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徐嘉穎

人權教育工作者 網誌

教育

莊耀洸、徐嘉穎:《香港教育專業守則》諮詢稿應有兒童權利角度

莊耀洸、徐嘉穎:《香港教育專業守則》諮詢稿應有兒童權利角度
廣告

廣告

作者:莊耀洸、徐嘉穎

部分內容刊於2018年6月24日星島日報

今年6月,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改善了前年《香港教育專業守則》諮詢稿,並暫時擱下備受爭議的實務指引,目前僅就《守則》修訂稿諮詢。不過,諮詢稿第2章部分修訂可能收窄教師權利,載有權利的第3章亦未見諸諮詢稿,令人擔心可能削弱教師權利。

限制應合乎人權

就專業形象而言,諮詢稿繼續將「不應從事有損專業形象的工作」改為「須避免從事或參與有損專業形象的工作或活動」,並擴充至「應注意個人言談舉止與行為操守,以身作則,作為學生的模範」(2.1.2),2016年版本輔以規管教師個人臉書和私人即時通訊(如Whatsapp)例子說明。然而,教師也有私生活,也屬公民,參與社會,此舉可能過分限制表達自由和私隱。即使是專業守則,亦須符合載於《基本法》第39條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7及19條及其本地法《香港人權法案條例》,限制須出於必要,合乎比例,盡可能對人權侵犯最小。[1]故此,日後操守議會根據諮詢稿條文所制訂的實務守則,或對教師自由有更大限制。

平等權利,師生各異

雖然諮詢稿訂明教師有義務不歧視學生和同事,但保障範圍各異,亦與《人權法》不同。譬如諮詢稿訂明教師「不應因種族、膚色、性別、信仰、宗教、政見、家庭背景或身心缺陷等原因而歧視學生」(2.2.14),對同事則「不因種族、膚色、性別、信仰、宗教、政見、國籍、地位或職能等原因而加以歧視」(2.3.1),何以基於國籍歧視同事違反操守,學生則不然?香港是多元社會,亦有8%人口是少數族裔,學生有不同國籍愈見普遍。同樣,何以基於「家庭背景或身心缺陷」歧視學生有違操守,同事則不然?師生也有可能受到殘疾或家庭崗位等歧視,同受現行反歧視條例保障。操守議會可參考《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條和《人權法》寫法,將不歧視條文改為「無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見或其他主張、民族本源或社會階級、財產、出生或其他身分等」,並加入「家庭崗位」和「殘疾」。

加入兒童權利角度,與國際接軌

培養尊重人權屬教育目的之一,見於《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第13(1)條和《兒童權利公約》第29(1)條。《守則》亦訂明教育工作者「應把尊重人權的教育視為要務」。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在有關兒童免受一切形式暴力的第13號《一般性意見》中,建議與兒童相關工作的專業培訓課程應涵蓋《兒童權利公約》,並支持兒童權利友善校園的做法 (段44)。委員會亦於2005年審議結論促請香港政府「製作兒童適用教材和編訂有關學校課程,令學生更知曉公約內容」(段 25(a)),可見教師是推行兒童權利教育的關鍵。操守議會可於《守則》加入兒童權利角度,與國際人權接軌。

全球最具代表性的教師國際組織 Education International 所制訂的《專業倫理宣言》甚具參考價值,其第2條指教師應尊重兒童享有《兒童權利公約》保障的權利,尤其與教育相關的權利,第5條亦提到教師給予專業意見時,是在兒童最大利益的前提下尊重家長合法權力。[2] 操守議會亦可於《守則》訂明保障《兒童權利公約》所載之教育目的和公約四大原則:人人平等,無所歧視、兒童最大利益為首要考慮、生存和發展權及表達主見權。

註釋

[1] 梁國雄及另二人對香港特別行政區。FACC 1/2005。8/7/2005。段90。 鄺國熙醫生對香港醫務委員會。CACV373/2006。24/1/2008。段21, 71。希慎興業有限公司及另七人對城市規劃委員會。FACV 21/2015。 26/9/2016。段77,78。
[2] Education International. Declaration on Professional Ethics. 2004.

延伸閱讀
莊耀洸、徐嘉穎:〈教師應受理匿名投訴〉。刊於《明報》。2018年6月21日。
莊耀洸、徐嘉穎:〈教師操守諮詢稿應保障兒童權利〉。刊於《星島日報》。2018年6月24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