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評估一下韓國的標準工時,究竟是否適用於香港?

評估一下韓國的標準工時,究竟是否適用於香港?
廣告

廣告

韓國的上班族近期的一大喜訊,非政府實施的標準工時莫屬。從7月1日,韓國政府正式實施每星期最長工時由68小時,縮減至52小時。法定的勞動時間本為40小時,現時若包括在公眾假期時上班及平時的加班,只能達到52小時。而這標準工時法案,預計將於2021年全面適用於所有企業之中。評估韓國的標準工時後,我們該問的是,香港能否效法韓國實行以「保障勞工平衡」為自標的標準工時?

若看過一點韓劇或電影都知道,韓國一直以受日本影響的「公司職場文化」聞名,其一就是無限期OT及聚餐文化,所以造成「工時超長」成常態的現象。根據經合組織(OCED)的調查及數據顯示,OECD成員國之中,韓國一直成為工作時間最長的國家之一,第一位為墨西哥,第二就韓國;甚至有數據顯示,韓國勞工每年人均工作2052小時。

而今年2月27日,在國會上正式通過《勞動基準法》修訂案,決定由68小時縮減為52小時。實施至今,有不少傳媒均對受惠於此政策的上班族進行訪問,不少上班族均表示「很久沒試過能夠下班後與家人討論晚飯吃什麼」、或「很久沒試過在天黑前回到家」。

若要評估這次縮短工時的利弊,我們率先要從這政策的實施情況進行判斷。標準工時確實不適合於部份需要彈性工作的行業,如傳媒、金融業等,而這次首先實施的,是300人以上的職場、中央及地方政府、公共機構開始實施,而50-300人的會於2020年實施,50人我以下則於2021年。這分階段的做法值得欣賞,除了能夠讓較完善制度的大企業率先適應新制,還能夠讓他們更有效把標準工時的好處發揮出來,讓兰鉇行業跟隨步伐,更全面及有效地有保障不同階層勞工的權益。

雖說這工時標準為每周合計,但同時這法案亦保障了每一天工作的時間不會超過一般時間。假設韓國的僱主為了遵守制度的52小時,而把工時制度改為一星期工作三天,但每天工作15小時的話,都會被視為違反《勞動法》,因為每天工作超過8小時的時間累計若超過法案中的12小時,都為違法。此法案能夠取得每周及每日工時的平衡點,同時更清晰令勞工明白標準工時的主要目的。

當然,這法例並非完美,當實施了標準工時後,不少公司需要改變工作方式、公司文化等,由於工作量沒有因標準工時而減少,在法例不容許下,公司只能透過聘請員工來分擔工作量。假若企業沒能力招聘新員工,在有限的工作時間內,員工或許需要在時間不充裕的情況下完成更多的工作量,造成更大的壓力及過勞的問題,甚至或會有僱主因工時減少而削減工資以節省人力資源成本。不過,這些後遺的問題,不只是政府的責任,勞資雙方亦需要透過合約精神,去商討及解決標準工時這個議題。

若要把香港的標準工時計劃與韓國的進行比較,可謂高下立見。香港於2015年曾發表標準工時的法例建議,雖說資方或會贊同,但站在勞工的立場,在達到標準工時真正目的方面,可謂強差人意。

香港標準工時委員會的建議指,應該立法規管公司的僱傭合約中,需要列明大家建立共識下的工時時長、用膳時間、休息時間、超時工作的安排及補償等。這修訂形容虛設的原因,就是因為僱主仍能在合約列明沒有超時工作的補償,甚至能夠任意寫上工時以作為僱主心中的「標準」工時,換句話說,若根據這建議,寫「每日工時15小時」亦是合法。這些完全違背了標準工時間本身的意義,而且無助規管工時的長短。勞工理應能夠行使的談判權,亦有機會成效不彰,從而造成僱主能夠在法例的灰色地帶中,繼續剝削勞工的權益。

這建議不但偷換了「合約工時」的概念,而且忽視了標準工時對不同業界的不同保障。有人認為標準工時為「一刀切」的政策,未能照顧需要彈性工作時間,或難以利用「星期」計算工時的行業。不過,標準工時的概念並非「一刀切」,而且可以有豁免的空間,而這方面韓國的確需要改善。歐盟國家規定了最高工時,但在一些行業上實行了豁免措施,如放寬航空業的最高工時,但同時亦確保休息的上限時間。所以香港未能效法這更全面及完善的標準工時的制度,絕對是香港勞工的悲哀。

韓國比起香港走得更前,不只是文化發展,勞工福利方面亦開始出現改善,奈何替香港勞工發聲的團體,亦未能真正代表勞工發聲,反倒暗中維護了商家的利益,造成香港勞工的權益持續被忽視,甚至被剝削。香港應好好參考韓國的做法,確實訂立真正維護勞工福利的標準工時,平衡勞資雙方關係的同時,亦能為社會健康帶來良好的發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