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德國失利,奧燒退隊,誰之過?仲使問?

德國失利,奧燒退隊,誰之過?仲使問?
廣告

廣告

效力阿仙奴嘅德國球星奧斯爾(以下簡稱奧燒,慳返隻字,又比較近原音)宣佈退出德國國家隊。原本冇乜特別,但都係想寫篇文。

嘗試好快講下成件事嘅來龍去脈,亦都等非球迷都睇下。因為件事又真係有好大非足球嘅元素,而其實佢係足球員定籃球員田徑隊員都冇分別。即係呢篇文唔會講足球。

事情大約係咁。土耳其血統嘅奧燒先生代表德國隊差不多十年(未計青年軍),世界盃都捧過,上陣九十二次。唔知幾時起(應該去咗阿仙奴後),佢就一路都係球迷嘅屌靶(我諗唔到一個更好嘅名詞)。唔止香港同英國,全世界都係,德國也不例外。原因下面可以再講。今屆世界盃前佢見咗土耳其總統,合照,變相好似幫人站台咁,引起德國媒體不少非議。教練路維同經理比亞荷夫(對,以前嘅空中霸王比亞荷夫)同佢傾過下,公開支持佢,話件事已完咗,冇理由懷疑佢哋(仲有個球員,但不贅)嘅忠誠。然後德國世界盃災難性地首圈出局,奧燒當然再一次成為屌靶。球迷話佢係豬(留意奧燒係回教徒),叫佢死撚返土耳其。香港球迷當然都鬧,聽講好多人睇嘅《波事春秋》出咗個帖話「奧燒垃圾人人都知」,後來被狂轟下刪帖,出咗另一篇文講奧燒有幾差,其支持者嘅反駁點有問題,又係被狂轟,又係刪帖。但最趣緻係比亞荷夫都出嚟講話「其實當時我地真係應該唔好畀佢隨隊」— 以上係懶人包,已盡力中立,只講事實。

好,以下係Q&A:

1. 奧燒到底係土耳其人定係德國人?

睇你點定義。如果講公民身份,佢係雙重國藉,大把人係咁,德國亦都容許。所以佢可以代表兩個國家,大把人都係咁,但佢選擇代表德國。由青年軍已經係,佢從冇代表過土耳其青年軍(而有啲人係代表完某國青年軍然後代表另一國大國腳,亦唔係咩會畀人狂鬧嘅事)。

如果計出生地,奧燒當然係德國人。佢在蓋爾森基興(講你都唔知在邊架啦)出世。唔止,佢老豆都係德國出世。所以唔好信啲假新聞話佢咩佢係移民。移民嘅係佢阿爺—咁我估好多香港人三代之前都係移民,你會唔會因為咁唔係香港人?

2. 奧燒係咪回教徒?

當然係。亦冇乜咁大不了,德國國家隊亦唔只佢一個係,法國大把添。當然你堅持話回教徒唔係德國人法國人,就冇得講了。奧燒的確係回教徒,而且佢亦係唔唱國歌。但再講一次,亦冇乜大不了,大把球員都唔唱國歌,德國傳奇射手高路斯都係唔唱國歌的—佢甚至唔係德國出世,但從冇好似奧燒咁畀人狂鬧

3. 奧燒好唔好波?屎唔屎波?世界盃踢成點?

呢啲就係好主觀嘅問題。但好廢嘅一句就係,職業球員,可以踼過幾間大球會(史浩克皇馬阿仙奴喎)企得住正選,德國隊長期台柱,世界盃都拎過,斷估唔會好屎波。而在C朗拿度心中,奧燒好好波,佢唔止一次公開讚過呢個隊友,甚至反對賣走佢。當然在某啲專家心中C朗都係屎波嘅,就唔使討論。

第二個問題更加主觀。幾肯定就係踼得差。但係咪全隊最差,我就幾有保留,因為好多人都差。我甚至覺得佢比平均為好。但,呢個好主觀。不過你話佢係罪人,我睇唔出。佢冇犯咩大錯,又唔係烏龍波,唔係射失十二碼,好難話佢係主要罪人。

4. 咁講到尾做乜咁多人鬧佢?

