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高普的最後拼圖——艾利臣

高普的最後拼圖——艾利臣
廣告

廣告

利物浦上屆歐聯決賽功虧一簣,領隊高普終於狠下決心,以破世界紀錄6680萬鎊的價錢,從羅馬收購巴西國家隊門將艾利臣(Alisson),這宗交易,能否令紅軍從回昔日霸主地位,未來一季將有答案。

米奴列與卡列斯不夠班

2013年,米奴列(Simon Mignolet)從新特蘭加盟利物浦後,該季紅軍差點就得到冠軍。他頭3季的清白之身也有不俗的數字,每季也有超過10場或以上保持不失球。可是他頭3季的平均失球數字,卻是近半世紀之冠。13-14及15-16,兩季失球達到50大關。2016年,卡列斯(Loris Karius)由緬恩斯加盟利物浦,他在歐聯決賽前,曾經有過亮麗的不失球數字,包括歐聯7仗保持清白,以及聯賽10場不失球紀錄。在聯賽的後段,他把關16場失16球,雖然最後8仗有6仗保持不失,可是對曼城、熱刺以及車路士等同級對手,合共3場比賽失掉6球,撇除歐聯決賽的世紀失誤,這些數字已足以令高普再買門將。

米奴列與卡列斯把關利物浦不失球數字:

年份 不失球場數(把關)
13-14 10(38)
14-15 13(36)
15-16 11(34)
16-17 米奴列 9(28)
卡列斯 3(10)
17-18 米奴列 7(19)
卡列斯 10(19)

早前在網上曾經看過一段由加歷查訪問舒米高的片段,作為頂級門將,無論卡列斯與米奴列都不能做到。舒米高的訪問當中有數點是值得大家參考,當中部份條件如下:

1. 隨著守門員條例改變,現代門將不僅要守門,並且要用腳將皮球交到球場任何位置。
2. 守門員要了解比賽、集中、撲救是基本條件,還需要觀察週圍環境。
3. 他曾經打過手球,需要手腳並協調阻止攻門,他不會理任何方法,會用手腳並用,務求救出皮球。
4. 守門員不能犯任何錯誤,就算犯錯也要盡快調整,比賽要高度集中、體能非常重要,以及決斷。
5. 當大球會門將要做的工作很少,全場比賽可能只需撲救25秒,大部份時間是開生死球、交波與傳球,因此當大球會門將更加要高度集中。

相關片段:

一切從基文斯說起

卡列斯在歐聯的兩個驚人失誤,利物浦6奪歐聯冠軍夢滅,不是想將卡列斯鞭屍或傷口上洒鹽,不過這位成名於緬恩斯門將,的確並未如部份利物浦球迷所言,是新一代的紅軍最佳門將。早前與永遠支持球王胡國雄的版主傾談,他也是一位老牌紅軍球迷,他說很多新一代的紅軍球迷,說不要以過去的光輝衡量今代的利物浦,並認為「神龍」卡列斯是足以令利物浦復興,應當給他機會。的確,今代的比賽球速快了,波飄了,龍門要用腳時間多了,技術要求與過去截然不同。過去年代龍門的腕握力,沒有手套保議、以及保護龍門條例也遠不及今代,當龍門同樣是一項苦差,唯有失球數字,是其中一項衡量龍門最有效的方法。

1967年6月,已故晏菲路巨人錫克利(Bill Shankly)從斯肯索普以18,000鎊收購基文斯,與1971年以35,000鎊,同是由斯肯索普收購基瑾(Kevin Keegan),是利物浦歷史上兩個最重要,最具影響力的收購。基文斯到來後,頭一年只擔任羅倫斯(Tommy Lawrence)的後備,1968年9月25日對史雲斯的聯賽盃才首次替紅軍上陣。1970年1月份對森林的比賽,錫克利決定起用當時只有21歲的基文斯擔正,在1969-70年球季,基文斯在最後的14場比賽上陣,一共失掉12球,其中7場保持清白。自此以後,基文斯成為紅軍的傳奇門將,11季462場聯賽中,只曾缺陣6次。

由於效力利物浦,球隊在70年代中期開始崛起,很多人抹煞了基文斯的超級演出。他控制禁區範圍極大,同時亦有一流的視野,敢於出迎,並且在70年代成為英格蘭聯賽少數能以龍門兼清道夫打法把門關。英國著名足球雜誌《Total Football》將基文斯評為20世紀最佳門將,力壓柏真寧斯(Pat Jennings)、耶辛(Lev Yashin)與施路頓(Peter Shilton)。過去很多人只是一句,施路頓演出較基文斯穩定,就認為施路頓把關較基文斯好,這對基文斯並不公平。自1970年開始替紅軍把關以來,基文斯11季正選當中,其中9季是頂級聯賽失球最少的門將(見附表),其中1978-79年球季,42場比賽只失16球,平均失球數字之低,英超沒有任何一人能達到他的成就,施路頓全盛時期,就只有1977-78年一季失球數字少於基文斯。亦有人說,基文斯效力的紅軍,是史上最強,當然失球數字低。可是,他正選的頭6季,只有1972-73年取得聯賽冠軍,愛華頓、阿仙奴、列斯聯以及打比郡都先後在聯賽登頂,當年的利物浦實力,與今天的高普或羅渣士大軍相差不遠。基文斯整個紅軍生涯,只有72-73與80-81年是全季平均每場失1球,其餘球季每仗皆失球少於1球,是利物浦70-80年代初期雄霸英超與歐洲的最重要原因。

