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記者Kwan Chun Hoi

當記者10個年頭,曾任職報館與電視專題記者,曾留學東京,畢業於日本藝術寫真專門學校。報道刊出,事件未了。新聞背後,繼續寫他們的故事。﹣ 一個屬於社會大眾的記者 網誌

體育

【2018世界盃】被絕殺的一刻:謝謝日本隊,讓亞洲球員看到衫尾

【2018世界盃】被絕殺的一刻:謝謝日本隊,讓亞洲球員看到衫尾
廣告

廣告

凌晨四時,盯着3號効力鹿島鹿角的昌子源捨命狂追查迪尼的身影。在門前橫掃一空,目送皮球入網。下半場15分鐘領先2:0,我們發了三十分鐘的八強夢,由天堂折回地獄。

作為一個夢想問鼎世界盃冠軍的足球國家,補時階段「被絕殺」,對球員和國民,都是一個不錯的經驗。俯地彎身的後衛昌子,你盡情捶爆俄羅斯的草地吧,不要顧面子,這場面誰都會哭,誰都會不甘不忿。

日本皇牌中場本土圭佑賽後表示這是他最後一屆世界盃,道出他少時的初衷:「我們去外國踢波,都是為了世界盃。」他再不討好,聞者也鼻酸。日本球員披荊斬棘的赴外國球壇學藝,為的都是日本的世界盃夢。他們可以放下妻兒隻身去土耳其,墨西哥,學外語就是不留J-League,這可不是漫畫的格子裏的故事。23位日本代表隊,就有23個追世界盃夢的真人真事。

造夢與現實

日人學外國炮利船堅最在行,要學便要輸入最捧的。剛開始時他們拼命向巴西取經,三浦之良學滿師赴意大利球壇發展,廿年前證明亞洲人一樣得。之後中田英壽効力羅馬、中村俊輔効力些路廸、本土圭佑効力AC米蘭、香川真司先後効力曼聯與多蒙特、岡崎慎司在李斯特城神奇捧英超冠軍、長友佑都効力國際米蘭(來屆加盟土超加拉塔沙雷)。日本過去廿年的球星,都是二十歲出頭便在歐洲有不錯的發展,像《足球小將》到在世界頂級球會取得正選位置。可是,睡夢正甜,日本在世界盃始終入不了前八,近年國家隊的成績還有回落的跡象。

今年日媒照樣想炒熱世界盃,每天倒數日子,可是越炒越冷,到成田機場送日本隊機的日粉人數是歷屆最低。這可能歸咎於上屆成績欠佳,臨時換走外籍教練,今屆沒有如中田英壽的這樣吸引的「10號」球星,這一切令日本人對足球降溫。這也難怪,日本人的運動歷史在棒球,在足球方面未如香港人那樣熟悉,也沒大期望,普遍對德國的多蒙特所知不多,乾貴士効力的皇家貝迪斯、或者酒井宏樹的馬賽也不太知曉。臨近世界盃,平民百姓才看電視節目將勤補拙,四處詢問:「法國的馬賽厲害否?誰是乾貴士?」始終國內球迷追憶的是中田英壽的年代 ─ 中場皇牌為軸心的夢幻足球。

九十後的西甲夢

2014年世界盃的失敗,日本足總知道巴西這一套不太實際,再者巴西國家隊自己都在轉型中,一本天書怎能學到老。日本走技術型之餘,鋒力、體力不足,中場欠缺創造等問題有待改善,這是四年前的話。過去四年,日本足球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傳媒捧成「天才」的年輕球員一時間轉會至頂級球隊,一入豪門深似海,「天才」被雪成B隊或外借。中場宇佐美貴史在拜仁慕利黑磋跎兩季才回到大阪櫻花重拾自信;另一「快馬」前鋒淺野拓磨去年同樣「中伏」,由廣島強勢加盟阿仙奴,最後見了雲加一面連加入B隊機會也沒有便被借出德國球會。

