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煙士打淫

麥浚龍的歌,崑南寫散文,黃子華棟篤笑: 情色文化無處不在,最緊要係,佢在你腦海。 網誌

生活

黃子華金盆o浪口 香港黃金時代

黃子華金盆o浪口 香港黃金時代
廣告

廣告

我特地挑了一條成熟路線的裙、著上高跟鞋、而且摘掉眼鏡,搏到盡:我塗了媽媽的口紅,戰戰兢兢地走到工作人員面前。幸好她沒有要我拿出身分證,否則,也與這段表演無緣了。事實上,我的確見到一個米七童顏的男子,失落地掉頭走。

我很幸運能混進來,也很幸運聽到今次的棟篤笑。

記得最深刻的是:播放香港的黃金時代(七、八十年代),我們有最繁忙海港、有亞洲最大的時裝展、有最華麗的酒店廳房......我們香港是the most, the best, the勁est, the正est......我們甚麼都是最風光、最好的。

黃金時代令人懷緬依戀,但除了經濟發展,他提到當時有句常見的字句:「面斥不雅」。茶餐廳裡,寫著座位有限,面斥不雅。男廁裡也寫著,小心小便,面斥不雅。然而,大家有否發現:面斥不雅只是香港特有的用句,其他華文社會都沒有用到的?

「面斥不雅」就係話,有啲野唔洗講到明架,大家都知唔啱架,寫呢四隻字喺度,大家就明啦。從中可見黃子華先生對於當時香港人嘅睇法:係有修養、有家教嘅人,we are proud of this.

但係有無諗過:如果你唔介意不雅呢?咁就好大件事架喇,例如馬雲(想知點解,比錢入場)義社教識我地:羞惡之心,人皆有之,明明大家都知係面斥不雅,但有啲人唔知點解,係要咁樣都有。

當時又興第二句說話:「唔係咩呀?!」

我交左租架,唔係咩呀?我賺大錢架,唔係咩呀?

我地香港係最勁架啦,唔係咩呀?!

呢句說話是反問句,即是不期望會有人質疑。而這種目空一切、自視最高的論調,同時反映出過量的優越感,我地香港人開始驕傲,覺得自己咩都識、咩都勁、咩都叻,而且係最叻,唔係咩呀?!

梅豔芳唔返生、《430穿梭機》唔再播、過去的黃金時代不復返,香港人是很功利的,呢個時候一定問:懷緬過去有咩用?同樣漠不關己嘅論調,大家或者再熟啲:平反有咩用?反正,都過左去咯。

我問:你最欣賞黃子華的地方是?

「有才華、有智慧、又聰明」

我卻說,香港社會從來不乏精英,看看我們的中環、ifc,我們香港人的頭腦是全世界「最」精打細算,我們的才子是全宇宙「最」才華橫溢......有甚麼用呢?他原來曾為大公報寫評論,邊個有米,邊個咪係米飯班主囉。嘩!你份人咁無文人風骨架?!面斥不雅。

當佢覺得不雅咪不雅囉,係咁架喇,唔係咩呀?!你又奈佢唔何。日日打開新聞都係啲咁無恥嘅人,不雅咪不雅囉,係咁架啦,唔係咩呀?

所以我就話,我欣賞黃子華呢個人有才華、有智慧之餘,係佢對呢個地方係有愛。我地香港最多聰明人,走精面,卻從來無為社會諗過。食飯唔講政治、棟篤笑更加唔講政治。你必然係對呢個地方有愛,你先會表明自己屬於「雞蛋」嗰邊、然後唏噓地懷緬過去美好風光嘅世代、並期望港人都有腦、一齊思考政治,嘩,黃子華咁ideal嘅,係呀,佢對呢個地方係有愛。

「愛唔係得個講字,做啦!」

營營役役,倒模式工作、倒模式價值、倒模式立場,香港人係咪個個都咁功利、咁現實(核突)?見到黃子華,就見到一個不為金錢勞役、不為權力低頭嘅人,嘩,大明星企喺雞蛋嗰邊,咁嘅人真係難得。

黃金時代已過去,但有啲耀目嘅明星,卻永恆發亮。有時候,剎那光輝就係永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