行曲,編寫香港粵語辭典(如粵辭正典),粵英字典。香港家長覺醒,反普教中,皆因知曉一旦形成講普通話的環境,仔女將來的飯碗就會被北方殖民搶走,事關你的普通話怎好都好不過大陸人。大中小學要增設香港粵語文化科,承先啟後本土文明。立法會議員要反對資助普教中,爭取香港粵語教學及研究資助,本土電影資助。市民見到教育局的官員,要問其所謂兩文三語教育政策,究竟對香港粵語教育有何貢獻?例如有無教香港粵語拼音法?有無推行香港粵語文化教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