亞洲球員不單面對身形不足,到外國聯賽落班也有先天性的不足。冰島只有34萬人口,但球員可以近水樓台登陸北歐聯賽,亞洲球員只有亁等歐洲球壇挖角,有時被中介騙到外國。球壇面向大財團全資化,全球頂級的球會都沒有耐性,由青年軍開始搶小球王,法國的普巴自小在曼聯青訓,喻為「南韓美斯」的李勝宇在18歲前已被巴塞羅致,日本球員開始這樣被搶。這批新秀在18歲之前已接觸世界級球會,一人之力能否帶起國家隊是未知之數,但肯定令天才們少年「早熟」,在頂級球壇有優勢,但同時很容易在球會難佔一席,浪費青春。

反觀日本「九十後」的足球小將,年輕球員在歐洲的發展未如前輩好,每次在家鄉辦「轉會典禮」慶祝,傳媒大肆報道後在海外不見蹤影,最後悲劇結局總是大字標題「挫折」回國,消耗青春。球員廿歲之齡,正值當打之齡,像淺野拓磨二十出頭的新秀坐一年冷板櫈,既失光陰,亦斷送落場踢世界盃的大好機會。年輕一輩現在都學乖了,為了世界盃,到歐洲中游隊伍不緊要,最緊要踢正選!像另一「10號」中場柴崎岳,日人將他與《足球小將》戴志偉比擬,也要先到西甲乙組特內里費,上季才被基達菲羅致,一完西甲夢。

縱使西甲有外援限制,日本的「90後」中前場球員仍銳意赴西甲學藝,今屆世界盃絕對收成期,入球板斧多,與比利士打成五五波絕非僥倖,但輸是整體不足,未符合現代足球的需求。若論後防,除了効力修咸頓的吉田麻也,稍嫌後防線缺乏速度感,全隊亦欠缺一個全面的防守中場在陣。在西甲入球最多的「黃金右腳」乾貴士,入球能力高,但防守意識不足,塞內加爾、比利時兩球失球,都在偏左一邊回防失守。西野朗部署的3–2–3–1的全攻全守打法,與南韓02年全能足球陣類同,可是日本隊在雙翼全攻入楔湊效,但中場欠缺回後守的意識,敵方一快攻便現形。

2014世界盃之後,日本足總針對鋒力不足,聘請哈利霍季奇任教頭,引入年輕鋒線,走五人中場的陣形,為西野朗未來舖路,這四年絕對是一場大改革。對比起南韓,重回一人足球,斷送了2002年全能足球的大好基礎。日本隊要引以為鑑,也別忘了比利士一仗的慘劇。

別忘了這距離

「被絕殺」的一刻,西野朗摸着額,難掩失落之情。完場笛聲一響,記者毫不留情找西野朗面前「扑咪」。他無言,想了良久才回神說:「感受到世界盃的恐怖……我想我們有些東西是不夠的。」他很清楚,全隊不足的是頂尖足球的經驗。別忘記,六十三歲的西野朗其實也是世界盃新丁。

早離開球壇的中田英壽在日本節目明言,提醒足總:「為了日本足球,別只看四年一次的成績,外籍教練執教就給他四年甚至更長時間計劃;要是日本人教一樣要給予長時間,這樣日本足球才有進步。」

日本網民製圖。

最後的94分鐘確是恐怖,原子昌狂追三分之二的球場,欲追難及的無力感,我覺得是全場最感動的身影。我細心數過,由龍門泰拔高圖爾斯由己方禁區拋球給7號奇雲廸布尼快放推球,利落的傳了兩腳,到入波的一剎,只用了11秒。而後上的比利士球員查迪尼只用了11秒,跑了近80米到日本龍門射球。承認這種距離,才是縮短距離的第一步。誰說阿樂(ヤムチャ)(《龍珠》)贏不了菲利。

日本隊,謝謝你們,讓亞洲球員看到衫尾了,2020奧運加油!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