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漢浩

工業福音團契總幹事 關懷貧窮學校創校校長 PhD (CUHK) Yale University PhD Visiting Research Scholar 網誌

政經

教會不能不學會的一課——面對性侵

教會不能不學會的一課——面對性侵
廣告

廣告

我們都犯了罪,一個肢體受苦,我們都共同承擔。這文不是批判教會,而是不想教會及弟兄姊妹再受傷。面對如此大的批評,盡心事奉的牧者無故受傷及受壓所帶來對報告的反感是可以理解,但亦是要減少這情況再出現,我們更需正面回應及反思。我們要緊記,教會不會因為有性侵事件蒙羞,但絕對會因為掩飾錯誤而失望見證。

這幾天是痛苦的,首先看見面書中有朋友分享有姊妹被性侵並不獲教會理會的消息,之後有報導該牧師到警局「自首」,再到這兩天傳媒不斷討論或聲討教會的處理手法及有關的性侵事件。對於教會發生性侵事件及處理手法令人髮指絕不是新事,最廣為人知當然是X小姐及陳世X 事件。每次聽到,心裡都很痛,因為問題不單是侵犯人的人的問題,更反映我們的信仰出了很大的問題。(我用我們,因為我們都是教會的一部份) 以下是一點的反思:

1)混淆神性與人性

很多牧者都是因著神我呼召進入牧職,都是有一顆牧養的心的。但很多時候我們都會把神的神性與人的牧職混淆了。會眾會把神的神性投射了在牧者射身上。在台上講了一篇激勵人心的道便以為是自己有什麼了不起,有些為人禱告後有神蹟的牧者更容易跌入自我聖化的危機。這樣的把牧職聖化當然為牧者與會眾都製造了一個危機。某性牧者及會眾都可能會分不清他的擁抱是關心還是擾騷還是親切的關懷,最大的危機是,當把所有行動都聖化了,我們都失去了應有的警介線。所有的身體接觸都有機會被聖化,這樣的聖化,令很多會眾(被性侵者)難以抗拒。一般會眾是很難抗拒牧師或牧長約你祈禱。

可惜的真相是,我們都不會被聖化。我們都要追求成聖,但沒有義人,一個也沒有。作為神學院老師亦是容易被聖化的崗位。但感謝我在某間神學院遇過幾位所謂(或不知所謂)的神學老師,令我清楚知道自己或任何聖職都不會成為聖人。我們仍是罪人,正如保羅指出,我們都被釋放,不被罪所綑綁, 但仍會受罪的試探。我們要尊重牧者,但不要以為任何擔任牧職的人是聖人。這界線亦是保護牧者的。

2)誤會尊重與順服

同理,尊牧者或其他不論有沒有崗位的者只需要尊重而不是全然順服。沒有人的制度能代替上帝,我們真正要順服的只有上帝,對人的制度只需尊重。面對不合理的要求或感覺不對勁的要求,首先不要覺得有問題,拒絕不對勁的要求是合理的,包括一些被聖化了的行為如祈禱。拒絕禱告不等於拒絕神,同樣,舉報懷疑性侵亦不是背棄上帝,因為人都有黑暗面。

3)混淆神的權柄與人的建制

神當然有權柄要我們順服,但人的制度並沒有相同的權柄。這對不是代表我們可以無視在世的制度,但所謂順服的程度肯定是不一樣的。對人的制度,我們只需以尊重的態度般順服便可,與無條件的全人全心的順服上帝不一樣。所以,當遇到在制度中有不公義甚至被侵犯的事情時,我們不需聽從一些虛假我教導,要我們順服“高”位的長執。事實,在教會中,愈多事奉者不是在高位,而是應該愈低位地服侍弟兄姊妹。上帝不會叫你順服不公義甚至是作惡的人,不論他在世界或教會有什麼地位。

4)討論性侵問題或建立防止性侵制度有損教會聲譽

事實是相反,現時世人對教會的反感不是來自我們中間發生了這些事,而是我們的預備與反應比世界更拙劣。我們理應更明人人的罪性,但卻是最容易成為罪惡的溫床。我們理應對弱勢最關顧的,卻容易成為欺壓受侵者的地方。

對我而言,我經常提醒自己是有這危機,這危機才不會發生。

5)不要太快以「屬靈」方法處理

有些弟兄姊妹很容易誤會在教會不應以世界的方法來處理,這想法不是原全錯,但是要假設我們所用的原則更能帶出公義與愛等價值,而不是用所謂屬靈的方法來掩飾罪行,使犯罪者在「屬靈」的保護傘下為所欲為。沒有合情合理的 Common Sense,很多時所謂屬靈處理方法都容易成為借口,變相做成二次傷害。

也許我們都不願意教會被聲討,我們都心痛,但我們不應以掩耳盜鈴的態度來回應,現在核心問題不是有幾多綜,而是教會有沒有勇氣面對這危機。還記得 Starbucks 在年頭犯下一錯,他們沒有質疑指責他們的人,反而全店停業一下午來正視問題。也許我們沒有商業的考慮,但未信的生命不是比金錢更重要嗎?我們不是很想傳福音嗎?這教會型像不是舉辦多少次所謂福音盛會所能修補的?更令我不明的是,哪些強調家庭價值的道德勇士在哪裡呢?哪些教牧在哪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