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韓國第七屆地方選舉總評:保守派大勢已去,進步派執政黨不能鬆懈

韓國第七屆地方選舉總評:保守派大勢已去,進步派執政黨不能鬆懈
廣告

廣告

四年一次的韓國地方選舉已在6月13日結束,雖然韓國的新聞大幅報導6月12日的朝美首腦會談,但今屆選舉並沒有因此而受到影響,投票率反而有所提升。而這次地方選舉除了選出17個行政區的首長及知事之外,還包括廣域議會議員、基礎議會議員、國會議員的補選等。若要用一句話總結這場選舉的話,就是「文在寅政府的最佳成績表,保守派遭受巨大懲罰」。

這次選舉最大的重點,就是最大保守派自由韓國黨在多個議席選舉中,均大敗於執政黨共同民主黨。在17個行政區的首長中,有14區當選人均為執政黨,只有慶尚北道及大邱為在野黨參選人當選。這樣大規模取勝的局面,是自韓國1995年開始地方選舉以來第一次見到的局面。此外,在國會議員12席補選中,自由韓國黨只能取得1席,其餘10席全由共同民主黨囊括。

從這個結果可知道,是次國民對於文在寅領導的政府的信任程度相當高,皆因共同民主黨這次選舉中不是沒有醜聞,如金慶洙的Druking事件、李在明被重提的女演員醜聞等,同時亦出現不少政治新勢力左右選舉。不過,在執政黨大勝的情況下,文在寅足以掌握施政及管治的主導權。若要分析執政黨能夠大幅增加議席的原因,除了文在寅積極主導南北韓及朝美首腦會談,促進韓半島的和平之外,文在寅積極進行政治改革、清除積弊的表現亦得到國民的認同。

除此之外,這次地方選舉最大的突破點,就是瓦解韓國政治中的「地區主義」。被視為「保守派票倉」的慶尚南道,競逐慶南知事的在野黨參選人金台鎬,亦以17萬票之差敗給執政黨參選人金慶洙,這可謂非常驚人的結果,亦打破一直以來慶尚道為保守派陣地的地區主義。此外,雖然執政黨未能拿下慶尚北道,但在朴正熙故鄉龜尾的選區中,曾出現執政黨票數大幅拋離的現象,雖至今的統計票數中仍多過執政黨,但綜合兩個現象來看,慶尚道的選民擺脫了過往支持保守派的形象,打破持續數十年的地區主義投票意向,這對文在寅的施政方面相當有利,並幫助他進行國民統台。

保守派為何會大敗選舉?原因很簡單,就是自朴槿惠勢力失守後,破壞不少支持保守派的選民的信任。已被法院起訴的李明博、朴槿惠來自自由韓國黨(當時名稱為大國家黨、新世界黨),黨員卻一直為其辯護,同時黨內沒有就此事作出負責任的回應。而政黨輪替後,保守派保持一貫的右翼特色,繼續要求政府以強硬及保守的手段對待南北韓關係及朝美關係,他們毫無改善政治策略,在不得民心的同時,卻對高支持率的文在寅作出無謂的批評,無疑是自取滅亡的表現。此外,自由韓國黨一直狙擊Druking輿論事件,甚至舉行大規模的絕食抗議要求政府調查,但同時傳媒卻揭發他們在十多年來的總統大選、國會選舉、地方選舉中亦進行過輿論操控,並發放假民意調查數據以奪取聲勢。這些動作均展露保守派無以為繼,失去民心,自見荒涼。

投票率不跌反升,顯示了韓國國民的公民參與意識增強不少,自2016年的燭光集會起,去到總統大選,都可見不少人對於保守政權的失望,從而透過手上一票改變時局。這次地方選舉的結果,更顯示了國民利用公民權利「懲罰」了侵蝕民主及自由的保守派政黨。

不過,執政黨卻不能因此而鬆懈,因為擁有高民望的情況下,更應著手改善國民的生活以鞏固其支持率。不少評論均指,文在寅在外交政策上取得成功,但未能在民生政策上取得良好成績,若要評論選民的投票傾向,有一個原因存在的,是國民不喜歡文在寅或其政黨都好,更不喜歡保守派政黨,這傾向幾乎接近「Lesser Evil」的定論。假如文在寅政府在未來一兩年,在民生政策上未能進步的話,也許保守派會借此革新,重振旗鼓,到時韓國的政局或許會再次陷入困境。

但最後值得評論的一句是,韓國國民能夠利用選票改變時局,在香港而言,只是人家光景,我們的公民意識?還是不要再說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