我都唔知。先唔講政治嗰部份先—因為德國以外都大把人狂鬧佢,亦唔止今次係咁。聽聞佢嘅罪名第一係懶,唔防守喎—但好似好多數據都唔係咁講,佢跑動唔少,回防亦唔見得特別少。例如德國對墨西哥失波,佢係回防到最後(然後畀人扭過)。當然波事春秋之類嘅另有見解話多跑動又唔代表唔懶多回防又唔代表唔懶,就又係自己慢慢拗。總之我覺得佢唔係懶

罪名第二係,大賽冇表現。呢點係我唯一可以同意嘅。留意有人話佢冇影我唔同意,但佢表現唔好係真的。奧燒的確唔係一個成日可以一箭定江山嘅球員。德國捧世界盃,佢功勞不見得好大,果屆佢亦唔算踢得太好(2010佢就真係勁,可惜德國拎唔到冠軍)。你數咁多場大賽佢有邊場踢得好?都唔係太多。助攻好入波好,都唔覺。真係要數咪2016對意大利靠佢先開紀錄。但總之你唔會覺得邊場好緊要嘅波係佢功勞

球會方面,其實都係咁上下。阿仙奴固然無冠不用多講。但即使在皇馬佢都冇捧到歐聯,而啲大賽中(對巴塞對馬體會)亦唔見得邊場佢踢得好好。在阿仙奴更加唔止一次在大賽中出事。點解會咁?我都唔知,但可能就係有啲球員錦上添花易,但你要靠佢在大賽扭轉乾坤佢幫唔到你。即係踢聯賽好過盃賽。

你問我?我覺得主要係樣嘅問題。另外因為佢係移民,回教徒。咁但樣衰嘅唔止佢一個,樣衰嘅回教徒移民都唔止佢一個,點解成日鬧佢。亦因為佢真係大賽冇乜表現。仲有,仲因為佢係個冇嗰種 charisma,或者啲友而家講嘅咩領袖呀鐵血嘅東西。即係好似簡尼呀,紐亞呀,謝拉特呀,甚至去到加歷查都好,哈哈,你發現呢啲球員呢,佢派大大舊膠個氣場都仲係好勁,好似罪不在佢咁。奧燒就冇呢啲嘢。加上佢係個性格內向,不善辭令嘅introvert,就好蝕底了(我唔識佢,但正如你都唔識美斯,但你同我都知道美斯一樣係introvert)

5. 土耳其總統件事又點解釋?

唔知喎。得罪講句你啲網友一樣係唔知,同維園阿伯一樣,人哋個名都未撚識讀就扮專家。你話埃爾多安係獨裁者,應該冇乜人異議。但又如何?奧燒最多係同佢影張相,好似仲加咗句話「我的總統」之類,懶查。我自己傾向相信,係佢政治敏感度不足。張相畀埃爾多安過佢一棟,拎黎做宣傳,大選前好似背書佢咁(但奧燒從冇背書過佢)。但你唔會要求個議員識施丹轉身,咁做乜要求個運動員好有政治敏感?又,唔係話隔離小明都傾計,但,根度簡一樣去影相,冇人問侯佢全家嘅?

同樣道理,你香港啲運動員受特區政府畀荷蘭水蓋添,有冇當面吐梁振英或林鄭口水先?埃爾多安獨裁?係喎。但個個一樣畀面去俄羅斯啫,普京唔獨裁?幾多球員元首同佢合照喎。

退一萬步都好,就算奧燒呢件事錯晒都好,但成個鬧劇我都覺得佢係無辜嘅。

6. 點解本人咁維護佢?