j1

小丑一去人材凋零

自基文斯退休後,高巴拿(Bruce Grobbelaar)在晏菲路的頭9年,替球隊取得6屆頂級聯賽冠軍,而且與基文斯一樣,每季失球數字平均每場不多於一球,其七屆是聯賽失球最少門將,並且頭6季未嘗缺席,他的穩定,令另一位出色門將奧基蘇域(Steven Ogrizovic)轉會梳士巴利。有別於基文斯,高巴拿偶爾會犯上低級錯誤,因此而被冠以「小丑」之名,不過當年利物浦從溫哥華白帽買入高巴拿,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他與基文斯一樣,控制禁區範圍極大。到80年代中期,他與修和路(Neville Southall)的把關穩定性,甚至超越施路頓。踏入90年代,紅軍盛世一再,當桑拿士入主利物浦後,球隊全面性崩潰,而門將一環,也成為利物浦未能再度封王的關鍵。

1992年,占士以125萬鎊從屈福特加盟利物浦,在頭兩季比賽,他的確未盡如人意。包括93-94年球季,頭11場賽事失掉20球。自伊雲斯(Roy Evans)上場後,他連續3季失球平均每場少於1球,94至96連續兩季為英超失球第2少門將,96-97年也是英超第3少失球門將,直到最後兩季與費杜共同把關,紅軍才每場平均失球數字多於一球。

國腳級收購也不成功

1999年夏天,侯利亞(Gerard Houllier)以破英格蘭本地門將收購價錢400萬鎊,從維迪斯收購韋斯達維特(Sander Westerveld),這位荷蘭國家隊門將頭一季在紅軍演出神勇,成為聯賽失球最少門將。之後一季,他協助利物浦成為盃賽三冠王,但亦開始水準不穩定,2001年8月對保頓犯下低級錯誤後,侯利亞買入了杜迪克(Jerzy Dudek)與卻克蘭(Chris Kirkland),韋斯達維特也無法留下。杜迪克與韋斯達維特一樣,頭一季演出神勇,成為聯賽失球最少門將,可是之後兩季開始水準不穩定,最終也被西班牙2號門將連拿(Pepe Reina)取代。

連拿曾經被賓尼迪斯寄予厚望。事實上,他頭4季在利物浦,球隊整季失球都在30球以下,並且於06(20場不失)、07(19場不失)、08(18場不失),連續3屆成為英超金手套獎得主,09與10年與施治同為17場不失球,是英超當屆失球最少門將,他也是歷來利物浦最快達到100場不失球紀錄的門將,他加盟紅軍只用了198場就達到這紀錄,比基文斯與高巴拿更快達到。隨著賓尼迪斯的離隊,以及杜格利殊被免去職務,連拿在新領羅渣士上場後,也被外借到拿玻里,結束了他的英超8年生涯。

不再重複過去收購失誤

過去無論是利物浦,在買門將都曾經出現過因細數目的差價,而導致入貨不似預期。1992年夏天,買占士是無可厚非,可是一位沒有頂級聯賽經驗的門將,即時擔任正選是很危險的事。基文斯與高巴拿都是當一段時間副手才扶正,當年若肯付較高價錢買修咸頓的科華士(Tim Flowers)可能是截然不同的故事,科華士加盟布力般兩季就取得英超冠軍。1999年夏天,收購韋斯達維特需要400萬鎊,而收購荷蘭一號門將雲達沙(Edwin van der Sar)只需要500萬鎊,結果侯利亞與費格遜犯下同一錯誤,沒有在1999年買入雲達沙。2001年,雲達沙加盟富咸只是600萬鎊,卻克蘭由高雲地利城加盟利物浦也是600萬鎊。2005年由維拉利爾買入連拿,同時也可以考慮當打的基雲(Shay Given),2013年買入米奴列前,英格蘭還有一批傑出的門將可供考慮,但最終的選擇大部份都是退而求其次。

具備頂級門將能力

當利物浦事隔17年,打破門將最高轉會費紀錄,收購羅馬的巴西國腳艾利臣,很多人也會抱有疑問,為何利物浦會如此大洒金錢。艾利臣是自迪達(Dida)以後,巴西身高最佳門將,這位前國際門將,去季在羅馬平地一聲雷。他替巴西國家隊上陣31場,只失過15球,同時有19場不失球紀錄,今屆世界盃,他5場上陣只失過3球,同時對哥斯達黎加、塞爾維亞及墨西哥都保持清白。近10場國際賽,有8場保持不失球,他在國際賽穩定的演出,是高普收購他的其中原因。此外,上季頭26場意甲比賽,只失了21球,有11場比賽保持不失,每場成功撲救2.7球,最終艾利臣上季意甲整季有17場保持不失,僅較佩連少一場,排在意甲第2位。

作為現代門將,艾利臣的反擊傳球極準確,他在聯賽的傳球準繩度高達81.6%(17-18頭26場意甲)。在國家隊師承一代門將泰法路(Claudio Tafferal),他側身腳面開出龍門球的技術,有極好的掌握,這點有助沙拿與文尼兩位快翼反擊。此外,他連續撲救反應極佳,同時有很好的腳下功夫,符合舒米高所說的現代門將條件,也敢於走出禁區解圍,只要人能盡快適應英國生活,艾利臣絕對有能力改變紅軍的命運,畢竟轉會市場可供收購的門將,艾利臣已差不多是最好的一人,並不是退而求其次的選擇。

註:圖中綠色為該屆聯賽最少失球,黃色為聯賽冠軍,括弧內數字為聯賽場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