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中美貿易戰中的貨幣戰,未打先輸

中美貿易戰中的貨幣戰,未打先輸
廣告

廣告

在所有風險中,滙率風險最大,因而,貨幣戰是最重要戰場。

陳德霖在2014年2月18日撰文,「離岸人民幣市場的發展,是人民幣國際化的必然條件和結果。人民幣跨境貿易和投資交易的擴大,必會提升離岸人民幣市場資金量和流動性,進而提升離岸企業和金融機構採用人民幣的意願和空間。現時離岸人民幣市場的規模仍然有限,存款額(約為1萬5千億元)只是在岸(100萬億元)的1%左右,遠低於離岸美元存款等於美國本土的大約三成,但可以肯定的是,離岸人民幣市場在可見未來會有非常巨大的增長空間和潛力。」

但,到2018年立法會研究,「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放緩,香港亦不能倖免 。人民幣流動資金池(即存款及存款證的總 和 )在3年內收縮47%至2017年年底的6,180億人民幣 (7,330億港元 )。」

而2017年10月11日,中國銀行發佈「2017年二季度離岸人民幣指數」(BOC Off-shore RMB Index,英文簡稱ORI)。結果顯示,二季度ORI指數為1.19%“,它與2014年第4季相若。

中行離岸人民幣指數主要跟蹤人民幣在離岸金融市場上的資金存量規模、資金運用狀況、金融工具使用等方面的發展水準,共設置五類指標,分別對應人民幣行使價值儲藏貨幣、融資貨幣、投資貨幣、儲備貨幣及交易貨幣等五項國際貨幣職能,加權計算後反映人民幣在國際金融市場上的綜合發展水準。

這等於說,離岸人民幣市場的規模在這4年來,仍然跳不出在岸的1%左右,而且更低。

李克強在7月16日在北京舉行的第二十次中國歐盟領導人會議後的記者會,聲嘶力竭地說:「堅決制止,也不允許強迫轉讓知識產權的行為。對侵犯知識產權的,我們將會加大懲罰的力度,有的甚至是加倍懲罰。對這樣惡意侵犯知識產權的,罰得他傾家蕩產。」這不是無因的。

中國在中美貿易戰中的貨幣戰中,未打先輸。親中的盲毛,清醒吓啦,不要義和團誤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