好簡單,我唔認為出局一定要搵屌靶。但真係搵嘅,當然係路維或者比亞荷夫,或者係德國足總。而我最不滿嘅,係啲網民。

你堅持話奧燒好屎波,我冇興趣討論,但即管當呢個係事實。你堅持話奧燒見埃爾多安等於同納粹握手,我覺得你弱智,但都當我同意埋你都好

而即使在咁退一萬步之下,都冇可能將球隊失利歸咎於一個人。我真係好似冇見過—而你留意啲人根本甚至唔係攻擊佢表現,甚至唔使攻擊佢見埃爾多安。係佢血統,佢嘅宗教。

路維居然唔肯走,遠比奧斯爾無恥。比亞荷夫一樣,失利的話,我話知你閂埋門鬧到個球員嘔血—但公開咁卸隻鑊畀自己球員,有冇基本嘅倫理?吾友Nic質疑話路維重用啲舊人(包括奧燒),廢老自動正選,年青嘅邊有動力?但我而家更加質疑,原來出咗局係會咁畀人攻擊嘅,仲有人肯真心賣命?

最要係,喂,人係你選架嘛。你覺得奧燒大賽失準嘅,你咪Q選佢咯,選咗唔好出後備咯(但事實在對瑞典之前,奧燒每一次大賽都係必然正選)。你覺得佢見埃爾多安天地不容影響士氣嘅,踢佢走啦。又要選佢又要用佢,衰咗就話「早知應該唔選」,有冇咁核突?

大愛啲睇,呢件事直頭畀你睇到德國嗰種「種族和諧」,其實係假嘅(而其實幾有趣,廿年前德國仲係個好Racist 嘅社會,相當排外,唔歡迎移民)。順境時當你兄弟,逆境時你係契弟。留意,nothing to do with 咩默克爾咩難民.請循其本,都話奧燒連老豆都係德國出世。排外攻擊佢嘅係血統,唔係因為佢唔講德文或做難民嚟拎救濟。同盧卡古講嘅一樣,你捧盃嗰時,你咪係德國人/比時人。你踢得差,你咪係黑鬼/土耳其仔。

7. 作者係咪好鍾意奧燒?

好明顯唔係。證據係我有至少五六件德國球衣,冇一件印佢名,諗都冇諗過。計埋球會我有好多德國球員波衫,Draxler,Holtby,Gentner呢啲友我都有,就係冇佢。當然作為一個德國球迷我支持佢,但亦只係去到呢種地步。我亦享受睇佢踼波,但講到尾我都係勝利球迷,傳送再有型贏唔到波都係冇意思,所以好多時亦睇到火滾。咁耐以嚟同人討論,我從來唔覺得佢係老虎屁股碰不得,唔會覺得佢一定要有得出場。

我之所以五點幾打咁大篇文(而我第朝八點半起身),唔係為咗我好支持奧燒(為球隊將來佢好應該走,甚至出局第一日就好起身,而家就畀人覺得係受唔到批評走,又係因為佢內向而蝕晒),唔係因為我好憤怒(都幾架,但仲有排對住路維,可以點?熄機?)。而係因為頂唔順香港啲網友嘅弱智評論。

最後一個故事作結:

《三國演義》作者係大蜀膠,華歆呢個角色係奸角,刷鞋仔,趨炎附勢搏上位。《世記新語》中,大家可能聽過「割蓆絶交」嘅典故,被割蓆嘅就係華歆。

但《世記新語》唔係為政教服務,另一個故事就畀你睇到華歆嘅另一面。話說有日華歆同王朗著草(對,演義中被諸葛亮鬧死嗰個),坐船,有條友又話想上嚟。華歆話「唔好啦」,王朗話「都仲有位,怕乜呢?」。然後呢,賊就真係追到上嚟,王朗見勢色不對就想趕走嗰條友「兄台你真麻煩,我同你搭枱啦」。但華歆話「我最初唔想畀佢上船就係怕呢樣嘢,但既然你答應得佢又點可以而家踢佢走?」,就繼續照應嗰條友。

係咯,路維怕麻煩嘅,做乜最初選佢呢?

原文刊在作者 Medium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