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勉一

1997年,香港由舊殖民地變成新殖民地,但所有東西都變得更惡俗、更無賴。 網誌

社運

梁天琦與全共鬥(二之一)

梁天琦與全共鬥(二之一)
廣告

廣告

這幾年一直跟進傘後的激進運動,挖掘資料、比對不同陣營的文本、訪談、收風等一直在過。主要是因為關注事態發展,寫稿只是副產品。

這幾年跟得愈貼,就愈覺得不對路。那個意識形態先行、盲動、分裂、派系鬥爭、激進化,到後來變得在群眾之中無以為繼,繼而是年輕一代變得犬儒和冷感,令我想起60、70年代的日本學生運動的激進化。

雖然因為跟得貼,所以對本土派光譜有點敬而遠之的心態。不過,看著梁天琦這樣被重判,心裡還是戚戚然。

戚戚然是因為骨子裡仍然關心所有反抗法西斯中共的聲音,也因為之前公務關係,跟梁天琦面對面交流過,我傾向相信他是真心的。他不像我接觸過的很多領導人物,多年做人的經驗告訴我當中不少人是言不由衷或者在做戲。

寫下一篇稿時Google一下關鍵字,為免與其他作者撞內容,我找「梁天琦」、「反安保」、「日本學運」和「全共鬥」等字,才發現原來梁天琦在一篇訪問中這樣說過:

「梁天琦報讀哈佛的短期研究項目需要面試,面試官是一位日本學者。他問梁天琦,香港青年的政治參與度如何?梁天琦就講述本土派過去兩年來急速冒起的過程,從勇武抗爭到參選立法會,仲當選埋添啊!面試官聽罷就問,Edward 你有冇聽過「全共鬥」?

「於是佢就同我分享全共鬥嘅故仔。全共鬥非常激進、非常有理想,但之後真係去得太極端,對外輸出革命、策劃恐怖襲擊,結果將抗爭代價拉得太高,反而令下一代對政治更加冷漠。呢一種冷漠喺日本社會,持續到今時今日。然後佢問我,你擔唔擔心香港變成咁啊?我答佢唔到。」

(2之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